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文 / 陳維新

同樣的戲碼,非黑即白的世界,竟也可以看的津津有味。還不知道什麼叫選擇與批判,正在納悶為何結局總是千篇一律的情形下,渡過了單純又好奇的童年。

卡通是童年不可或缺的鮮明記憶,長大後,慢慢了解到沒有永遠勝利的一方,而壁壘分明的場景倒是不陌生,戰爭,選舉,更有司法上的直球對決。

正義與邪惡總是能找到東家,與現實如此地接近,只是當政府扮演起反派的角色,一時還真的難以適應;檢察官是為打擊犯罪而存在,可是當其心態有了偏差,那是多麼大的災難;當欺騙謊言與官員密切連結,又是怎麼樣的變數與結局。

劇情是卡通裡的重頭戲,讓我們看看檢察官如何導演這齣戲。

侯寬仁檢察官在周人蔘案聲名大噪,有了司法藍波的稱號,接著目標轉移到了太極門。

檢察官加上媒體的推波助瀾,真的是無往不利,很多人都吃這一套。當「詐欺」,「逃漏稅」,「養小鬼」等聳動的標題,出現在頭版頭條,負面的標籤誰能擺脫得掉。養小鬼的汙衊與抹黑,若不是為了新聞點,誰願意冒著違背科學辦案與證據法則的風險,不料卻也成了不堪的汙點,每年司法人員新生訓練,侯寬仁總要被提點與嘲弄一番。

沒有人會想到,檢察官在指控別人詐欺的同時,自己正在做著詐欺的勾當。侯寬仁找來根本未到過太極門的稅務員史越生,誣指太極門逃漏稅,沒想到史越生臨終前爆料,當時是在侯寬仁的指使下作偽證。

回頭再看看侯寬仁的起訴書,根本就是自己偽造文書,欺騙世人的重大證據。更別提監察院報告所列舉的違反偵查不公開、違法搜索、違法凍結資產、嚴重違反科學辦案、戕害司法威信等多處違反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嚴重侵害被告之權益、戕害檢察官公正執法形象等八項重大違法。侯寬仁最後也承認當初根本沒有調查。

民國96年7月13日最高法院三審判決確定,太極門無罪無欠稅,這已經說明了一切。侯寬仁沒有調查,國稅局不僅照單全收,還不理司法判決,其中更有隱匿證據,偽造文書,違背承諾的情事(註)。監察院的調查報告指出財政部在太極門案犯有七大違法,每次財政官員都說,「啊,我們弄錯了」,卻從來不當一回事。

國稅局的劇情比起檢察官絲毫不遜色,每個情節都經典,足為故事貢獻出精彩的篇章。為達其貪婪的目的,總是無所不用其極,這點與卡通的壞蛋不謀而合,以前會覺得卡通有點誇張,現在才知道那是寫實片。再者,您怎好意思跟小孩子教育說,官員的誠信就像是放屁,只有在當下有效,因為那時聞的到。

做錯事的人不會自請裁罰,能解決問題的人裝聾作啞,轉型正義喊了又喊,但人民無感,因為超過25年的冤假案依舊無法平反。

卡通裡,邪惡的一方,總是可找方法或破壞或躲藏,然而,不管劇情怎麼變化與安排,「邪不勝正」是不能更改的鐵律,最慢也會是在結局的那一刻,因為您不忍心讓孩子看到希望的破滅,尤其在堅持正義的路上。

沒有平反就沒有結束,至少卡通是這樣,也因此有人繼續寫文章,繼續說歷史。有人說面對惡勢力不能妥協,有人說一定要堅持到底,有人希望看到結局的到來,最好是有生之年。

卡通可以編織改造,但歷史只能用生命血淚替換,10年,20年,短篇到長篇…。

註1:隱匿證據。在民國91年,國稅局終於第一次調查敬師禮性質,206位接受國稅局函查的太極門弟子,都說是贈與,台北市國稅局不實登載只有9人是贈與,中區國稅局也謊稱只有5人是贈與。想不到凌忠嫄局長在回覆監察院時,竟說沒有一個人是贈與。

註2:消失的會議記錄。民國100年行政院召開跨部會會議,決議不能再用刑案起訴書作為課稅依據,公開調查太極門弟子敬師禮之性質。卻在張盛和上任財政部長後又全數反悔,當太極門想調閱記錄時,卻發現所有證據,會議記錄憑空消失。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