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美國經驗 納保法應打掉重練!

讀者投書:羅吉強(法務顧問)

前行政院長、現任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近日在新書發表會表示,課稅要用公平合理的方法,不能對納稅人「予取予求」,目前的納保法,主要在保護「稅捐」,但卻對納稅人沒有任何好處,非常可惜。對此,財政部馬上回以新聞稿表示,納稅者權利保護法主要成效有三:一、保障民眾基本生活不被課稅;二、設置納稅者權利保護官,協調及受理納稅者申訴、陳情等事項頗有成效;三、落實正當法律程序,保障納稅者得於告知後,要求稅捐稽徵機關或自行為錄音、錄影,確保稅捐稽徵機關依法行政及保障納稅者權益。

一、保障基本生活費不課稅,看得到吃不到!

財政部所稱的成效,說穿了是全民騙術,所謂保障民眾基本生活不被課稅,實際上卻是要「基本生活費總額」大於「免稅額+扣除額」時,相減下的「差額」,才可在綜合所得總額中扣除。但納保法第四條第二項規定基本生活所需之費用,由中央主管機關參照中央主計機關所公布最近一年全國每人可支配所得「中位數百分之六十」定之,並於每二年定期檢討。依財政部公布的基本生活費106年度每人基本生活費用為16.6萬元,107年為17.1萬元,納保法把基本生活費用額度規定那麼低時,當「免稅額+扣除額」大於法定基本生活費,該法條幾乎無從適用,107年每人免稅額為8.8萬元,單身之標準扣除額為12萬元,加起來就大於17.1萬元的基本生活費用,讓納保法想保障民眾基本生活不被課稅的好意全失,造成條文只是擺著好看,並成為財政部宣傳的樣板而已,坐實陳冲說的「對納稅人沒有任何好處」。

二、納保官頗有成效,睜眼說瞎話!

納保官設置是要提早排解紛爭並保護納稅人免於訟累,美國納稅者權利法第1102節規定,納保官就職前兩年及離職後五年內,都不能擔任國稅局公職,避免球員兼裁判的利益衝突。但我國納保法所訂的納保官任用資格,卻是由稅務單位依任務編組,且「須從事稅務工作10年以上,成績優良且現任薦任八職等以上人員專任或兼任」,可見台灣納保官都是資深且「有優良業績」的稅務員,考績及獎金都還握在財稅長官手裡,誰敢違背上級而為納稅人爭取權益?淡水老農三兄弟案就很清楚,他們出售一塊共有土地,已依法繳納相關稅賦,竟還被課「贈與稅」3000多萬,求助納保官後幾天,國稅局竟改發6,500萬稅單,申請復查逾三個月都沒消息,兄弟財產也被禁止處分,打臉財政部說的「納保官頗有成效」!難怪專家學者紛主張應修法由公正第三方擔任納保官。

三、稅捐濫權,更甚黑道!

公權力若不受節制就會濫權,危害之甚有時比黑道還要可怕!美國初期為增加稅收,設立稅務上訴審查會(1954年轉變為稅務法庭),並授權其自訂審查規範,審查規範第20條 (Rule 20),要求納稅者負舉證責任,稽徵官員只要任意開稅單,納稅者若不能提出充分證明說服稅務上訴願審查會,就得照單繳稅。芝加哥黑幫老大艾爾•卡彭,殺人無數,但警察、官員、議員都拿了卡彭的錢,因此刑法奈何不了他。助理檢察總長Willebrandt,就利用這條規範(Rule 20),不需證據直接指控他逃稅,卡彭因而入獄,當時許多黑幫老大也是因此入監。但從此讓美國國稅局以緝捕逃稅為藉口,濫發稅單,藉以勒索納稅者中飽私囊,致使國稅局內部迅速腐化,遺害遠大於黑幫,引發重大民怨,甚至虛構稅單威脅國會議員,阻擋許多削減國稅局權力的法案通過。

因此,聯邦眾議員James Traficant等人才引入納稅者權利(taxpayer right)觀念,以法律保障納稅者基本權利,並對抗不當公權力,並於1998年推出國稅局重整與革新法(俗稱第三代納稅者權利法) ,把國稅局打掉重練,並於3001節規定:「訴訟中,若納稅者已依法提列可信證據,則舉證責任將由財政部長承擔」(法理上稅務訴訟是由財政部長代表美國政府和納稅者辯論),從此美國納稅者終於擺脫「無證據的有罪推定」、「須自證己無罪」的不利處境,開始有機會在法庭上和國稅局公開公平辯論。

美國第四任首席大法官 John Marshall 曾說「收稅是種強大的力量,使用不慎就會造成毀滅」,美國算較成熟的民主法治國家,都長期遇到稅官濫權的痛苦,直到把國稅局打掉重練,才讓賦稅人權獲得保障。鑒往知來,人民應從歷史學智慧,慎選真能為民發聲著想的立委,淘汰護航稅務獎勵金者,學學美國,打掉徒有虛名的納保法,建構真正能保障賦稅人權的法案,限制稅務機關不能再對納稅人「予取予求」。

文章來源:yahoo新聞

(如有侵權請您告知我們,我們會立即移除)

 

世界名畫《馬背上的GODIVA夫人》LADY GODIVA

愛國愛民的GODIVA夫人夫人

很多人看到過這幅世界名畫:《馬背上的GODIVA夫人》一個赤裸的女人, 卻不知道她背後的故事。1040年,英國考文垂市的利奧夫里克伯爵迎娶了葛黛瓦為妻。

葛黛瓦夫人貌美如花,氣質端莊典雅,人們都對她十分傾慕,可她卻整日悶悶不樂。
伯爵看在眼裡疼在心裡,有一天,他終於忍不住問她:「您為何如此憂鬱,難道奴僕們待您不好嗎?」 葛黛瓦搖搖頭,說:「這裡的百姓臉上都寫滿了怨忿,我哪裡高興得起來?」 伯爵生氣地說:「您為了一群賤民而憂愁,真是有失體統。」

葛黛瓦哀求道:「可他們都快活不下去了,您能替他們減輕一點稅負嗎?」 原來,伯爵為了支持英軍出征,下令徵收重稅,百姓為此怨聲載道。 兩人因此爭執起來,伯爵語氣堅決地說:「我是朝廷重臣,理應為國家分憂。」 葛黛瓦針鋒相對:「您從他們身上榨取的已經夠多了,這次就放過他們吧。」 伯爵氣急敗壞地說:「放過他們可以,除非您赤身裸體地騎馬在城中大街上轉一圈,我就宣佈減稅。」

第二天清晨,葛黛瓦夫人果然脫去睡袍,一絲不掛地騎上馬,離開官邸。 伯爵想上前制止,卻不敢開口,只好也騎著馬,跟在她後面。 葛黛瓦光著身子在街上轉了一大圈,但所有百姓卻都像事先商量好了一樣,始終關閉門窗,大街小巷都空無一人,沒有一個人趁機窺探她的隱私。

伯爵問:「您怎麼知道他們值得您這樣冒險相助?」 葛黛瓦笑了笑:「如果真心想幫助他人,就不該去想他人將怎樣回報自己,難道不是嗎?伯爵點了點頭,立即宣佈全城減稅。 多年後,英國著名畫家約翰·柯里爾聽說了此事,隨即畫下油畫《馬背上的GODIVA夫人》

柯里爾說:「真正的高貴,是心中明白自己該去救濟他人時,就勇敢去做,而不會過多考慮他人是否會因此而感恩,更不會因他人的回應而改變初衷。

時至今日,這幅名畫仍被考文垂市博物館珍藏,這幅油畫和葛黛瓦夫人,已經成為考文垂市的「名片」。

偽善即使再高明也敵不過時間的考驗 ,在事實和危機面前總會真相大白,真善不需要裝,退去浮華也會一直永遠美麗。
只有真心為人,才會獲得別人的真心。

建國百年美稅局不受制衡 民怨沸騰差一點亡國

制衡護民主 濫權致亡國

對稅務獎勵金立場搖擺 選民失望

立法院臨時會院會於2019年元月10日審議108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對於爭議多年的「稅務獎勵金」預算,時代力量黨團提案全數刪除,總召徐永明說:過去所謂的查稅獎金,被批評是稅務人員為了拿獎金,常找小老百姓麻煩。後改成稅務獎勵金,是換湯不換藥,事實上沒有法源依據,只是根據作業要點,就編上億元預算,官越大領越多。民進黨團則由王榮璋委員另為提案:凍結賦稅署及五區國稅局稅務獎勵金10分之1,提出書面報告後始得動支,後經院會表決後通過。

當天在立法院外有法稅改革聯盟發起人之一的陳志龍教授表示:稅務獎勵金促使稅務員濫權亂開稅單,要求刪除稅務獎勵金。另有法稅改革聯盟成員表示:對於時代力量黨團提案,某在野黨團原來贊成,一進議場就棄權;而執政黨有不少立委原來是贊成刪除稅務獎勵金,一進議場就服從黨團指令改為稅務獎勵金護航;立場說變就變,令選民失望。近年台灣經濟景氣不佳,資金人才大量流失,稅收卻連年超徵,稅務獎勵金被認為是濫開稅單的元凶,在立法院卻表決通過,而立委立場反覆不定,讓稅改團體氣結。本文認為,要解讀立委立場和稅務獎勵金,可以由美國近代稅制沿革歷史入手。

一次大戰後華爾街金融遊戲引發稅制改革

美國近代稅制變革自1920 開始。當時一次大戰剛結束(1918),美國取代英國居世界第一霸權,同時代中國和俄羅斯陷入革命後的血腥內戰,德國被凡爾賽條約吸乾了血液致經濟崩盤;東歐的奧地利匈牙利帝國和跨歐亞的土耳其帝國戰敗解體,裂解出許多新興國家,卻苦於複雜的種族及宗教衝突,而流血不止。這些地區政局亂如麻,人民像是活在地獄,只得含淚外逃。此時美國有農地有山林,有煤有鐵有黃金有黑金(石油),有連通大西洋太平洋的巴拿馬運河(1913啟用),有貫穿東西兩岸的鐵路,重工業產值遠遠超過其他國家的總和,還有民主政治和宗教自由,更不用說有發展機會,唯一沒有的是壓死人的賦稅和種族屠殺,是受苦民眾心中的天堂。

紐約港口高舉火炬的自由女神,正是吸引全球人才資金的燈塔,紐約迅速取代倫敦成為全球金融中心。當時紐約人自豪“ 華盛頓特區是美國的首都 紐約是全世界的首都”。然而,全球資金衝進紐約,美國政府卻沒有完善的財稅金融法規來管理,以至於華爾街金融市場唯一的規則,就是沒有任何規則,任由騙徒賭徒橫行無阻,其中最著名的是美國第35任總統甘乃迪的父親約瑟夫(原經營造船廠),頻頻以賄賂記者放假消息或內線交易,賺取不當利益而暴富,在當時卻無法可管,政府也收不到稅。身為官二代約瑟夫可不是一般的投機者,他眼光遠大,有軼聞是約瑟夫看到自己的存款迅速增加,就警覺到這種金錢遊戲玩不了多久,他向身旁的友人說:這錢賺得太容易了,趁別人發現之前,我們快快撈一票就跑吧!

另一軼聞是聽到街頭擦鞋童都在侃侃而談股市操作,約瑟夫就猜測股市要變天了。約瑟夫很明智地在華爾街崩盤(1929 10月29日黑色星期二)之前獲利了結,使甘乃迪家族成為波士頓首富之一,約瑟夫更明智地用這些財富資助法蘭克林·羅斯福,成功當選美國總統 (1933~1945),約瑟夫即被羅斯福任命為首任證券交易委員會(SEC)主席,海事委員會主席,美國駐英大使等官職,甘乃迪家族從此顯赫至今不衰。

舉證責任漏洞 滅了卡彭 卻引發稅災

約瑟夫這種暴富但免稅進而富貴甲天下的模式,促使美國國會於1924通過稅收法(the Revenue Act),詳細定義了企業與個人的所得計算方式和稅率,算是有法律依據向約瑟夫這款投資或投機收入徵稅。也設立了稅務上訴審查會(Board of Tax Appeals,1954年轉變為稅務法庭),並授權其自訂審查規範。稅務上訴審查會訂定了第二十條規範(Rule 20),要求納稅者負舉證責任。如此規範違逆 “無罪推定”、 “不自證己罪” 原則,在執法上稽徵官員只要任意開出稅單,納稅者若不能提出充分證明說服稅務上訴願審查會,就得照單繳稅。問題是:要提出實證來反證一張不存在的、虛構的稅單,談何容易? 如此不合理的規範對納稅者十分不利,而且影響重大。在一切狂飆的二零年代,第二十條規範辦了幾件大案,最著名的是芝加哥黑幫老大艾爾·卡彭(Al Capone)。

禁酒修正案養肥卡彭 因逃稅罪入獄

卡彭是在美國禁酒時期(Prohibition Era,1920~1933)藉走私酒而暴富,進而組成無惡不作的犯罪集團。一戰後美國吸納了人才資金,經濟上畸形繁榮,加上戰勝的歡樂氛圍,形成一股狂歡享樂追求刺激的風氣,史稱 “咆哮的二十年代”(Roaring Twenties)。為阻止社會風氣敗壞,美國國會遂通過美國憲法第十八修正案,宣告酒類釀造、運輸和銷售是違法的。禁酒修正案未能導正社會風氣,卻給黑道、奸商和貪官可趁之機。當時的芝加哥警察局長Charles Fitzmorris說:「芝加哥警察中有60%是從事私酒生意」。腐敗如此,禁酒修正案只是個笑話罷了,但是藉酒崛起的卡彭可不是笑話。卡彭殺人無數,刑法卻奈何不了他,因為警察、官員、議員都拿了卡彭的錢。助理檢察總長Willebrandt (綽號司法第一夫人)注意到:卡彭生活奢華卻從未報稅,利用稅務上訴審查會第二十條規範,就可以指控他逃稅,而不需要確鑿的證據。1931年卡彭被指控逃稅而入獄,1939假釋出獄,但此時卡彭因梅毒侵犯神經,只能臥病難以作惡了。當時還有許多黑幫老大也是因逃稅罪名而入獄。

美國國稅局腐化 假稅單陷害參議員

雖然,把黑幫老大逮捕入獄是有益於大眾,但立法司法執法都應該持守普遍平等原則,針對特定對象以暴制暴,絕非司法正義。美國國稅局以緝捕逃漏稅者為藉口,獲得不受監督制衡的絕對權利,正如英國歷史學者阿克頓1887年的名言: “權力導致腐敗,絕對權力絕對導致腐敗”(Power tends to corrupt,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corrupt 也可譯為貪污),美國國稅局內部迅速腐化。在1933憲法第十八修正案被廢棄後,黑幫就難以藉酒賺不法財富了,但美國國稅局貪腐造成人民極度痛苦,卻作惡近七十年,遺害遠大於黑幫。用逃稅罪名消滅黑幫,是引虎驅狼,結果更糟。當時的聯邦參議員James Couzens (1922 – 1936在任)發現國稅局貪官常濫開稅單,藉以勒索納稅者中飽私囊,引發重大民怨,說道:貪污和秘密協商常常發生,使得國稅局正喪失其收稅能力。他促使參議院組成委員會,並且擔任主席以調查國稅局貪污弊端。國稅局立即回應,不是積極肅貪也不是消極逃避,而是設下陷阱捕殺Couzens。國稅局長Blair 趁參議院開會時,召集議員、記者、遊說者等各路人馬在議場,然後請Couzens進入議場,當者眾人面前塞一張一千一百萬美元的假稅單以陷害Couzens。事實上,國稅局是該退稅一百萬美元給Couzens的。Couzens費盡心力財力走過冗長的司法程序,才證明那稅單是虛構的。這是Blair 刻意要阻止Couzens揭發國稅局貪腐惡行所設的圈套。

到了二次戰後的1960年代,國稅局濫權貪腐變本加厲,民怨再度沸騰,聯邦參議員Edward Long (1960 ~1968在任)再舉辦聽證會要深入調查。國稅局迅速反擊毫不客氣,這次是放假消息給當時銷售量名列前茅的LIFE雜誌,說Long 和工會領袖Jimmy Hofa (1964被控誤導陪審團、詐欺及行賄,判刑13年)往來密切,Long 還來不及澄清,就因此落選。

1972聯邦參議員Joseph Montoya (1964~1977在任) 宣告要對國稅局展開調查,因為他的選民向他投訴國稅局種種不當行為。在Montoya展開調查之前,國稅局搶先調查Montoya的稅務狀況,並且洩漏給美國第二大報華盛頓郵報。這是違法的洩密,依法國稅局無權揭露納稅者的稅務狀況。但是這時Montoya 已無暇維護自己的隱私了,更沒空調查國稅局,因為他的競爭對手拿華盛頓郵報來大肆攻擊他。

制衡機制保障納稅者權利

國稅局濫權貪腐不改,民怨幾乎決堤,雖然美國國會重組法(Legislative reorganization Act of 1946)明文保障國會的調查權(congressional oversight),但已無議員敢調查國稅局了,實際上國稅局綁架了整個美國政府,形同竊國甚至叛國。參眾兩院不能對國稅局行使調查權,只有改從修改法條入手,例如1986 稅務革新法(Tax Reform Act,Public Law 99-514,全文882頁 ),簡化所得稅法規,擴大稅基,減少合法避稅的管道。此法有助於減少稅務爭議,但未能抑制國稅局濫權貪腐,冤錯假稅單依然肆虐。法規定得再細再明,國稅局貪腐官員仍然可以指鹿為馬顛倒黑白,納稅者沒有任何力量和被濫用的公權力抗衡,只能任人宰割。

有鑒於此,聯邦眾議員James Traficant等人引入“納稅者權利”(taxpayer right)觀念,以法律保障納稅者的基本權利,以對抗不當公權力。這是把三權制衡的美國立國精神應用在徵稅官和納稅民,使雙方的地位和法律資源相近,才能在法庭上辯論出依法納稅的正確結果。納稅者權利第一次落實在1988 “稅收法技術與多項修正案” (正式名稱為Technical and Miscellaneous Revenue Act,Public Law 100-647,全文471頁),此法大部分條文是在修正1986稅務革新法,但是其第六篇J章則是全新的內容,標題為納稅者權利與程序(Taxpayer Rights and Procedures),J章簡稱納稅者權利法案彙編(Omnibus Taxpayer Bill of Rights,6266~6247節,389~411頁)。由於第六篇J章常被引用討論,因而此法被以部分代表全體,而後俗稱為第一代納稅者權利法。恰似英國的權利法案(Bill of Rights)是全球民主國家憲法之共同元祖,此法標註一個全新的稅制,納稅者不再逆來順受,而是受到法律保障以爭取法定權益。

第一代納稅者權利法由多方面保護納稅者不受貪腐稅官霸凌,例如:
6227節:規定納稅者在和國稅局官員會面協商時,有權錄音,以避免受恐嚇威脅
6230節:授權國稅局原有的護民官室(Office of Ombudsman,1979年設立,原來只是出一張嘴並無實權),依法發出納稅者扶助令(Taxpayer Assistance Order,TAO),可以要求財政部長發還扣押的財產給納稅者,或是暫停沒收或扣押納稅者財產,而納稅者扶助令位階甚高,只有高階國稅局官員才能變更;
6231節:明文禁止國稅局以收稅成績來評估所屬人員績效,也禁止為所屬人員訂立收稅目標或配額;
6236節:限縮國稅局扣押和強制徵收納稅者財產的權限,好保留一條生路給納稅者;
6240~6242節:訂定因國稅局不當執法造成納稅者損失時,納稅者求償之規定。

納稅者權利推手被構陷 含冤而逝

這些法條確實減少了冤錯假稅單,”納稅者權利”觀念很快就被全球各國採行,美國各州也紛紛將之寫入州憲法和州法律中。但是,第一代納稅者權利法推手Traficant本身並沒有收到保護,國稅局把六十年前對付Couzens的手段變本加厲用在Traficant身上,這次連稅單都免了,國稅局直接指控他逃稅,還有其他貪污、納賄、假造競選經費、勾結黑幫等駭人的指控,加上輿論抹黑誣衊鋪天蓋地而來,縱使Traficant深受選民肯定而勝選連八任 (1985 – 2002,聯邦眾議員兩年一任),還是不敵國稅局黑手,2002年Traficant因逃稅貪污罪定讞,再被眾議院政風委員會(United States House Committee on Ethics)調查,遭眾議院驅逐,是自美國建國以來第五個、1980後唯一被驅逐的國會議員,這是國會對議員最嚴厲的處罰和羞辱。Traficant 於2002入獄2009出獄,始終宣稱是被構陷,至2014含冤而逝。

第二代納權法要求納保廳呈檢討報告 震驚國會

由於第一代納稅者權利法合情合理又成效卓著,國稅局也無從異議,但納稅者仍嫌不足,要求更多更深的保護,於是國會1996年通過第二代納稅者權利法(Taxpayer Bill of Rights 2,Public Law 104–168,全文31頁),仍是在修正1986稅務革新法,但這次是有正式名稱的專法。第二代納權法擴編原有的護民官室為納稅者保護廳(Office of the Taxpayer Advocate),由國稅局助理局長直接督導,賦與它更重大的任務:從納稅者的觀點減少稽徵爭議。納稅者保護廳每年必須向國會提出統計分析報告,列出納稅者遇到的前二十項最嚴重的困擾,檢討其原因,並提出改善建議;報告還必須條列國稅局不尊重的納稅者扶助令,並說明理由。而且,此報告必須直接給國會,納稅者保護廳的直屬上司(國稅局長、財政部長) 和其他行政官員都不能先閱讀或評論。這是一項創新的做法,仿效產業界盛行已久的ISO-9000品質管理系統,在國稅局建立一個常設機制,檢討改善循環不斷,不僅減少稽徵爭議,更減少不肖稅官貪腐機會。此法實施一年後,納稅者保護廳檢討報告上呈,立即震驚國會。重整國稅局改革稅法呼聲四起,參議院財務委員會主席William Roth(1971 –2001任聯邦參議員,1995-2001任財委會主席)遂下令組成委員會展開調查,由於這是法律明訂的財委會主席的職權,這次國稅局力量再怎麼大也不能公開對付Roth。

國稅局多管閒事 老夫婦喪盡財產

詳細調查及公開聽證會後,國稅局貪腐罪行才曝光,其中一件荒唐案件,是一對經營小生意的老夫婦Bill 與Beth Barlow,1975被聯邦職業安全衛生管理局(OSHA) 的檢查官,無授權無搜索令無事前告知,即強行進入檢查,實際上檢查官只是順路經過隨便看看充個業績而已。老夫婦認為此舉已違反美國憲法第四條修正案(旨在禁止無理搜查和扣押,並要求搜查和扣押狀的發出有相當理由),怒提訴訟,至1977最高法院判決老夫婦勝訴。最高法院判決位階等同憲法,此判決對官員執法有重大影響,許多機關首長都指示所屬研讀此判決,諭示勿違反憲法。然而,一國稅局官員聞知此案,竟拍桌揮拳怒譙:Barlow 家不尊重政府權威,讓我們好好教訓他們!他指揮部屬把Barlow夫婦列入”Illegal Tax Protesters” 名冊,然後憑空捏造誇大其收入,再虛構稅單。國稅局談笑間,Barlow夫婦喪失所有財產,Bill過世,88歲眼盲的Beth坐輪椅,被逐出家門身無分文。

國稅局CID密謀誣陷參議院共和黨團領袖 綁架整個政府

還有更恐怖的犯行。有某國稅局犯罪調查處(Criminal Investigation Division, CID,可以帶槍查稅)分處長和其下屬資深特別調查官密謀,欲以逃稅及貪污罪,誣陷資深眾議員James Quillen(1963 –1997在任),和曾任白宮幕僚長(1987 – 1988在任) 與參議院共和黨團領袖(1967~1985任參議員,1977 ~ 1985任黨團領袖)的Howard Baker,以便威脅兩人支持擴大國稅局權限的法案。還好天佑美國,該資深特別調查官被當地警長查獲持有毒品,此案意外曝光,相形之下以前國稅局迫害Couzens和Traficant的手段根本是微不足道,美國大眾這才驚覺事態嚴重:國稅局完全不顧憲法、不理國會、更不管納稅者死活。誰能料到擁有地千萬里、核彈萬枚、人口三億、菁英無數的世界第一強權,竟然差一點被兩個異想天開的惡質稅官綁架?兩百多年來美國傲人的自由民主,幾乎毀於一旦。

第三代納稅者權利法 把國稅局打掉重練

1997年九月21日參議院召開調查國稅局的聽證會,整個過程透過C-SPAN電視網公開給全美國,輿論大譁。至此,重整國稅局已成參眾兩院不分黨派的共識。當時美國總統柯林頓原先採信財政部長Rossetti的看法,強烈反對重整國稅局,聽證會後柯林頓眼看民怨沸騰,即改變心意支持重整國稅局。Roth總結調查和聽證會的成果:國稅局高階官員誤以收稅多寡作為下屬的績效評估及升貶賞罰指標,促使下屬不擇手段多收稅又誤以為恐懼可以增加服從性(fear increases compliance),因而不擇手段炮製冤假錯稅案,好恐嚇納稅者服從稅官無理又非法的要脅,才容易多收稅。正好法規上有舉證責任漏洞,讓不肖官員有機可乘,終於造成偌大災害。Roth認為:要從組織文化上著手,改變國稅局官員的心態,才能減少冤假錯稅案。聽證會後國會總動員加速審議1998年推出國稅局重整與革新法(Internal Revenue Service Restructuring and Reform Act,Public Law 105–206,全文184頁,俗稱第三代納稅者權利法 ),幾乎是把國稅局打掉重練。列舉重要法條如下:
1101節:成立九人的國稅局監督會報,其中六人是由總統提名參議院同意後任命的非官員
1102節:設立國家納稅者保護官(National Taxpayer Advocate)來領導納稅者保護廳,國家納稅者保護官就職前兩年及離職後五年內都不能擔任國稅局公職(但可以擔任納稅者保護廳公職),其職責之一是為納稅者保護廳人員在廳內發展職業生涯。這是避免納稅者保護廳人員轉職到國稅局的稽徵單位,形成「裁判改行當球員」這般潛在的利益衝突;
1203節:明訂十項失當行為,國稅局官員若有觸犯就必須立即革職查辦:
殘障年齡或種族歧視;
未經完整簽核即扣押納稅者財物員;
對於納稅者的財務提出不實陳述;
竄改或湮滅證據以掩飾過失;
攻擊或毆打納稅者;
報復或騷擾納稅者;
對國會隱匿情資;
故意不為納稅者申報退稅;
故意過低核課聯邦稅額;
威脅查稅稽核;
1205節:國稅局員工訓練必須包含充份的客戶服務訓練,對於稽徵官員必須有16小時以上的衝突管理訓練。這是要求稅官把納稅者當客戶來服務,而不是當潛在的逃稅罪犯來霸凌。
3001節:在法律訴訟中,若納稅者已依照此法第三篇A章及B章,提列可信的證據,則舉證責任將由財政部長承擔(法理上稅務訴訟是由財政部長代表美國政府和納稅者辯論)。至此,美國納稅者終於可以擺脫 “有罪推定無須證據”、”必須自證己無罪” 的不利處境,有機會在法庭上和國稅局公平辯論。
3401節:規定國稅局官員在徵收和強制處分時應依循的正當程序(due process)。台灣稅官若能依循正當程序,就不會有林王越女士被迫繳林王越先生的稅這款怪事了。

台灣和美國有相同的稅制缺失 必須盡速修改

比較台灣和美國稅制,有下列值得注意:
議員也可能是虛構稅單的受害者,台灣和美國皆然。這可以解釋為何修改稅務相關法律是如此困難,台灣立委的立場會如此善變。

美國稅法詳列細節長達數百頁,而且修訂頻繁,用意在讓納稅者及稅務官員能依法繳稅徵稅,沒有模糊空間,也符合當時的經濟活動特性。台灣的稅法卻是短短數頁,很少修訂,執行細節任由財政部以解釋函令行之,而這些解釋函令卻沒有立法院審議或授權,給國稅局太大的行政裁量權,引發許多稅務爭議。2018年林全內閣曾提到要重新檢討解釋函令,至今仍無任何進展。

美國第三代納稅者權利法明文確保納保官獨立運作,台灣的納稅者保護法卻明文規定納保官是由資深稅官以任務編組擔任這擺明是球員兼裁判。美國納保官有實權發出納稅者扶助令(TAO),可以立即制止不合法的強制處分,台灣的納保官卻只能出一張嘴,沒有任何公權力。

納稅者有權利站上法庭,和稅官站在同一基礎上,依事實辯論稅務爭議。舉證責任錯置給納稅者,讓納稅者先天不平等,就難以在法庭上獲得正義了。雖然台灣納保法第11條有規定:「…..稅捐稽徵機關就課稅或處罰之要件事實,除法律別有明文規定者外,負證明責任」,但在實際的訴訟中,稅捐稽徵機關舉一些不合理的或有明顯錯誤的陳述當做要件事實例如瞎湊數字被法院判決敗訴的起訴書,竟也被採納,這讓納稅者如何辯論?有如此稅法和司法,納稅者如何求得正義?

結語:民主自由誠可貴 唯制衡才能保有

Roth把調查和聽證會的內容整理成「The power to destroy」一書,書名源自美國第四任首席大法官 John Marshall 的名句: 「創造的力量也暗示保留的力量…收稅是種強大的力量,使用不慎就會造成毀滅」(The power to create implies the power to preserve … That the power to tax involves the power to destroy)。John Marshall是美國開國元勳之一,對美國司法制度有重大影響。美國開國元勳以英國清教徒革命和光榮革命為鑑,故在憲法中處處以制衡來防止任何權力被濫用被擴大,大到足以毀滅好不容易建立的自由民主制度。建國一百多年後,稍一不慎讓美國國稅局不受制衡,弄成民怨沸騰,差一點亡國。今日台灣和美國很類似,許多前賢流血,才讓今日台灣享受到華人世界最大幅度的自由民主,得來不易。稅務冤案不斷,不僅是國稅局的問題,而是我們整個法治基礎-制衡機制出了問題。謹建議層峰,參考美國第三代納稅者權利法,為稅務建立制衡機制,才能維持自由民主不墜。

文 / 花穗珍

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參考文獻:
1.   “The Internal Revenue Restructuring and Reform Act of 1998: Does it Really Shift the Burden of Proof to the IRS?”, Adriana Wos-Mysliwiec, Vol. 14, 1999, Issue 2, Journal of Civil Rights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2.   “The Power to Destroy”, by William V. Roth and William H. Nixon, Atlantic Monthly Press, 1999, ISBN 978-0871137487

(若有侵權請您通知我們,將會立即移除)

【稅災保命包】遇上稅災嗎?快來了解稅務行政救濟 了解自身權益

台灣稅災淹腳目,人人都可能是稅災戶!遇到錯誤稅單、烏龍稅單要怎麼自保?

讓法稅改革聯盟一次跟你說清楚! 

 

【Step 1 打回原機關 申請復查】

如果不服稅單,必須先向原處分機關申請復查。

 

A復查期限

  1. 稅單上有寫金額時,應在稅單繳費期限屆滿後,次日開始算30日內,申請復查。
  2. 沒有稅單只有核定通知書時,應在收到核定通知書後,次日開始算30日內,直接訴願。
  3. 若有不可抗力的原因,請見「註1」。

 

B如何申請復查?

以稅單上的納稅人名字提出申請。

 

C找誰申請?

開這張稅單給你的稅務機關。

(國稅找國稅局分局或稽徵所;地方稅找稅捐稽徵處)

 

D需要準備什麼?

攜帶證明文件,用書面解釋你不服稅單的理由。

 

E注意事項

申請復查時,不用先繳半數稅款或提供擔保。但若經行政救濟確定仍應繳稅,必須按日加計利息。(稅捐稽徵法第38條)

 

「註1」:若來不及申請復查,必須在原因消滅後1個月內,提出證明,同時補申請復查,但最遲不可超過1年。

 

法稅改革聯盟 小提醒:

  • 按照規定,稅務機關必須在提出復查以後2個月內,做出復查決定。

(但如果他們超過期限,也不會受到任何監督、懲處,相對地,人民只要超過一天申請復查,就會被以程序不合實體不論,失去救濟的機會。)

  • 復查機制是要稅務機關自行檢視稅單是否錯誤違法,但實務上,稅務機關都將舉證責任全推給人民,要人民自行證明這張稅單錯誤何在。

 

—————————————————————————————————————

 

【Step 2 向上級機關 提出訴願】

若不服稅務機關的復查決定,可依法提起訴願。

 

A訴願時限

  1. 收到復查決定書,隔天起算30日內,提出訴願。
  2. 申請復查滿2個月,若稅務機關仍未作成復查決定,可直接提起訴願。

 

B如何申請訴願?

準備訴願書與相關資料,將正、副本經由原稅務機關,向財政部或縣市政府提起訴願。(訴願法第56條)

 

C找誰訴願?

若您被課徵的是「國稅」,訴願機關為財政部。

若您被課徵的是「地方稅」,訴願機關為縣市政府。

 

D訴願書內容:

  1. 敘明訴願請求事項
  2. 由訴願人或代理人簽名、蓋章
  3. 連同證據、復查決定書一併提出。

 

E注意事項

  1. 提起訴願之前必須先申請復查,不能直接提起訴願。
  2. 提起訴願時,必須先繳納半數稅款,或提供相當擔保,否則稅捐機關會移送行政執行署,財產會被強制執行或被扣薪資。(稅捐稽徵法39條)
  3. 若提供擔保有困難,請見「註2」。
  4. 對於未申請復查的納稅額置之不理,稅捐機關會直接移送行政執行署,對財產進行強制執行。(稅捐稽徵法第39條)

 

「註2」:若提供擔保有困難,經稅捐稽徵機關已就納稅人相當於復查決定應納稅額之財產,通知有關機關,不得依稅捐稽徵法移轉或設定他項權利者,稽徵機關會暫緩移送執行。(稅捐稽徵法第39條第2項第3款)

 

—————————————————————————————————————

 

【Step 3 到行政法院  提起訴訟】

若不服訴願決定,可向法院提起訴訟。

 

A訴訟期限

收到訴願決定書2個月內,必須提起行政訴訟;

若不服判決,必須在收到判決書20天內提起上訴。

 

B如何提起訴訟?

備齊相關資料後,請找專業稅務律師幫助。

 

C找誰訴訟?

若訴訟標的金額超過40萬元,找高等行政法院。

若不服判決,再向最高行政法院上訴。

若訴訟標的金額低於40萬元,找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

若不服判決,再向高等行政法院上訴。

 

D訴訟結果

  1. 勝訴:
  • 若法官判決你不用繳這張稅單,詳情請見「註3」。
  • 法官僅撤銷復查決定,並沒有撤銷稅單。(根據統計,大部分為此結果!)
  1. 敗訴:必須至稅務機關辦理補稅,繳納這筆稅單。(請見「註4」)

 

法稅改革聯盟 小提醒:

行政訴訟實務面有兩大問題,可能讓你花費金錢心力仍徒勞無功。

  • 敗訴法院:

台灣行政法院人民勝訴率極低(根據統計不到6%),被稱為「敗訴法院」。因為法官對稅的專業不足,經常直接引用稅務機關的論述、資料,人民在行政法院幾乎無勝算。

  • 萬年稅單:

行政法院法官從來不做終局判決,就算法官認為這張稅單違法不合理,也不直接撤銷稅單,只撤銷了Step1做出的復查決定,因此就算你獲得勝訴,你還是無法脫離那張稅單,只會跳回Step1,待稅務機關重做復查決定,人民就得再重跑一次救濟流程,形成「萬年稅單」。

 

「註3」:

若行政救濟確定要繳稅,稅務機關會自該項補繳稅款原應繳納期間屆滿之次日起,至填發補繳稅款繳納通知書之日止,按補繳稅額,依郵政定期儲金固定利率,按日加計利息,一併徵收。

「註4」:

若行政救濟確定要退稅款,稅務機關會依納稅人繳納該項稅款之日起,至填發收入退還書或國庫支票之日止,按退稅額,依郵政定期儲金固定利率,按日加計利息,一併退還。

法稅常識 保命秘方(稅務篇)

人人詳加閱讀,保障自身權益,利己利人,防杜冤案,防止稅災

1.有所得就要課稅嗎?

A:當然不是!在憲法租稅法定主義之下,人民依法繳稅,政府也必須依法課稅,否則就是違法。法律規定有應稅所得、免稅所得及停徵之所得項目。免稅所得及停徵之所得項目無須繳稅。

參考法令:所得稅法第4條。

2. 我已經申報繳稅了,為甚麼還收到稅單?

A:財政部財稅資料中心利用扣繳歸戶系統,蒐集薪資所得、利息所得、股利所得,以及地政事務所財產所有人資料,掌握全國人民的所得及財產資料,國稅局與納稅人綜合所得稅結算申報書互相核對後,有短漏報所得者,由納稅人戶籍所在地稽徵所發出補稅單。

3.發單要我補稅或處罰,難道事前都不用通知我嗎?

A:核定補稅過程,依法本應事前給納稅人陳述意見機會,讓納稅人對即將發出的稅捐處分提出說明,但以前實務上卻常以稅捐處分有復查程序而不給納稅人事前陳述意見機會,導致納稅人收到補稅單才知道自己被補稅。現在稅捐稽徵法增設納稅人權利之保護專章,及納稅者權利保護法施行了,一定要事先給納稅人事前陳述意見機會。

參考法令:行政程序法第102條、行政程序法第103條但書、稅捐稽徵法11-5、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第11條。

4. 稅捐稽徵上,一筆刑事上須沒收的犯罪所得,可能同時於稅捐上又會被課所得稅嗎?

A:依刑事優先原則,刑事犯罪取得之所得,依法應予沒收,其犯罪行為已受刑事處罰,不得再對犯罪所得課稅處罰,施以財產權侵害。所得既認定屬犯罪所得,即不可能是合法所得,否則有相互矛盾之邏輯錯誤。

參考法令:行政罰法第26條。

5. 國稅局開稅單,可以完全依檢察官起訴書資料,而不依職權調查嗎?

A:依據行政程序法及稅法相關規定,國稅局開單前應依職權調查。警察機關、調查機關都是行政機關,不是司法機關,檢察官的起訴書只是行政機關的陳述而已,所有的待證事項都要經過法院審理才能作為證據,所以起訴書根本不是司法機關的裁判,國稅局不能未依職權調查,就直接以起訴書作為課稅依據。

參考法令:行政程序法第36條、稅捐稽徵法第12條之1、納保法第11條、財政部台財訴字第09313512360號函。

6. 在稅捐核課上,如果案件是由刑事案件所衍生,稅捐機關可不等刑事判決確認系爭所得的性質,就發單課稅、處罰嗎?

A:如果案件是由刑事案件所衍生,因為刑事與稅務案件是同一個基礎事實,而且刑事法院較行政法院採取較嚴格的程序去審理事實及證據,所以行政法院判例及財政部函釋皆明確指出應該要等刑事判決結果確定所得性質才可以發單課稅。

參考法令:行政法院29年判字第13號判例、行政法院32年判字第18號及財政部93年9月29日函釋。

7. 在收到一張不合理、不合法的補稅單,人民可先採取什麼措拖?

A:1.納稅人若認為稅單是誤記、誤算或其他顯著之錯誤;或對同一課稅事實重複發單通知繳納之情形,於繳納期間內可以申請「查對更正」。

  2.若未獲更正或對更正結果不服者,「於繳納期間屆滿之翌日起三十日內,申請復查」。

  1. 如果認為稅單不是錯誤或是重複的情形,不適用更正程序,即可直接申請復查。

參考法令:稅捐稽徵法第 17條及第35條

8.當你不滿意復查決定的結果,接下來你可怎麼做?

A: 不滿意復查決定的結果,可以提出訴願尋求救濟,若有問題的稅是地方稅(如:房屋稅、地價稅),就向縣市政府訴願審議委員會訴願,若是國稅(如:所得稅、營業稅)則向財政部訴願委員會提出。

參考法令:稅捐稽徵法第38條

9. 提起訴願,有沒有甚麼要件?

A:訴願時要繳納復查決定應納稅額的半數或提供擔保,否則會遭到限制出境、財產遭到查封、拍賣、變賣,或管收等情形。

侵害人權:上述規定是侵害人民訴願權的違憲規定,人民對稅捐機關開出的稅單有所不服,尚在救濟當中,稅額或是否應繳稅尚未確定,卻要人民先繳納一半的稅款,等同未審先判,政府應儘速修法,將該規定刪除。

參考法令:稅捐稽徵法第39條第2項

10. 什麼單位負責「訴願」?

A:訴願係由原處分機關之上級機關負責受理,各該機關辦理訴願事件,應設訴願審議委員會,組成人員以具有法制專長者為原則。訴願審議委員會委員,由本機關高級職員及遴聘社會公正人士、學者、專家擔任之;其中社會公正人士、學者、專家人數不得少於二分之一。此外,為加強對納稅者權利保護,納保法更訂定訴願審議委員會之委員,其中社會公正人士、 學者、專家不得少於三分之二,並應具有法制、財稅或會計之專長。

侵害人權:加入體制外成員之原因,是為了保障人民之訴願能獲得公平、公正的審議,提高訴願決定的公信力。但因為訴願委員之遴選主導權操之在機關,機關所遴聘的都是與其較為親近的專家學者來擔任委員,使得目前情形均是由現任官員主導訴願案件,難以達到公正、客觀審議之目的,應該改善。

參考法令:訴願法第52條第1項第2項、納保法第17條

11. 當你不滿意訴願決定的結果,接下來你可怎麼做?

A:訴願結果民眾如果還是不服,可以在收到訴願決定書次日起2個月之內向行政法院提起訴訟,由司法權介入審查,要求法院就公法上的爭議做出公正判決。

  自民國101年起,除了高等行政法院以及最高行政法院之外,司法院在地方法院另外設置行政訴訟法庭。就簡易訴訟程序案件(例如處分輕微或是處分在新台幣40萬元以下案件)以及交通裁決事件,由地方法院行政訴訟法庭為第一審法院,第二審(終審)為高等行政法院;其他一般通常案件,由高等行政法院為第一審法院,第二審(終審)為最高行政法院。

參考法令:訴願法第90條、行政程序法第4、5條規定

12. 我國行政法院為何被稱為「敗訴法院」「駁回法院」?

A:依據國立臺北商業大學黃士洲副教授統計100~102年稅務訴訟,人民勝訴率只有6.11%,甚至五年來高雄高等行政法院營利事業所得稅案件,129件訴訟案件中,人民只有1件勝訴,平均勝訴率僅0.78%

資料來源,國立臺北商業大學秘書室網頁http://sec.ntub.edu.tw/files/16-1023-37415.php,最後瀏覽日期107年3月25日。

13. 當行政法院判你勝訴,是不是代表稅捐機關發給你的稅單從此一筆勾銷?

A:由於現行行政法院怠於就事實與稅額做出認定,沒有撤銷原處分,只把案件發回原處分機關要求重為適法之決定,於是案件又回到納稅人當初不服而提起復查的始點。稅捐機關經常把稅額或罰鍰改一改,就重新開出稅單,人民就算勝訴也沒用。

侵害人權:重新開出的稅單若納稅人不服,只得從頭再走一次訴願、行政訴訟,進入無效、無止盡救濟輪迴,根本無從得到有效而即時的救濟,變成所謂的「萬年稅單」,這也是為什麼連學者專家都以「羊入虎口」、「苛政猛於虎」比喻台灣人民稅務救濟的困境與荒謬。這種現象已經違反「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條第3項及「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第2條、第4條、第8條的規定。

參考法令:「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條第3項及「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第2條、第4條、第8條的規定

14. 在判決確定後,當你或稅捐機關發現稅單的確是違法,除了提起行政救濟外,你或稅捐機關依法還可以如何做?

A:因為依法行政是政府機關的義務,所以即使因為納稅人疏忽沒有提起救濟程序,行政機關可以依行政程序法第117條自行撤銷違法的稅單,納稅人也可以依行政程序法第128條向行政機關申請撤銷、廢止或變更。如果經過判決之後,發現新事實新證據可以證明稅單錯誤,除了依法提起再審外,也可以依照前述程序,撤銷稅單。

  例如曾建元教授火燒厝的損害賠償被國稅局趁火打劫,硬被說是所得要課稅,最後國稅局依照行政程序法117條撤銷。

參考法令:行政程序法第117及128條

15. 在稅捐稽徵及稅捐救濟中,人民可以向稅捐機關、訴願會、行政法院申請看課稅資料嗎?稅捐機關可以有所保留嗎?

A:稅捐稽徵法雖規定稅捐機關有保密的義務,但稅捐秘密主要在於保護納稅人之個人的利益。而有關其本人之課稅資料,對其個人並無秘密可言。故納稅人或其繼承人,或其授權之代理人,在稅捐稽徵及稅捐救濟中,申請抄錄影印有關其課稅資料時,稽徵機關、訴願會及行政法院自應予以提供,不應拒絕及有所保留。

參考法令:稅捐稽徵法第33條、行政程序法第46條、政府資訊公開法第5條、訴願法第49條、行政訴訟法第96條、

16. 稅捐機關在稅捐事件中,在什麼情況下可對納稅人實施財產之禁止處分?禁止處分的財產金額有無限制?

A:當納稅人在稅款繳納期間屆滿後仍未繳納,且達一定金額以上者,稅捐機關就可以對納稅人名下,相當於應繳稅額的財產執行禁止處分。

  所謂禁止處分,就是限制納稅人就其財產不得為移轉或設定他項權利。

侵害人權:法律明明規定稅捐機關只能就相當於應繳稅捐金額的範圍內禁止處分,但目前實務上,稅捐機關卻常常超額禁止處分,嚴重侵害人民的財產權。

參考法令:稅捐稽徵法第24條第1項、稅捐稽徵機關辦理禁止財產處分作業處理原則

17. 稅捐機關在稅捐事件中,在什麼情況下會對納稅人作出限制出境之處分?

A:欠稅金額達到下列標準者,稅捐機關會對納稅人限制出境(1)營利事業:欠稅及已確定罰鍰達 200 萬元;行政救濟終結前為 300 萬元。(2)個人:欠稅及已確定罰鍰達 100 萬元;行政救濟終結前為 150 萬。但已對納稅人財產為禁止處分者,可以免除限制出境處分。

侵害人權:國際人權專家針對我國欠稅竟然可以對人民限制出境,提出要求檢討改善的結論性意見,然財政部僅將限制出境的金額調整,並未徹底改善。違反國際人權兩公約及違反憲法所保障人身自由權。

參考法令:稅捐稽徵法第24條第3項、限制欠稅人或欠稅營利事業負責人出境規範

18. 稅捐機關在稅捐事件中,在什麼情況必須解除禁止處分?

A: 如果納稅者的稅單經過行政救濟撤銷,或者納稅人繳清所有滯欠稅捐,稅捐機關應該塗銷禁止財產處分之登記,如果在行政救濟過程中,納稅人提供擔保或因經撤銷而使課稅金額下降,稅捐機關也應該主動解除超額部分的禁止處分,否則就涉嫌強奪民產。

參考法令:稅捐稽徵法第24條第1項、稅捐稽徵機關辦理禁止財產處分作業處理原則

19. 稅捐機關在什麼狀況下,才能開出補稅單?

A:行政機關有調查證據的權利及「義務」,調查時應該要遵循合法程序,亦即符合「正當法律程序」,例如調查方法須合法、必要並以對納稅者基本權利侵害最小之方法為之,必要時得請當事人當場陳述意見等。且稅捐機關要舉證證明「有補稅事實存在」,才能開出補稅單。

參考法令:行政程序法第36條、稅捐稽徵法第12條之1、納保法第11條

20. 在稅捐稽徵中,稅捐機關可以作出針對性的課稅處分嗎?

A:我國憲法規定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也規定財產權應受保障,而行政程序法也有規定,行政行為,非有正當理由,不得為差別待遇。所以政府課稅也要秉持平等原則,如果同類的個人或公司、團體沒有課稅,就不能針對特定的個人或公司、團體,作不同於一般原則之課稅處分。

參考法令:憲法第7條、第15條、行政程序法第6條

21. 在稅捐稽徵中,如果納稅人不提供帳冊資料,稅捐機關可以用推計的方式課稅嗎?

A:當納稅人無法提供帳簿憑據書證等直接課稅資料時,如果發現納稅人有重大逃漏稅嫌疑,稅捐機關在報經財政部核准後(「重大逃漏稅嫌疑」及「報經財政部核准」二項要件,缺一不可),才可以調取銀行等資料進行調查,才可參酌同業利潤率標準推計課稅所得。

  但是只能針對課稅基礎進行推計,例如營業額、所得額、銷售額、收入、費用、盈餘的金額等稅捐計算基礎的金額。對於課稅事實的認定(例如所得性質、納稅人是否有營業行為等),應經過查明並有證據才可認定,不可以用推計的方式認定是否具備課稅的要件。

參考法令:所得稅法第83條、第83條之1

22. 稅捐機關人員可以隨意取得案外人的個資嗎?

A: 稅捐機關人員不能隨意取得案外人的個資。稅捐機關對當事人資料之蒐集,應有特定課稅目的,而且是執行法定職務必要範圍內,也要經過當事人同意;對當事人權益無侵害。稅捐機關若要取得當事人個資都必須符合法定條件,對當事人之外的案外人個資,自然不能隨意取得。

參考法條:個人資料保護法第15條

23. 稅捐機關人員在進行調查時的合法程序為何?

A:稅捐人員進行調查前,應以書面通知被調查者,告知調查或備詢之事由及範圍。同時被調查者有選任代理人或偕同輔佐人到場之權利,於代理人到場前,得拒絕陳述或接受調查。

參考法條:納保法第12條第1項、第2項

24. 遇到稅捐機關人員對進行不合法的調查,可以怎麼做?

A:如果稅捐人員進行不合法的調查,被調查者得於告知稅捐稽徵機關後,自行或要求稅捐稽徵機關就調查之過程進行錄影、錄音,稅捐稽徵機關不得拒絕。

參考法條:納保法第12條第3項

25. 每個人都有設置帳簿的義務嗎?

A:只有營利事業及執行業務者需要設置帳簿,個人沒有設置義務。

  所得稅法第14條第1項第2類,執行業務者至少應設置日記帳一種,詳細記載其業務收支項目;業務支出,應取得確實憑證。帳簿及憑證最少應保存五年。所得稅法第21條規定:營利事業應保持足以正確計算其營利事業所得額之帳簿憑證及會計紀錄。

參考法條: 所得稅法第14條第1項、所得稅法第21

法稅常識 保命秘方(刑事篇)

人人詳加閱讀,保障自身權益,利己利人,防杜冤案,防止稅災

【搜索扣押篇】

Q:警察說要來搜索我家,我應注意什麼事情呢?

A: 理論上有搜索票應是原則,而有權核發搜索票的機關不是警察或檢察官,而是法院,依刑事訴訟法第128條第1項規定,搜索票應該記載搜索的時間、地點和範圍,執行搜索不得逾越搜索票的記載。若內容有不符可以依法拒絕搜索。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128條第1項

Q: 警察如果沒有搜索票,請我同意讓他進去家裡看一下,我該怎麼做?

A: 如果警方未出示搜索票,此時應是無票搜索,則得否搜索要徵得受搜索人同意,依刑事訴訟法第131-1條規定,即使是同意讓警察進入處所搜索,也可以要求警方出示證件,表明身分。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131-1條

Q:警方搜索時,我可以請律師在場嗎?

A: 依刑事訴訟法第150條規定,原則上被搜索人和委任律師得在搜索現場,且執行機關除有急迫情形,應通知被搜索人和律師到場。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150條

Q: 警察(或檢察官)到我家來說要來搜索,要拿走東西,我該怎麼辦?我可以知道他們拿走我那些東西嗎?搜索票沒寫到的東西可以扣走嗎?

A: 依刑事訴訟法第42條,警方執行搜索時,應製作搜索扣押筆錄,且應給在場人、物品持有人或所有人簽名;原則上警察或執行機關應依搜索票執行,扣押搜索票記載之物品,例外另有發現有應扣押之物,例如違禁物或搜索票未記載但與本案相關證物,則依同法第137條另案扣押。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42條、刑事訴訟法第137條

Q: 扣押拿走之東西,何時可以還我?

A: 依刑事訴訟法第142條第1項規定,原則上檢察署或法院多會於案件終結時,例如判決確定、不起訴處分確定時,才會通知持有人或所有發還扣押物。如果是贓物而無第三人主張權利者,則應發還被害人。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142條第1項

Q: 我人不在家,可以來搜索嗎?可以晚上來搜索嗎?

A: 原則上執法機關不得於夜間搜索,依刑事訴訟法第146條第1項:「有人住居或看守之住宅或其他處所,不得於夜間入內搜索或扣押。」除非依同條項但書有急迫情形,或經住居人同意,或是依同法第147條規定,執行搜索時,無論是否在夜間,都要命住居人、看守人或代表人「在場」,除住戶外,例如房東、管委會主委或社區經理。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146條第1項、刑事訴訟法第147條

【偵查傳喚篇】

Q:警察可以來找我,請我跟他們走一趟警局說明一下案情?

A: 刑事訴訟法第71條之1規定,警方應先製作通知書,除非現行犯,不得使用強制力逮捕或拘提強行帶走犯罪嫌疑人或證人。因此警察來時,當然可以要求警察將通知書給你看;另警察打電話叫你去時,當然亦可要求先寄正式通知書。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71條之1

Q: 警察說檢察官有問題想問一下我,我應該跟他們一起走嗎?

A: 刑事訴訟法第71條第1、4項規定,如果檢察官要訊問被告或證人,應發傳票,警察亦應出示地檢署檢察官核發之傳票,其上有書記官分機,如果擔心是詐騙集團,可以撥打電話確認。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71條第1、4項

Q:檢察官傳喚我,一定會有書面通知嗎?

A: 如以被告身分為例,依刑事訴訟法第71條第1項及第4項規定,傳喚被告,應用傳票;傳票,於偵查中由檢察官簽名,審判中由審判長或受命推事簽名。惟同法第72條尚有例外,即對於到場之被告,經面告以下次應到之日、時、處所及如不到場得命拘提,並記明筆錄者,與已送達傳票有同一之效力;被告經以書狀陳明屆期到場者,亦同。因此原則上檢察官傳喚被告應作成傳票,但經傳喚到場的被告,以經面告以下次應到之日、時、處所及如不到場得命拘提,並記明於筆錄者,則與已送達傳票有同一之效力。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71條第1項及第4項規定、刑事訴訟法第72條

Q: 如果我不配合通知、傳喚,會發生什麼事?

A: 依刑事訴訟法第77-1、75條及第77至80條規定:拘提應有檢察官核發拘票,由警察機關執行拘提,並於24小時內解送地檢署接受訊問。僅於急迫情形使可以不用事先核發拘票,逕行拘提。所以有合法通知書傳喚時,還是要配合辦理。只是若通知書上時間真的不方便時,也要用書面寫無法到之原因請假或打電話告訴書記官,避免變成無正當理由沒到被拘提。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77-1、75條、第77至80條

Q: 警察拿拘票說把我帶走,需不需要告訴我家人?

A: 如以被告身分為例,依刑事訴訟法第77條第1項及第79條規定,拘提被告,應用拘票且拘票應備二聯。故原則上警察執行拘提時,應將其中一聯拘票交付被告或其家屬收執,始為適法。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77條第1項、刑事訴訟法第79條

【逮捕篇】

Q: 警察可以逮捕我,把我帶到警察局嗎?

A: 依刑事訴訟法第88條規定,必須有現在進行犯罪行為或犯罪行為剛結束的事實存在,則任何人可以及時逮捕,且逮捕後要及時送交有警察機關或檢察署,及時訊問。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88條

Q: 警察抓我時,可以讓媒體直接對我拍照嗎?

A: 依刑事訴訟法第89條規定,執行拘提或逮捕,應注意被告之身體及名譽。因此當警察持拘票依通常執行程序對被告執行拘提或逮捕時,無論有沒有媒體在現場拍照,均應依法注意被告之身體及名譽。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89條

Q: 如果警方逮捕我,可以有哪些權利?

A: 警察執行逮捕行為時,應該要告知基本權利,依刑事訴訟法第95條規定,要告知被逮捕嫌疑人罪名、保持沉默權利,且從警察局詢問開始就可以委任律師陪同,並請警察等候律師到場後再開始詢問,保障自己之權益。如有中低收入戶證明,可以向法律扶助基金會聲請義務律師協助。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95條

Q: 警察抓我後,可以一直把我留在警察局嗎?

A: 為保障人權,憲法第8條明定,人民身體之自由應予保障。除現行犯之逮捕由法律另定外,非經司法或警察機關依法定程序,不得逮捕拘禁。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非依法定程序之逮捕、拘禁、審問、處罰,得拒絕之。並至遲於二十四小時內移送該管法院審問。本人或他人亦得聲請該管法院,於二十四小時內向逮捕之機關提審。因此警察應依刑事訴訟法第91條規定,對於因拘提或因通緝逮捕之被告,應即解送指定之處所;如二十四小時內不能達到指定之處所者,應分別其命拘提或通緝者為法院或檢察官,先行解送較近之法院或檢察機關,訊問其人有無錯誤。亦即警察應依上述規定在確認人別無誤後,應儘速將被告解送指定處所,不得任意留置。

參考法令:憲法第8條明定、刑事訴訟法第91條

Q:檢察官可以一直將我扣留在地檢署嗎?

A: 檢察官依刑事訴訟法第93條第1項,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因拘提或逮捕到場者,應即時訊問之規定。偵查中經訊問後,檢察官如果認為有羈押之必要,應依同條第2項自拘提或逮捕之時起二十四小時內,依法向法院聲請羈押,否則原則上即應依同條第3項將被告釋放,而不得任意留置在地檢署。

參考法令:憲法第8條、刑事訴訟法第93條第1項~第3項

Q: 警方逮捕我之後,我如果認為執行程序有違法,可以怎麼做?

A: 依提審法第1條及第8條規定,人民可以向逮捕機關表示要聲請提審,由法院介入審查逮捕、拘提的程序合法性。

參考法令:提審法第1條、提審法第8條

【羈押篇】

Q: 檢察官問完我,可以直接把我押起來嗎?

A: 原則上,早於民國86年之後,檢察官就沒有決定羈押權限,而是改由檢察官向法院聲請羈押,由不是追訴的一方、中立第三方來審查是否有羈押的必要,依刑事訴訟法第100條第1、2項規定,法官要審查檢察官提出的證據是否有符合前述羈押的原因和必要性,由法官來決定是否要押人。而對法院決定押人或不押人,被告本人及檢察官都可以說明理由向上級法院表示抗告不服。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100條第1、2項

Q:我可以知道檢察官聲請羈押我的理由跟證據嗎?

A:106年4月26日總統公布立法院新修刑事訴訟法第33-1條規定,賦予被告於偵查階段中面對檢警方偵訊,尤其是在羈押聲請審查程序時,被告或其辯護人,得就偵查中之拘捕理由及羈押理由書類享有閱卷之機會。故新增辯護人或被告得於偵查中之羈押審查程序檢閱卷宗、證物,依刑事訴訟法第100條第3、4、5項規定,法院羈押程序應有律師在庭辯護,並得聲請閱覽卷宗,檢察官如果要限制或禁止閱覽,必須到庭說明理由,而且禁止閱覽的部分,不得當成法官判斷羈押的依據。並得抄錄或攝影,使其獲知聲請羈押之有關證據,有效行使其防禦權,以符憲法第8條正當法律程序與第16條訴訟權保障之意旨。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33-1條、憲法第8條刑事訴訟法第100條第3、4、5項

Q: 我被羈押了,可是家人不知道怎麼辦?

A: 依刑事訴訟法刑訴第102、103條規定,執行羈押應該用押票,而押票應該分別送交檢察官、看守所、辯護人、被告及其指定的親友,所以可以要求將押票送交給指定的家人。而且押票上面必須要要記載:一、被告之姓名、性別、年齡、出生地及住所或居所。二、案由及觸犯之法條。三、羈押之理由及其所依據之事實。四、應羈押之處所。五、羈押期間及其起算日。六、如不服羈押處分之救濟方法。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102條、第103條

Q: 我被羈押之看守所,可以變更嗎?變更家人不知道怎麼辦?

A: 依刑事訴訟法第103-1條規定,為維護在押被告的安全或其他正當理由,檢察官、被告或其辯護人可以聲請法院變更羈押的看守所,而法院依聲請變更時,應該馬上通知檢察官、看守所、辯護人、被告及其指定之親友,所以當變更時可以要求法院通知指定的家人。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103-1條

Q: 在偵查階段,可以押人多久?法院呢?可否提前放出來?何人可以聲請?放出來會需要配合那些條件?

A:

  1. 依刑事訴訟法第108條規定,偵查階段羈押時間:按法律規定,原則上偵查階段羈押被告的時間是兩個月,但是如果有必要的時候,法院可以裁定延長,延長羈押期間,偵查中不得超過二月而且以延長一次為限。
  2. 依刑事訴訟法第108條規定,審判階段羈押時間: 原則上審判階段羈押被告的時間是三個月,但是如果有必要的時候,法院可以裁定延長,延長羈押期間,審判中每一次不得超過兩個月,如果所犯的罪最重本刑為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狀況,第一審、第二審中延長羈押以三次為限,第三審以一次為限。
  3. 依刑事訴訟法第110條、第114條規定,可否提前停止羈押:被告、輔佐人、辯護人可以隨時具保,向法院聲請停止羈押。檢察官於偵查中也可以聲請法院命被告具保停止羈押。此外,原則上,被告如果所犯的是三年以下的輕罪,懷孕五個月以上或是生產後兩個月未滿,或是現在罹患疾病必須保外就醫否則難以痊癒者,法院不可以拒絕停止羈押。
  4. 依刑事訴訟法第111條、第115條、第116條規定,停止羈押配合的條件:針對停止羈押的申請,法院可以命被告由管區內殷實之人提出保證書,法院並指定保證金額,以具保方式停止羈押。另外也得不命具保而以責付於可以輔佐被告知人或是限制被告住居的方式停止羈押。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108條、第110條、第114條、第111條、第115條、第116條

Q: 法院放我出來了,會不會再押我?

A: 按法律規定,法院停止羈押後,如果發生特定的情形,法院可以再執行羈押,例如經合法傳喚無正當之理由不到場、違反限制住居的規定、違反許可停止應該遵守的事項、或是本案新發生其他重大犯為行為,或是停止羈押的原因已經消滅等等。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117條

【管轄篇】

Q: 明明是同一件事情,有許多人自稱是被害人在不同地方告我,可以嗎?可以由其中一個地方統一辦嗎?

A: 相牽連案件,可依刑事訴訟法第6條、第7條規定聲請同一法院管轄。國家對於每一案件,僅能實行一次的刑罰權,所以如果一個案件被重複偵辦、起訴,對於該重覆起訴的案件應由法院以形式的方式加以處理,而不能再予實體審理。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6條、第7條

Q: 我曾經有案件被偵查,已經有檢察官不起訴了,可以再告我嗎?

A: 案件已不起訴處分確定者,除非發現有刑事訴訟法第260條規定,始得再行提出告訴。其中所謂發現新事實與新證據,係指於不起訴處分前未經發現至其後始行發現者而言,若不起訴處分前,已經提出之證據,經檢察官調查斟酌者,即非該條款所謂發現之新證據,不得據以再行起訴。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260條

【委任篇】

Q: 有人告我,我一時不方便請律師,別人可以幫我請嗎?請律師有沒有人數限制?

A: 選任辨護人依刑事訴訟法第27條第2項規定,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配偶、法定代理人、直系或三親等內旁系血親或家長、家屬,得幫忙選任律師,為被告或犯罪嫌疑人行使訴訟上的權利,及觀察刑事程序是否有合法進行。委任人數限制,依刑事訴訟法第28條規定,不得超過3人。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27條第2項、第28條

Q: 檢察官或法官要開庭,是不是都會通知我請的律師?

A: 依刑事訴訟法第245條第4項,除非情形急迫外,偵查中訊問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時,應將訊問之日、時及處所通知辯護人。檢察機關辦理刑事訴訟案件應行注意事項第23點並補充:應以電話或書面通知辯護人。於訊問或詢問證人如被告在場時亦同。另審判期日應傳喚被告或其代理人,並通知檢察官、辯護人、輔佐人為刑事訴訟法第271條所明定,如未於審判期日通知辯護人到庭辯護,而逕行判決,其所踐行之訴訟程序,自屬於法有違。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245條第4項、刑事訴訟法第271條

Q: 別人告我,我要怎樣知道告我的內容?

A: 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五條第一款規定,被告在刑事訴訟程序上應受告知之權利,為憲法第8條第1項正當法律程序保障內容之一,旨在使被告能充分行使防禦權,以維審判程序之公平。其所謂「犯罪嫌疑及所犯所有罪名」,除起訴書所記載之犯罪事實及所犯法條外,自包含起訴效力所擴張之犯罪事實及罪名,暨變更起訴法條後之新罪名,法院就此等新增或變更之罪名,均應於其認為有新增或變更之情形時,隨時,但至遲於審判期日前踐行上開告知之程序,使被告知悉而充分行使其防禦權,始能避免突襲性裁判而確保其權益,否則,其審判自屬違背法令。

參考法令:憲法第8條、刑事訴訟法第95條第1款、刑事訴訟法第267條刑事訴訟法第300條

Q: 我被羈押了,如何與我的律師討論及聯絡?法院可以限制我嗎?

A: 基於無罪推定原則,受羈押被告之憲法權利之保障與一般人民所得享有者,原則上並無不同,刑事訴訟法第34條規定,必須有確實的事證足認其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者,才可限制之。另依大法官解釋第654號意旨與99年新增之刑事訴訟法第34條第2項,辯護人與偵查中受拘提或逮捕之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接見或互通書信,不得限制之。但接見時間不得逾一小時,且以一次為限。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34條、刑事訴訟法第34條第2項、大法官解釋第654號

【勘驗篇】

Q: 檢察官或法院勘驗時,我是被告可不可以在場?

A: 一般而言,在偵查階段檢察官如認為有必要,可以通知當事人到場,不是一定要在場(刑事訴訟法第214條第2項)。法院勘驗時若認為有必要,可以要求被告在場。但若是被告被押或認為有妨害時,法院也可以不要被告在場(刑事訴訟法第219條準用、第150條第1、2項),目前法院勘驗時一般都會讓被告在場。但無論如何,若被告不在場,均應該讓被告有表示對勘驗意見之機會,以保障被告權益。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214條第2項、刑事訴訟法第219條準用、刑事訴訟法第150條第1、2項

【筆錄篇】

Q: 接受訊問時,我對於筆錄製作過程應注意什麼事情?檢察官或法官開庭,會不會錄音錄影?

A: 刑事訴訟法第100-1條規定,訊問被告,應全程連續錄音;必要時,並應全程連續錄影。但有急迫情況且經記明筆錄者,不在此限。法官開庭時亦同刑事訴訟法第 44-1 條第1項規定,原則上筆錄過程應該要全程錄音,筆錄也應該要符合當事人意思記載,如果認為不符,可以即時要求更正,如果執法機關不配合,而內容關係重大,則可以主張筆錄,在將來法院審理時不能當作證據。警察局、調查局製做筆錄時,也要注意有無錄音、錄影,雖因設備不同,不一定均有錄影,但一定要全程錄音。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100-1條、刑事訴訟法第44-1 條第1項

Q: 我去做筆錄,最後可以看打出來的內容嗎?把我說的寫錯,可以改嗎?最後需要我簽名嗎?

A: 現在偵查(含警察及調查局)及法院訊問筆錄之製作,均會當場用打字方式,最後將全部筆錄給被訊問的人看。被訊問的人要看自己筆錄之記錄是否有錯誤,如果有錯誤,要立即請求更正,有改的地方,要特別註記,最後再於筆錄上簽名,但法院審判筆錄是不用受訊問人簽名的。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41條

Q: 檢察官(或法官)逼我承認犯罪,或叫我配合說對其他人不利的話,說可以交保或輕判,可以嗎?

A: 無論是檢察官或法官詢問被告時,態度要適當,讓被告可以依照自己意思完全自由說話,不可以用不當之方式,例如用威脅、騙的、甚至用條件交換方式要被告配合做違反心中意思及事實之話,這種方式取得的筆錄,在法律上是不可以當證據的。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98條

Q: 檢察官跟法官可以不讓我說明案件過程嗎?可以只查我不利的地方嗎?

A: 依據法律規定,檢察官及法官本來就要就被告有利及不利部分,均要注意(刑事訴訟法第2條第1項)。訊問時要給被告就涉嫌事實,從頭至尾連續說明,而且被告提到有利自己之地方,還要被告提出可以證明之方法(刑事訴訟法第96條),例如請求對質(刑事訴訟法第97條),以保障被告權益。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2條第1項、第96條、第97條

【審判篇】

Q: 我需要自己證明我沒有犯罪嗎?

A: 刑事案件採無罪推定原則,簡單來說,未經審判證明有罪確定前,都應該推定其為無罪,而且犯罪事實應依據證據而認定之,如果沒有證據就不得認定該犯罪事實。換句話說,犯罪嫌疑人或被告沒有自己證明自己無罪的義務,此即無罪推定原則的展現,這不僅是法治國家應有的正當法律程序原則,更屬於憲法保障的權利!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301條、第 161 條

Q: 偵查中警察、調查局人員有逼我承認我沒做之事,我可以在法院不承認嗎?

A: 依照證據排除法則,刑事訴訟程序中,因違背法定程序而取得的證詞或證物,均事先排除而不認定其證據能力,因此警察或檢調如以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違法羈押或其他不正之方法,迫使犯罪嫌疑人或被告承認不利自己的證詞,在法律上稱為欠缺任意性之自白,不但真實性有疑,更有縱容司法人員以不當方法取得自白之弊,嚴重違反民主國家維護人權的原則,是不能拿來當作證明有犯罪事實的證據。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156條

Q: 請問案件內所有證據法院都可以用來判我嗎?有沒有證據不能用的?

A: 刑事訴訟的目的旨在於發現真實以使國家刑罰權得以正確適用,以形成正義而公正之裁判,故用以認定事實所蒐集和調查之證據須具證據能力,且經合法調查,否則不得作為判斷之依據。證據能力又稱「證據容許性」,是指證據得提出於法庭調查,以供作認定犯罪事實之用,所應具備的資格,基本上必須符合「證據與待證事實具有自然關聯性」、「符合法定程式」、「未受法律之禁止或排除」。簡單來說,欠缺關聯性(例如拿兇刀要證明被告開槍殺人)、未符合法定程式(例如目擊證人未依法具結)或法律明文禁止或排除的證據(例如遭強暴、脅迫下承認殺人的自白),都不能拿來認定犯罪嫌疑人或被告有罪之用。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155條、第158-2條、第158-3條、第158-4條、第160條

Q:有其他被告或證人在偵查中說對我不利的話,法院可以直接用嗎?

A: 除非符合法律明文特定的例外狀況下,否則原則上,法院不可以直接引用其他被告或是證人在審判以外的言詞或是陳述,當作對我不利的證據。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59-1條~第159-5條

Q: 在法院審理過程中,法官需不需要將證物給我看?

A: 按法律規定,審判長應該要將證物提示給當事人辨認,如果證物是文書,而當事人不了解其中的意義,審判長應該告知文書要旨使當事人明白。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164條、第165條、165-1條

Q:法院要問證人時,我是被告可不可以在場聽?

A: 按法律規定,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或輔佐人可以在法院訊問證人、鑑定人或通譯時在場聆聽。但如果審判長預料證人、鑑定人或共同被告在被告前不能自由陳述,可以命令被告不可以在場聆聽,但是等到證人陳述完畢,審判長應該要再命被告入庭,告知被告證人的陳述要旨,並給予被告詰問或對質之機會。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168-1條、第169條

【上訴篇】

Q:如果我對法院的判決不服,要怎麼辦?有沒有時間限制?

A:如果對於法院的判決不服的話,可以依據刑事訴訟法第349條提起上訴,但必須注意上訴期間從判決送達後起算10天,因此必須在這10天內提起否則就喪失上訴的權利。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349條

Q: 只有被告可以提起上訴嗎?

A: 依據刑事訴訟法第344條第1項:「當事人對於下級法院之判決有不服者,得上訴於上級法院」這邊所指的當事人可包含檢察官.自訴人及被告,所以這些人都可以提起上訴。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344條第1項

【自訴篇】

Q: 我是被害人要告對方,一定要到警察機關或地檢署告對方嗎?

A: 如果是犯罪之被害人,可以直接到法院提起自訴,不需要經過警察機關或地檢署。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319條

Q: 已經在檢察官偵辦之案件,可以再提自訴嗎?若我先提自訴,可以再向檢察官告嗎?

A: 同一案件如果檢察官已經開始偵查,原則上就不能再提起自訴了,但如果是告訴乃論罪的直接被害人,則例外在檢察官偵查終結前仍是可以提起自訴。又若先提起自訴依據刑事訴訟法第324條,就不能再向檢察官提起告訴了。

參考法令:刑事訴訟法第323條、第324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