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與稅吏撒該的故事

羅馬時代,就有抽稅的制度。

羅馬政府為了抽稅順利,給予稅務人員一定的社會地位,讓他們有兵丁可差遣,以便在抽稅工作上能順利進行,「稅務長」的地位更為重要。

當時,抽稅的工作被當成工程發包一樣,誰包到就會利用機會好好「撈一番」,稅吏抽稅常常超出羅馬政府所需要的額度,就像我們現在的超徵一樣。當時,猶太人的法庭不允許有稅吏作證人,因為他們是「欺騙、貪污者、不誠實的人」。

聖經中記載,一次耶穌進了名為耶利哥的村子,村民接想見耶穌一面,而將村口擠得水洩不通,那時耶利哥的稅吏長名叫撒該,也想要看看耶穌是怎樣的人,但因人多,他身高又矮,所以看不見,於是就爬上桑樹,想要看耶穌。

耶穌經過那裡時,抬頭一看對他說:『撒該,快下來!今天我必住在你家裡。』撒該聽到後急忙下來,歡歡喜喜地接待耶穌。其他民眾看見都議論紛紛,因為撒該強徵了很多村民的稅金,也汙了很多錢,所以並不受村民的歡迎,大家納悶著:『耶穌竟到罪人家裡去住宿。』

到了第二天,撒該出來站著對耶穌及村民們說:『主啊,我把所有的一半給窮人;我若欺詐了誰,就還他四倍。』

這不只是一個宗教故事,而是描述了當時稅吏良心發現的過程……。反觀現在,大部分的税官,都做著他們從「前輩」那裏學來的方式、知識,他們一直用舊的、甚至是錯誤的方式在做自認為是份內工作的事情,卻忽略了賦稅人權。

依法課稅、不協商、不脅迫人民繳不該繳的稅⋯這些都只是基本人權,別讓人民繼續活在恐懼中!我們期盼税官快快覺醒,讓台灣也留下一段良心啟發的故事吧!

貪污廣義上稱為腐敗

讀者投書:李明朗高雄市/退休人員

5月報稅季到了!有人曾經說過『稅和死亡』是人生逃不過的兩大關卡。日前在媒體談論節目中有位國際會計師證照的來賓說:「新加坡的新機場花了約星幣17億(台幣390多億),做得非常漂亮有現代化,那是國家的門面,給外賓好的第一印象,如果把5年超徵6100多億的錢拿來可蓋16座像新加坡漂亮的機場,國家有錯不改,一直在原地踏步,浪費了多少民脂民膏?」聽到這句話內心感慨萬千! 閱讀全文 “貪污廣義上稱為腐敗”

在報稅季節談稅捐正義

文/陳逸南 台灣北社理事

稅捐稽徵法第39條有關未繳稅捐之強制執行的規定,納稅義務人對復查決定之應納稅額繳納「半數」並依法提起訴願者,強制執行暫緩執行。此項規定係1988年4月22日大法官釋字第224號解釋以後,1990年1月23日修法的結果,修法時,將稅捐救濟限制規定予以刪除,規定為以繳納一定比例之稅款(半數)或提供相當擔保作為訴願期間停止強制執行之條件。 閱讀全文 “在報稅季節談稅捐正義”

稅務行政救濟勝算低 人民如何相信政府?

文 / 揚塵

稅務行政救濟勝算低,人民如何相信政府

根據調查有八成的民眾不相信法官處理案件具有公平公正性。其中稅務訴訟行政法院法官因判決勝率幾乎一面倒向行政機關,人民敗訴率極高,被稱為「敗訴法院」、「駁回法院」。人權律師蘇友辰、東吳大學法律系副教授胡博硯等多名律師及專家學者都曾表示,行政法院對人民不利的判決始終如一,行政救濟成為無效救濟,行政法院乾脆廢掉算了。為什麼稅務行政訴訟是無效救濟?司法統計指出稅務行政訴訟是無效救濟的指控絕非空卻來風。 閱讀全文 “稅務行政救濟勝算低 人民如何相信政府?”

【新聞】祈求媽祖救苦救難 法稅改革聯盟祈能終結稅災

文章及圖片出處:ETtoday新聞雲


法稅改革聯盟志工及稅災戶「稜轎腳」表虔誠之心,媽祖鑾轎也掠過誠心跪伏的志工們,撫慰税災百姓之苦。(圖/記者林悅翻攝,下同)

記者林悅/台南報導

白沙屯媽祖4月14日清晨,從彰化合興宮起駕回鑾,鑾駕所到之處廣受民眾熱烈歡迎,出巡過程「聞聲救苦」的急轉彎事蹟也屢見不鮮,來自南台灣的法稅改革聯盟志工,帶著稅災戶一行數十人,跟隨進香隊伍恭候鑾駕,他們祈求媽祖救苦救難,替全國含冤受苦稅災民眾主持公道撫慰百姓之苦,希望媽祖能主持正義。

閱讀全文 “【新聞】祈求媽祖救苦救難 法稅改革聯盟祈能終結稅災”

法稅228省思:財產權失去保障超徵玄機 台灣不敢說的祕密

【文/林芯瑩】

近日網路熱傳一幅世界名畫《馬背上的GODIVA夫人》,甚至出現在蔡英文臉書,引起熱搜。名畫究竟藏何玄機?GODIVA是英國考文垂市Leofric伯爵的夫人,相傳西元1040年,當時Leofric伯爵打算向人民徵收重稅,支持軍隊出戰。美麗的GODIVA夫人眼見民生疾苦,懇求丈夫減稅,卻引起伯爵大怒,於是打賭——GODIVA夫人赤裸騎馬繞城一圈,假如無人偷窺,就答應減稅。隔天,GODIVA夫人一絲不掛騎馬上街,全城百姓們都緊閉門戶,不讓恩人蒙羞,伯爵守信減稅。GODIVA夫人所散發的美流傳於世。網友也希望總統體察民間疾苦,超徵還民,推動賦稅轉型正義。

閱讀全文 “法稅228省思:財產權失去保障超徵玄機 台灣不敢說的祕密”

99歲不老的黃背心戰士 阿潮伯伯:即使剩下最後幾步,也要走得有意義。

「像我們這麼大年紀的,大部分都躺在床上,或躺在加護病房。」今年99歲的阿潮伯伯,臉上的皺紋藏著歲月的痕跡和歷練,靈動的眼神包裹著童稚,即使年事已高,互動時卻感覺不到他的蒼老。這兩年來,只要經過台北國稅局,經常能看到阿潮伯伯舉著「反超徵 廢獎金」標語,屹立不搖的身影。他說:「對的事情,我們一定要做!」簡單的信念,促使阿潮伯伯長期以來堅持推動法稅改革,且全年無休、風雨無阻。

99歲的阿潮伯伯

身為太極門弟子,阿潮伯伯是一名稅災戶。太極門稅務冤案自民國85年開始,已纏訟近23年,阿潮伯伯於75歲拜師入門,見證這張違反稅單開單至今的所有過程。「對這個國稅局,我心裡很抱怨。」他表示,民國96年刑事法院判決太極門無罪無稅時,國稅局就應撤銷稅單,不該繼續迫害人民。為此,阿潮伯伯加入法稅改革聯盟,爭取賦稅人權。然而,參與聯盟至今,他所在乎的不再僅限於太極門的稅務案件,而是全面翻轉財稅問題,為下一代謀取福利。

「我心裡覺得,去就是去,重要的節日、活動,我都參加。」坐在輪椅上,阿潮伯伯拿著標語及傳單,隨機發放給路邊的民眾,告訴他們台灣稅制的問題所在。「經過的人都會給我比讚,他們就知道國稅局有問題。」即使要自己出錢又出力,阿潮伯伯仍珍惜每次能宣傳法稅議題的機會,然而隨著年齡增長,他的身體狀況逐漸負擔不起經常性的外出,「真的想去,但走不動,要拜託外勞幫我。」他也呼籲青年,要從現在開始努力推廣法稅改革,才能爭取到更好的未來,「現在就靠你們,你們年輕嘛,你們不做,我們老了也沒辦法做。」

阿潮伯伯坦言,99歲了,不確定自己還能再走多久,即使剩下最後幾步,仍要把每一步走得有意義,讓生命充滿價值。「你看我老老的,但我心裡是這樣子想,我現在要做標竿出來,給人家看。」他期待自己的所作所為,能成為青年世代的榜樣,將改革的力量傳承下去。而自己的堅持,也能影響周遭更多人,「這條路這麼難走,但就算是困難,還是要做。」

【新聞】李念祖談「撤另處」造成萬年稅單怪現象

文章及圖片出處:PEOPO公民新聞

2015.11.09 01:13

記者吳振昕/台北報導


李念祖質疑行政法院把「撤銷另為處分」當作基本動作,造成全世界只有台灣才有的「萬年稅單」怪象。

理律法律事務所成立50週年,特別舉辦法治稅制系列研討會,9月18日(五)以「全球化時代下台灣稅制的『變』與『不變』」為主題,探討實務上長期存在之萬年稅單問題。理律法律事務所執行長李念祖律師表示,行政法院法官沒有終判的權力意識,只有秩序意識,把「撤銷另為處分」當作基本動作,造成全世界只有台灣才有的「萬年稅單」現象,並對現今行政法院心態提出強烈的質疑:「打完行政訴訟還可以重新調查,這要行政訴訟制度幹甚麼?」

    為何全世界只有台灣才有「萬年稅單」的怪現象?李念祖表示,造成這個現象主要是行政法院採取裁決主義而不採原處分主義,那就表示訴訟要爭執的是裁決,但是在法院廢掉了復查決定以後,不可能認為原處分有效,因為復查決定應該已經取代原處分了,如果原處分有效的話,法院為什麼不審?既然採取裁決主義就不可能還認為原處分還有效。然而法官卻常常用「撤另處」(撤銷另為適法之處分)來規避這個問題,所有行政法院很少廢棄原處分,「撤另處」成為基本動作。「撤另處」好像解決裁決處分的問題,但稅務機關以此作為理由,讓原處分的時效繼續不終止、不中斷,而得以再開出「重核復查決定」的稅單,讓人民重新再走一次行政救濟程序,這就是造成萬年稅單的原因之一。

    李念祖比喻就好比初中數學老師提到之「套套邏輯」一樣的荒謬。舉例,有一個人到麵店點牛肉麵。老闆說牛肉麵賣完了,請他改吃三鮮麵;客人答應了,於是老闆上了一碗三鮮麵給他。吃完後,老闆要向客人收三鮮麵的錢,客人卻說我是點牛肉麵啊!老闆說那就收牛肉麵的錢,客人說,可是我沒吃到牛肉麵啊!明明已經改成吃三鮮麵了(復查決定),為什麼原先點的牛肉麵(原處分)還在呢?不是早該被廢棄了嗎?搞了半天,判決(吃麵)後,竟然還回到原點(不必付錢),令人匪夷所思。

    李念祖指出萬年稅單的矛盾點,如果原處分是100元,復查決定是98元,行政法院判決只撤銷復查決定98元,卻不撤銷原處分100元,難道是要人民打贏了行政訴訟,卻要付更多稅嗎?這樣道理不通。「司法思考行政機關做的對或不對,是從保障人權角度;司法尊重行政,並不是行政權所做的事情,司法不能裁決。」李念祖從萬年稅單問題中質疑,行政法院失去司法存在的功能。

    李念祖認為,司法機關最值得做的是判斷行政機關到底對不對,最重要的功能是保障人民權利,不然根本不需要行政法院,我國法治國家權力分立就會化為烏有。

    回歸到憲法第19條「人民有依法納稅之義務」,李念祖認為憲法第19條牽涉到財產權。但就司法密度而言,財產權是最寬鬆的,因此法官比較不會用嚴格的態度看稅的問題。但其實國家稅制牽涉到的基本人權還更多,尤其是採取對納稅人限制住居時的正當程序非常重要。

    李念祖提到,憲法第19條大家都認為納稅是人民的憲法義務,但葛克昌教授很早就說這不是憲法義務,而是法律層級的義務。人民是有依法律納稅的義務。從憲法正當性來談稅的問題,就會讓憲法第19條更豐富的解釋。稅的定義是甚麼?稅和徵收不一樣,因無補償,也非對特定財產,稅不同於徵收。只要立法者說可以課就課嗎?稅有固有之定義嗎?大法官從未做過解釋,也是該思考的方向。

    談到「量能課稅原則」德國曾發展出來課稅不過半原則,李念祖舉史記「平準書」上的故事為例,以前在漢武帝時代有一個很聰明的牧羊人叫卜式,他靠牧羊致富。漢武帝當年要伐匈奴,卜式跑去跟漢武帝上書說:邊疆打戰很需要勞費,我願意出一半的家產給皇帝。漢武帝派人去問卜式:是想做官嗎?還是有冤情要上告嗎?他說都不是。又問為何要做此事?卜式說,出力的人到邊疆去服戰送死,有財者應該要輸財,而匈奴可滅。漢武帝問丞相弘,丞相弘曰:「此非人情。不軌之臣,不可以為化而亂法,願陛下勿許。」丞相認為卜式這件事情,他拿出家產的一半,不盡人情。李念祖認為德國講不過半原則,是很有道理的,史記這則故事是很好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