(記者洪大成 台北報導)白色恐怖再現!台東地檢署指揮台東縣警局,昨天(3月21日)上午持搜索票搜索律師張靜住處和事務所,檢方漏夜偵訊張靜直到凌晨,以涉妨害秘密、個人資料保護法罪嫌聲請羈押,直到今日近中午法官裁定張靜並無違法,並予釋放。22日上午10時多位律師在立法院召開「人權法治倒退?政府可恣意搜索律師事務所?」記者會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長陳為祥表示,律師法明文規定,律師跟被告之間有個通訊秘密權,律師基於要幫被告辯護,所取得的資料有嚴守秘密的義務。「如今用這種方式,以後誰還敢找律師?」聲援的律師們都強調搜索律師事務所,是對人民訴訟權的嚴重侵害,今天是張靜,明天可能是你,是我!

圖一:「人權法治倒退?政府可恣意搜索律師事務所?」記者會,聲援的律師們強調,今天是張靜,明天可能是你,是我!

張靜律師接受偵訊前對外直言:「這是典型的查水表、政治追殺。」由於張靜是媒體人彭文正質疑總統蔡英文博士學歷、論文案的辯護律師,張靜不諱言,也許是這段時間他為彭辯護等因素,他也想看看台灣的司法怎樣改革?

陳為祥表示,律師法明文規定,律師跟被告之間有個通訊秘密權,律師基於要幫被告辯護,所取得的資料有嚴守秘密的義務。今天警方如果可以用這種方式來取得他想要的資訊,等於是掏空了整個律師辯護權的實質核心,以後誰還敢找律師?請問一個陳年舊案、妨害個資的案件,有什麼急迫性要在數年以後大動作的搜索?這樣輕微的罪名,採取強度這麼硬的搜索,符合比例平等原則嗎?他沉痛呼籲,應該要正視這個問題,不希望台灣的法治,倒退到將來律師連自己都保護不了,希望警方、檢方秉公來偵辦,但不要逾越一個必要的程度。

台灣陪審團協會創會理事長鄭文龍驚嘆,戒嚴時代還不敢對律師出手,國民黨專制時期都不敢!但是現在政權竟與中國相似,是倒退的!俄、烏戰爭為何全世界這麼多國家都支持烏克蘭?就是因為烏克蘭堅持民主,台灣竟民主倒退!如果涉嫌總統的案件,執法者不能揣摩上意,修理張靜來表功,張靜不願意同流合汙,辭掉檢察官職務,這樣品格與專業曾被美國國務院邀請當訪問學人,也曾是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委員,只因微罪僅屬告訴乃論罪嫌,根本是大砲打小鳥!

圖二:立法院場外湧入大批聲援民眾,魏憶龍律師表示,我們不是為個案,而是,這個寒蟬效應!

曾任台北市議會議員的魏憶龍律師表示,我們的社會,不應該走回頭路啊!也不應該縱容相關的檢調人員去走這樣的回頭路,他覺得現在是在倒退當中。一個政府變壞也不是一下子變壞,如果這個事情社會縱容,老百姓不以為意,它膽子越大,最後就專制集權,這是我們所擔心的。他強調,我們不是為個案,而是這個寒蟬效應,今天來搜張靜律師,大家不站出來聲援,明天可能就是我們,跟納粹時代也是相近的。

記者會公開真理大學法律系教授吳景欽提出書面聲援,表示辯護人與被告間,有所謂秘密通訊之權利,若動輒遭搜索,既破壞大眾對律師這個職業的信賴,更可能因此挖空被告的辯護權。也因此,刑事訴訟法第182條才規定,律師因業務知有他人之秘密者,就有於法庭拒絕證言之權利。只是律師雖有拒絕證言權,但因現行刑訴法並無搜索律師事務所之限制,若檢察官以空泛或他案理由向法院取得搜索票來搜索律師事務所,並因此取得相關卷證,就使此等拒絕證言權形同具文,也使秘密通訊權被完全挖空。面對如此輕且屬告訴乃論之罪,台東地檢署竟可如此大動干戈,來搜索象徵在野法曹的律師事務所,此先例一開,不僅是對律師職業的重大戕害,更嚴重侵蝕了辯護權的核心。他嚴正聲明:1.對律師事務所的搜索扣押不能肆無忌憚;2.大動作搜索輕罪案件嚴重違反比例原則;3.不是只要形式正當、更要實質正當。

立法院場外湧入大批聲援民眾,有法盟志工表示,昨晚有律師在媒體訪問時指出,張靜律師可能是為919竹北事件黃姓志工媽媽義務辯護而被搜索,志工們感到非常難過與憤怒!張靜律師是一位很有正義感與慈悲心的好人,黃姓志工媽媽也是校園愛心媽媽、竟然被警檢無端抹黑與整肅威脅,導致一年多來身心嚴重重創!台灣不應該還有威權遺毒的黑幕,志工們要來表達對張律師的感謝與聲援支持!

圖三:輔仁大學助理教授魏賜聰表示,俄、烏戰爭,烏克蘭可以撐過來就是因為全國團結,反觀台灣執法人員可恣意搜索律師事務所?

輔仁大學助理教授魏賜聰表示,俄、烏戰爭超過20多天,造成嚴重損傷全球震盪,烏克蘭可以撐過來就是因為全國團結,但反觀號稱亞洲民主燈塔的台灣,執法人員可恣意搜索律師事務所?帶頭破壞法治人權?值此情勢危急之際,政府更應該守護人權法治,不應傷害國家,傷害人權迫害團結。

台東地方法院刑事第一庭法官蔡政晏在審理後,認為檢察官未經以「被告」身分傳喚,而認聲請人(張靜)無正當理由不到場,而拘提之,實難認本案檢察官核發拘票符合法定之程序。綜上,本件核發拘票之合法性既有疑義,則員警持拘票拘提聲請人,其拘提之合法性即有疑義。執行機關所為拘提程序,經核其程序既於法有悖,是本件聲請人之聲請為有理由,聲請人應予釋放。

富有正義感的張靜律師曾聲援919竹北事件幫黃姓志工媽媽義務辯護,2020年9月19日在路旁安靜舉牌聲援冤案的黃姓志工媽媽,無故被竹北六家派出所警察盤查,20分鐘後警察竟折返以現行犯名義,將手中已沒有舉牌的黃姓志工媽媽帶回派出所偵訊,黃姓志工媽媽被當現行犯違法隨機逮捕,甚至半夜移送新竹地檢署,檢察官竟裁定限制住居,直到凌晨一點左右才將她釋放。黃姓志工媽媽歷經7小時高壓地扣押、訊問,走出地檢署即昏厥送醫,醫師診斷為急性壓力症候群。6個月後,檢察官不起訴書明確指出,黃姓志工媽媽的行為屬於憲法保障之意見表達範疇,其舉牌內容屬可受公評事項,顯見當時警方大動作地逮捕與召開記者會之荒謬,但黃姓志工媽媽無辜受迫害卻無人被究責。二二八和平紀念日才過不久,每年二二八和平紀念日,政府舉辦紀念活動,向受害者及其家屬道歉,然而歷史的教訓並未終止,解嚴後的台灣,仍然存在公權力侵害人權事件,無論是哪一事件,皆對人民造成難以揮去的陰影。2022年小英總統在二二八紀念日表示:「每一位總統的歷史定位,都應該由人民來決定,但是政府有責任將威權時期的加害體制,讓人民充分理解真相,再來做客觀的決定。」受到公權力迫害的大大小小事件對於台灣而言都是未引爆的炸彈,台灣民主法治不能倒退走?同為法律人的小英總統,人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