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超徵還民天經地義 順應民心刻不容緩

圖一:3月10日國父紀念館法稅論壇邀請諸位關心經濟與法稅問題的專家學者們共同探討。

2019年3月10日(日)14:30~16:30法稅改革聯盟與國父紀念館合辦「法稅真改革 良心救台灣」系列論壇,邀請各界專家學者共同探討法稅制度亟需改革的真相與問題。拚經濟以外,全民更需要知道的是台灣近年外商不敢投資台灣、長期低薪、人才出走的背後到底出了甚麼問題?這場論壇帶領來賓深入剖析經濟危機現況。

閱讀全文 “【新聞】超徵還民天經地義 順應民心刻不容緩”

【新聞】稅務機關無法無天 比黑道還不如?!

起因於檢察官濫權違法製造的太極門假案,在2007年經三審級法院一致判決無罪無稅確定,國稅局卻不遵守判決結果撤銷違法稅單,持續違法強徵課稅至今,害民22年,學者稱為「稅法228」。2018年7月13日本案獲得平反的11周年,由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台灣)等8個單位舉辦「法稅真改革 國是建言」論壇,專家學者以太極門稅務冤案為鑑,為台灣提出司法、稅制的改革建言,希望政府解決問題,終結違法冤稅案,捍衛賦稅人權。

 

前司法院大法官暨副院長城仲模指出稅務行政救濟失靈,人民稅務行政訴訟全都輸,努力都沒有用。期盼有行政頭腦的首長能解決冤案,他一定要向政府有關人士反映,延宕22年的太極門稅務冤案,無論如何都要趕快解決。人民要多看、多聽,提升意識、學識、膽識,立法院中只要有幾位強而有力的立委,法稅改革的曙光就會出現。

前司法院大法官暨副院長城仲模(右三)指出,稅務行政救濟失靈,延宕22年的太極門稅務冤案,無論如何都要解決。

國立中興大學法律學系兼任教授張進德會計師表示,法稅要真改革,稅政、稅制及稅法必須全面改革,現在的稅政是「為所欲為、無法無天」,他舉例,國稅局查營利事業所得稅,稅官動輒以銷售單價偏低為由,調高營業收入;以營業成本無法查核為由,逕行核定成本;即使全部符合規定,以超過財政部頒的原物料損耗標準,剔掉成本;動不動就以業務費用與營業無關為由,剔除合法的費用等等手段,造成中小企業營所稅負擔增加。

 

張進德指出,最可惡的是行政救濟,復查、訴願都流於形式,行政法院的法官官官相護,把國稅局的答辯狀複製,就變成判決理由。更扯的是,案件審理中,財政部國稅局申請一個解釋令下來,這解釋令還當判決依據。行政法院對稅捐稽徵機關無糾正及制衡之拘束力,造成稅捐稽徵機關為所欲為。行政法院的法官應該修會計、經濟,並具備使命感。

 

張進德揭露,擔任訴訟代理人聲請釋字第705號解釋,經大法官於2012年宣告違憲,財政部相關解釋函令應立即失效,結果國稅局無視大法官釋憲,放著案子不辦,到了2016年又再修法,重新追溯,就算大法官宣告違憲也沒有用,「願賭都不服輸,比黑道還不如的一個政府機關!」他個人只接受有理的案子,接的二百多個案件,幾乎都是違法判決,但是人民無可奈何,所以太極門稅案被拖延22年,其中冤屈可想而知。

 

台灣是國際孤兒,在幾無正式邦交國,也無國際租稅條約情況下,對海外紙上公司課稅效果不彰,甚至造成海外接單海外出貨、產業外移之疑慮。張進德建議,台灣很多在國外的資金無法回流,政府應降低營利事業所得稅稅率為10%,藉此導引海外企業回流,改善台灣的投資環境,任督二脈一打開,整個經濟發展就上來了。

 

張進德指出,我國稅法大多訂定於民國50年代,還適用到現今,現行稅法條文大多不符合憲法及行政程序法之規定。所得稅法第24條,就有225則解釋函令,造成納稅人無所適從,違反租稅法律保留原則及法律明確性原則。又如所得稅法第83條,稽徵機關便宜行事,動不動即以「同業利潤標準」核定所得額,違反比例原則及量能課稅原則等等,但很多稅法都沒有去修法。

國立中興大學法律學系兼任教授張進德會計師表示,國稅局濫權課稅,侵害立法權、人民財產權外,還無視大法官解釋,願賭不服輸,比黑道不如。

臺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理事連福隆指出,太極門冤稅案已經延宕22年,再加上納稅者權利保護法規定,自法院作成撤銷或變更裁判之日起逾15年未能確定其應納稅額者,不得再行核課。變成人民必須忍受37年,這是「國家犯罪」,就是檢察官先做一個假案,國稅局再用假案開稅單,人民提行政訴訟救濟,行政法院的法官再判人民輸,共犯結構就是這樣形成的。為什麼新立法的納保法也變成國家犯罪共犯的一環?

 

連福隆表示,人性尊嚴不可侵犯,人民基本生存權必須保障,所以德國強制收稅的屋頂是50%,當稅罰達到稅金的一半時就要住手,但台灣的稅罰有十倍至三十倍,為什麼納保法卻沒有處罰的屋頂?稅捐稽徵機關核課時效本來為5年,結果納保法變成15年;納稅者保護官是由那些開稅單的稅官來擔任,沒有保護反而還加害;稅務專業法官由那些全判人民敗訴的法官繼續來擔任,納稅者權利保護法變成「納稅人加害法」!

 

連福隆宣示將建立國家犯罪大數據,要調查出法務部執行署2017年新增936萬件欠稅欠費強制執行案件中,有多少強徵課稅,導致自殺、家破人亡的,讓國家犯罪的事實公諸於世,替人民平反冤案,讓憲法的主權在民真正實現。

臺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理事連福隆指出,太極門稅案已經延宕22年,再加上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的15年,變成人民必須忍受37年,這是「國家犯罪」。

【新聞】專家學者:解決太極門冤案 真正實現憲法的主權在民

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太極門案已經過最高法院無罪無稅判決,然而財政部跟國稅局仍以行政權凌駕司法體制,讓稅案延宕22年仍未解決。7月13日是太極門冤案平反十一周年,當天由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台灣)、臺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真理大學法律學系、真理大學法律扶助協會、中正大學財經法律研究中心、正大出版社、法稅改革聯盟及太極門氣功養生學會在臺大應力館國際會議廳舉辦【法稅真改革】國是建言——太極門冤案平反十一周年論壇,專家學者除了肯定太極門對法稅改革所做的努力及追求正義的精神,並堅信唯有解決太極門冤案,才能讓憲法的主權在民真正實現。

 

擔任主持人的前司法院大法官暨副院長城仲模提到,有效能的行政首長應該會有智慧的解決太極門案,然而部分首長雖然有心,但無法下令,他認為唯有多選一些真正能為民喉舌的立法委員,才能出來為太極門伸張正義。他相信經過22年的努力,太極門冤案洗刷的曙光將近。

城仲模(右三)相信經過22年的努力,太極門冤案洗刷的曙光將近。張永明(左一)指出太極門稅案牽涉的雖然不是一個年度,但是本質相同,每一位審理的法官就不應認定是獨立的案件。

國立高雄大學法學院財經法律學系教授張永明提到,被當成犯罪嫌疑人或是被認定逃漏稅,都是對人民強烈的煎熬,法制上應該讓人民的煎熬盡快結束,太極門案件刑事花了很長時間才確定,稅務案件到目前還沒解決,既然刑事已經制定刑事妥速審判法,行政法院也應該將太極門稅務案件部分盡快做結束。

 

張永明強調,雖然講求司法獨立審判,但不應成為自行造法、自己裁判的藉口,太極門稅案牽涉的雖然不是一個年度,但是如果本質相同,只是年度不同,每一位審理的法官就不應認定是獨立的案件。

 

太極門已經成立52年,新北市記帳士公會理事長陳炫銘提到,太極門不是只有1991-1996年才存在,但國稅局卻認定只有1991-1996年有稅的問題,他強調:「這是很奇怪的謬論。」刑案三審無罪無稅確定後,國稅局還不願把稅單撤銷掉,就是利用權力不斷的欺壓太極門。

陳炫銘指出太極門不是只有1991-1996年才存在,但國稅局卻認定只有1991-1996年有稅的問題,他強調:「這是很奇怪的謬論。」

臺北商業大學財政稅務系兼任助理教授蔡孟彥提到,在日本法院的判決,如認定行政機關違法,行政機關在一、二個月內就會改變作法;然而在台灣行政機關卻沒有改變做法,甚至國考考題還誤導當人民訴願成功,原處分機關還可以提起行政訴訟,如此弱化公務員。

蔡孟彥指出在日本法院的判決,如認定行政機關違法,行政機關在一、二個月內就會改變作法,但台灣卻做不到。

本身是會計師也是國立中興大學法律學系兼任教授的張進德,非常感佩太極門師徒捍衛正義;相對研討會的主題「法稅真改革」,他認為財政部許多的稅改都是假改革,稅政和稅制都必須全面改革,因為現在的稅政是“無法無天,為所欲為”。他舉例國稅局常常在查核營利事業所得稅時,對所得認定、成本、原物料損耗標準或是費用認定,都不接受納稅人的說明而逕行核定,讓所得增加好幾倍。更可惡是行政救濟制度,復查、訴願都是流於形式,行政法院都是copy國稅局的答辯狀,甚至以解釋函令作為判決依據,稅制亂到無法無天。

 

張進德提到,釋字第705號是他代理聲請,當時課稅處分被宣告違憲就應立即失效,行政法院再審也廢棄原判決,但國稅局卻延宕不辦。他直批:「國稅局是願賭不服輸,比黑道還不如。」他提到經手的200個案件都是違法判決,但也無可奈何,他心有戚戚焉:「對於太極門的冤枉就可想而知。」

張進德強調當課稅處分被宣告違憲就應立即失效,行政法院再審也廢棄原判決,但國稅局卻延宕不辦。他直批:「國稅局是願賭不服輸,比黑道還不如。」

臺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理事連福隆談到,政府先做一個假案,國稅局再根據假案開稅單,當不服提起行政訴訟,行政法院法官百分百判人民輸,這就是「國家犯罪」。他非常佩服太極門揭發2017年法務部行政執行署有936萬件欠稅欠費被強制執行案件,勇敢揭露國家用整體力量對人民追稅的「國家犯罪」行為。

 

連福隆接著談到,1962年德國法院規定,為保障人民的尊嚴和生存權,各級法院審判必須 In the Name of the People(以人民之名判案),更在1985年提出,國家課稅不能影響人民的生存權;然而在台灣,去年上路的納保法,對罰款卻沒有上限,再加上納保官都是開稅單的稅官擔任,稅務專業法官是由百分之百判人民輸的行政法院法官擔任,他直批:「哪有一個國家犯罪密集到這種程度。」

連福隆指出納保法對罰款沒有上限,擔任的納保官是開稅單的稅官擔任,加上稅務專業法官是由百分之百判人民輸的行政法院法官擔任,他直批:「哪有一個國家犯罪密集到這種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