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匯流新聞網

李商/退休人員

土耳其與敘利亞接壤地區6日發生強震造成重大災情,死亡人數已經攀升到至少21051人,大量建築物在土耳其地震中倒塌,反對黨和民眾痛批政府貪污、縱容建商粗製濫造,且徵收20多年計達46億美元(約合新台幣1383億元)的「地震稅」去向不明,使得天災之下更添人禍。

人們雖然看不見預言家或宗教家的警告,但冥冥之中好像有一隻手在操控著人類,所謂人定勝天是一句鼓勵的話,有很多科學家都相信他們的發明並不是自己的創見,而是有一種神祕的力量在指引著他,像發明大王愛迪生說:「是我發現了上帝的真理」。

愛因斯坦說:「時間與空間只是一種頑固的幻覺,可見宇宙有沒有永恆不變的絕對真理,可見宇宙只有不斷被修正與調整的相對真理,永恆不變的絕對真理是在可見宇宙之外,稱為『上帝視角』。」

真理在中國的老子稱之為「道」。《道德經》第一句話:「道可道非常道」。第一句話就有很多解讀,《道德經》講的道,是天、地、人的自然之道、本然之道;在老子眼中自然之道才是「常道」。所以一般人把老子說:「道可道,非常道。」立足在人間之理,是看到不到「常道」的;那些人們琅琅上口的經術政教之道、追求功權名利之道,在老子看來都不是常道。然而曾仕強老師解說: 「道可,道非,常道。」只是標點符號位置改變其又有不盡相同的解說,曾老師說:「道可以是這樣,也可以不是這樣,這才是常道。」《道德經》名句:「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物或損之而益,或益之而損」。所以得失之間不必太在意!

古代君主往往在天災人禍時,會上告蒼天『罪己詔』下發的反省詔書,旨在承認自己的過失,改變政策。《左傳》古稱「禹、湯罪己」。中國古籍中記載的第一份「罪己詔」是《尚書》中記載的《湯誥》,《詩經》中的《周頌·小毖》是周成王的罪己詩,《尚書》中的《秦誓》是秦穆公偷襲鄭國導致秦晉殽之戰,慘敗後所做的自我反省。漢文帝則是第一位正式發下罪己詔的皇帝。最後一份罪己詔是清朝宣統帝在辛亥革命爆發後下發的(另袁世凱在取消帝制後亦曾發過類似「罪己詔」的文書)。雖然說人定可以勝天,但居上位者往往有能力所不及者,心中懼怕那看不見的懲處,所以心存敬畏天地,如漢武帝的『罪己詔、悔輪台』真心悔悟才有後來再延長兩百多年的國祚。相對的秦朝始皇帝後,天下唯我獨尊不懂敬天畏地,所以短短15年的帝國就瓦解。所以掌權者不可高傲,天下是所有人的天下,而不是掌權者一個人或一小群人的天下,值得三思啊!

土耳其地震民眾痛批政府貪污官商勾結,它山之石可以攻錯!近九年來超徵1兆5537億,蔡政府六年來就超徵1兆1293億元。人民不禁要問錢都用到哪裡了?很多專家學者都質疑「特別預算」的浮濫,已經破壞了財政紀律?當上天給人們警告之際,筆者呼籲執政團隊是否也該虛心檢討政策的失誤!有更多的冤錯假案是否也該清倉?祈禱天佑台灣!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