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陳逸南:台灣仍是二元制與人治的司法

陳逸南表示,2007年刑事判決和2011年行政院跨部會議的公告調查結果,均證明太極門根本沒有稅的問題,呼籲稅官本於良心,依照行政程序法第117條自為撤銷!

根據中正大學犯罪研究中心公布,人們「不滿意」司法改革成效的比率高達80.9%!蔡政府司法改革的誠意令人質疑。3月30日聯合國 NGO 世界公民總會、聯合國 NGO 世界公民總會(台灣)等15個民團,以「『法稅真改革 良心救台灣』 賦稅人權白皮書 法稅改革建言」為題,舉辦2019 年世界公民日國際論壇。台灣北社理事陳逸南受邀參與,會中直指遭政府迫害23年的人權指標性案例太極門冤稅案是無中生有的案子,呼籲稅官本於良心,依照行政程序法第117條自為撤銷,並呼籲全民做有尊嚴的國家主人,提醒大家選舉立法委員很重要,一定要睜亮眼睛,像說要申請復查、要訴願要先繳一半,本來就是很不合理,應該修掉,若選了很不好的立法委員,就根本不關心。

閱讀全文 “【新聞】陳逸南:台灣仍是二元制與人治的司法”

【新聞】拒絕司法假改革 民團發起「陪審團」公投

根據中正大學於二月份發布民眾對司法、警政滿意度的最新民調結果,有高達近八成民眾不信任法官審理案件的公正性,只有3成2民眾滿意檢察官犯罪偵查表現,顯見民眾對司法改革信心仍持續低迷,可說是司法改革大挫敗。近年致力於推動陪審團制度在台灣施行的台灣陪審團協會,對於司法院在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後,無視民間的聲音,竟提出國民法官草案的一意孤行感到失望,8日至中選會送交提案,發起「陪審團」公投,台灣陪審團協會創會理事長鄭文龍表示,將近7、8成民意支持陪審制,盼透過公投讓政府知道民眾期盼真正的司法改革。

包含台灣陪審團協會、台灣北社、公民監督國會聯盟等民間團體,將2800份陪審團公投提案連署書送交至中選會,同時召開記者會。鄭文龍痛批司法院因為習慣於舊的審判制度而拒絕改革,所提出的「國民法官參審制」,依然是舊有的官僚權威式的審判方式,事實上仍是由3個主審法官控制6個國民法官,根本是「假改革」;並強調,人民不會滿意這樣的改革,而且繼續會受到司法的荼毒。鄭文龍表示,經民調有7、8成民意支持陪審團制度,政府就應該順應民意。他也說明,陪審團是獨立做有罪無罪的審判,在全世界50多個國家行之有年,像美國也用了400年,這是全世界審判的主流。

台灣陪審團協會創會理事長鄭文龍(右二黑西裝)表示,將近7、8成民意支持陪審制,盼透過公投,讓政府知道民眾期盼真正的司法改革。

台灣北社社長李川信指出,過去台灣是司法院一院或是法官獨大、獨裁;獨裁之後所作的一些審判,基本上是受到人民質疑。他表示,有民間的力量參與之後,才能改變台灣目前司法的結構;最好的方式就是採行西方已經推行好幾百年,而且蠻有成效的陪審團。李川信強調,法官長期受到司法、法條的一個控制,想法可能有時候有盲點;如果是眾人參與的話,盲點會慢慢消失,對國民來講,對整個原告或被告都有幫助。最重要的是可以減輕法官的壓力,因為台灣目前的司法案件很多,要審理花很長時間。由陪審團的陪審員分擔司法工作,減輕法官的負荷。

台灣陪審團協會副理事長張靜表示,希望陪審制能夠在台灣的司法審判中適用,因此必須透過陪審公投給執政者壓力。陪審制可以很快的讓台灣的司法威信以及法官的信賴度立即提升。張靜提到,因為陪審制的特點、本質,認定事實是陪審員或者組成的陪審團的權責,法官並不介入事實的認定。這個跟國民法官或者參審制是完全不一樣的。他進一步說明,法官不介入事實的認定,將會產生幾個效果:第一個,法官不會是恐龍;第二個,法官不會成為執政者的打手;第三個,法官的貪污率會迅速下降。

此外,張靜提到,陪審團協會在4月2號晚上,會有一場陪審團實務操作的介紹,希望透過實際的演練,能讓全民明白陪審制度的相關知識。他認為,說台灣人民的法治教育不足,所以不適合陪審制,是一個天大的誤會。法律人都有專業的傲慢跟偏見,但台灣的職業法官,最欠缺的其實是日常生活知識。

台灣陪審團協會副理事長張靜(中)表示,希望陪審制能夠在台灣的司法審判中適用,因此必須透過陪審公投給執政者壓力。

台灣陪審團協會發起陪審團制度公投,主文為「您是否同意有關司法改革人民參與刑事審判制度,應該採取以美式陪審團審判為藍本的陪審制,作為我國未來刑事訴訟立法原則之創制?」根據公投法規定,提案人提案後,中選會將於30天內完成審核,以及相關資料核對。進入連署階段後,提案人於6個月內提出連署人名冊至中選會審查;若合於規定,將於10日內公告公投案成立,於公投日28天前發布公告,並舉辦至少5場發表會或辯論會。

【新聞】敗訴法院護航中選會 未伸張公民正義

法稅改革聯盟義務律師黃麗蓉代領銜人吳景欽副教授發表敗訴聲明,表示將上訴到底。

去年遭中選會駁回5案公投,其中受社會矚目的「超徵還民」公投案,領銜人控告中選會嚴重違反行政程序違法駁回提案,今日2/27上午九時在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被駁回,前來聆聽宣判的群眾感到憤怒及失望!《公投法》主要立法目的是要還權於民,領銜人吳景欽副教授由律師代為發表聲明,表示一定上訴到底,力爭公民應有權利,法院外也聚集近百位法稅改革聯盟志工,高舉標語並吶喊「敗訴法院,上訴到底」,德國大學駐台教授連福隆、輔大魏賜聰助理教授也到場聲援。高等行政法院依舊是敗訴法院,明顯偏袒中選會,犧牲社會正義與公民權利。

2018年公投案送件時,中選會就屢遭批評違法違憲,包括成員黑箱不透明、聽證會上立場偏頗,甚以職權威脅等技術性打壓,頻頻阻撓公投成案。2017年公投法修法後,明訂中選會僅能對提案進行形式審查,無權作實質審查,但2018年卻許多遭中選會濫權駁回,因而控告中選會違法濫權。

在場關心判決的法稅改革聯盟成員表示,超徵還民議題在各先進國家,幾乎都是基本國家制度,如美國、新加坡、香港、澳門、希臘等民主政府制度下都會例行運作。在台灣當屆及上屆村里長超過95%都已經連署贊成超徵還民,超徵是不當得利,竟沒入國庫,拒絕還民,即是陷國家於不義,猶如強盜搶奪民產,是不民主、不法治、不人道的行為,中選會違法拒絕超徵公投,法官違法判決,違反憲法、違反國際人權兩公約,應該要受全民唾棄,並將成為歷史的罪人,法稅改革聯盟將上訴到底,公道自在人心,相信仍有睿智的法官會挽救國家聲譽及還國家清白。歲出跟歲入應保持平衡,這是所有會計人員都有的常識,前全國會計師公會理事長羅淑蕾表示,超收的稅款應退還給人民,國家應維持收支平衡,國家不是營利單位,超徵會造成很多浪費。過去不分黨派政治人物也有共識,2008年蔡英文任黨主席時推動「全民退稅、弱勢補助」,賴清德也曾表明「財政赤字不能當作反對退稅的藉口」、「與其讓政府浪費錢助長通膨,不如退稅」。朱立倫也表示,「政府任何稅費的徵收都必須非常精確,有超收的部分,一定要立刻退還給民眾,遵守政府與民眾的契約關係。」而台灣竟然落後到需要人民公投,而且還受到政府機關阻撓,連讓全民表達意見的權利都被抹煞,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今天的宣判等於再補一刀,不但護航中選會的違法,更再度阻撓公投法還權於民的精神,領銜人上訴到底力爭公民權的作法,可想而知,也理所當然。

該案領銜人法稅改革聯盟發起人之一暨真理大學法律系吳景欽副教授,對此委由律師當場代為發表聲明:「對於北高行,判決本人敗訴,在此表示遺憾,因關於公投還財於民的提案,既與租稅增減無關,更未涉及法定預算,根本不是公投法第二條第四項,即屬租稅、預算不得公投的事項。此於中選會駁回本人提案時,已有所誤,如今,北高行仍重踏覆轍,本人既感到遺憾,更感到憤怒。而面對超徵原因與流向不明,更可能涉及濫權徵收,本人除依法提起上訴,希冀最高行政法院做出最睿智的判決外,也將持續超徵原因與流向的追查與監督。畢竟,今天的敗訴判決,不是這個領銜人個人的挫敗,而是人民的挫敗,為了使法稅改革持續,本人將繼續背負這個十字架,繼續往前行。」

義務律師黃麗蓉表示,中選會未公正審酌,未依法進行逐項進行聽證,北高行未公正公開依法判決,竟認同中選會合法,將上訴到底,為人民爭取超徵公投的憲法基本權利。德國歐斯納布魯克大學駐台教授連福隆表示,司法已死,公投法第二條第四項,不准人民過問財政、人事、租稅根本違憲,而行政法院就依此判決,司法是行政與財政體系的幫兇,超徵是國家犯罪所得,觸犯刑法129條違法徵收罪,也觸犯所有人民權利,但司法不尊重人民主權,也不准人民過問超徵稅收,這是政治審判,讓人民沒權力監督政府,讓人民沒有機會申訴,政府沒把人民當主人。這樣的判決違反憲法、違反國際人權兩公約,應該要受全民唾棄,這是開民主倒車、反民主、反法治、反人權、反自由的行為,也嚴重違反人道精神。

輔仁大學魏賜聰助理教授指出,公投聽證會中70%專家認為超徵公投議題與租稅無關,但在台灣超徵竟不能公投,令人不可思議,全世界如歐洲國家對超徵還民議題,都會傾聽百姓意見,進行公投,全球甚至有7%國家不需要所得稅,今天判決是行政法院的失敗,不是人民的失敗,該努力的是財稅單位與行政法院,應該盡速溝通採納人民的聲音,很多爭議性問題讓人民來公投,是民主法治的機制,不應用各種理由剝奪人民表達公民意志的權利。

公投法是依據憲法主權在民原則,為確保人民直接行使民權而生,是最直接的民意與民主的展現,中選會不只違法違憲,更違反國際人權兩公約第一條人民自決權「所有人民都有自決權,去決定他們的政治地位,並自由謀求他們的經濟、社會和文化的發展」。高等行政法院公民意識不足,更無司法正義可言,令人失望。

國立中正大學犯罪研究中心上週2/22發佈司法滿意度的最新民調,結果高達近八成民眾不信任法官審理案件的公正性,僅21.9%認為法官會公正審理案件,且高達80.9%民眾不滿司法改革成效,在在顯示人民對司法正義的無奈與失望。台灣司法人權進步協會理事長何俊英曾對此表示,建議法官應恪守「我心如秤,不能為人作輕重」立場。

行政法院本是仲裁官民紛爭的獨立機關,而法官沒有公民意識,未能公正獨立判決,多數長期傾斜行政官,難怪敗訴法院名諱長存,且民眾高度不滿又不信任法官。天理對良心,法官應秉持良心依法判決,不應凌駕憲法、法律及國際人權兩公約之上。超徵還民公投案駁回訴訟案,將是檢視行政法院公民意識與法官司法正義的放大鏡,也將是決定台灣民主社會公民自決權能否進步的關鍵指標。

黃麗蓉律師(前排左2)、連福隆教授(前排左1)、魏賜聰助理教授(前排左3)與近百位法稅改革聯盟志工,在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吶喊抗議判決不公。

【新聞】胡忠信:22年來漠視賦稅人權小心瘋狗浪來襲

圖一:胡忠信:所有總統候選人應連署超徵還民宣言。
閱讀全文 “【新聞】胡忠信:22年來漠視賦稅人權小心瘋狗浪來襲”

【專文】從太極門事件看台灣光怪陸離的法制稅制

文章及圖片出處:民報
 2018-12-09 18:30
文/吳欽智(揚智科技創辦人)

我在台灣成長受教育,再去美國攻讀博士並工作多年,直至40歲受邀回國,成功建立一家台灣早期最大的半導體晶片設計公司之一,目前仍在一家國際知名系統公司任職,經常在國際間往來。我早已習慣於美國成熟的法治社會中生活,以為台灣也一樣,剛返國時,我和大多數台灣人一樣,認真做事,奉公守法,每年五月準時納稅。直至太極門事件發生,才徹底震醒了我,我所摯愛的台灣,離一個真正尊重人權的法治國家,差距有多遠。

侯寬仁檢察官挾媒體辦案  養小鬼蓄意抹黑

太極門事件緣起是因民國85年時,受政府宗教掃黑波及,遭有心人黑函檢舉,經過高雄及新竹地檢署搜索及傳訊當事人調查,並無違法事據而結案,但時任台北地檢署檢察官的侯寬仁,卻違反同案不二查的原則,且無任何事證下,發動全國檢警調數百人荷槍實彈,並偕同大批媒體在12月19日搜索太極門全省12道館及部分太極門弟子住所共19處。

其後將掌門人夫婦及兩名資深弟子收押入監,在四個月的偵查期間,即不斷放消息給各媒體,大肆報導太極門案件負面新聞,他甚至上電視台接受專訪,一手主導未審先判局面,嚴重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

起訴書更是荒誕離奇,為了達到全面抹黑污衊太極門師徒之目的,竟揑造太極門師父養小鬼的莫須有罪名,且在起訴書公布後的兩天,被各界質疑證據何在時,才又搜索太極門道館,最後被當為證物的只是一名弟子送給師父收藏的桃木劍。侯寬仁當時信誓旦旦的公開表示,要把桃木劍送到法院當證物,但最後不但沒有作為證物,連案件結束之後,當事人申請發還,竟發現「桃木劍」已經不翼而飛。桃木劍是民間用來驅邪納福的法器,怎能用來當養小鬼的證據?這樣荒謬的起訴書,可能是古今中外自有法院審判制度以來第一遭,因此後來被法務部選為負面敎材。

除了養小鬼的不當起訴外,侯檢查官一方面控訴太極門師父詐欺,要將所有弟子呈獻給師父的敬師禮金沒收,另一方面卻又以從未到過太極門的稅務員史越生所作偽證,誣指太極門是補習班、逃漏稅。同筆款項,到底是詐欺的不法所得?或是補習班的正當收入,恐怕侯檢查官也説不清楚,一行為不二罰,是最簡單的法律常識,難道侯檢不懂?

不法檢察官恣意釀冤案  台灣人權何其脆弱?

太極門案件經過刑事法院一、二、三審,耗費10年3個月,前後14位法官,共開58次庭,花了9,570分鐘調查審理,審理約200位證人證詞,甚至進行交互詰問。結果太極門全部勝訴,96年7月13日三審判決確定無詐欺、無漏稅、無違反稅捐稽徵法,並認定弟子呈獻給掌門人的敬師禮金是贈與,弟子代辦並非營利販售,創下社會矚目案件無更審記錄之首例,無辜被羈押的師徒四人,亦全部得到國家寃獄賠償。

民國91年,監察院調查報告,確定侯檢查官於偵辦太極門寃案涉犯8項重大違法,包括違反偵查不公開、違法搜索、違法凍結資產、僭越職權,命各縣市政府對各道館封館、嚴重違反科學辦案、戕害司法威信等,而移送法務部從嚴究責議處;並確定起訴書與證據資料存有扞格矛盾,據以提起公訴,不符證據法則。侯檢察官甚至在接受監察院調查時,也自己承認未依職權查證起訴書所附卷證。

侯檢察官偵辦太極門案件時,是媒體寵兒,亦以司法藍波自居,「自我包裝」是正義的化身。但深究其實,卻只是譁眾取寵,以博取個人聲名,違法偵查辦案手法粗糙,不公不義,完全漠視司法程序及精神。不只是太極門寃案,許多大案子如周人蔘案,起訴197人,到最後大都查無實據,但被牽連的多名高級警官,卻已終身仕途無望,鬱鬱以終,台灣人權竟然如此廉價。

侯檢察官雖因太極門案件被監察院移送法務部懲處,法務部卻以案子仍在法院審理中為由,未有任何動作;待最高法院終判定讞,卻又以超過期限為由,未作任何懲處,官官相護,可見一斑。這樣一個違法失職的人員,最近卻又被號稱極力推動轉型正義的小英政府,擢升為亷政署的副署長,怎能得到人民的信服?

凌駕五院的惡勢力  財政部獨攬三權?

相較於司法,台灣的稅法、稅制更是不堪檢驗,令人搖頭。司法雖仍有許多可改進之處,但至少在進步中,例如在太極門寃案之後,檢察官已無權任意羈押嫌犯,須向法院申請並得到法官開庭核可後,始得收押,是人權的一大進步。司法機關裡,也仍有許多公正廉明的法官及檢察官,因而司法的公正仍有被維護的機會,太極門寃案得到平反即是一例,為查得事實的真相,有些參與審理的法官因勞累過度而生病,令人敬佩。但台灣目前的稅法、稅制,甚至比戒嚴時期還更糟,一個太極門稅務寃案,幾乎曝露了稅法、稅制的所有嚴重缺失,無怪乎有知名學者稱它為稅法的228事件。

太極門氣功養生學會成立至今已52年,除了侯檢察官起訴書𥚃被控訴逃漏稅的6年(民國80年至85年)以外,其他年度和全國所有武術及宗教團體一樣,從未因弟子贈與師父敬師禮而被國稅局課過稅。不管個人或團體,同樣行為被課稅的依據每年度應該都是一樣的,太極門氣功養生學會在55年成立,從55年到79年以及86年之後都未被課過稅,沒有理由80年至85年要被課稅,其不合理之處已是非常明顯。國稅局課稅的依據完全都是侯檢察官的起訴書資料,稅務員史越生從來沒有對太極門實質調查,而起訴書只是行政機關的單方説辭,不能引為證據,因此稅單自始就是錯的,或者説根本不應存在。再則,同一筆金額同時被稱為詐欺所得,又說是補習班學費和營業收入,在所得屬性被判定之前,國稅局不應據以課稅,財政部官員也曾表示,在太極門案件被刑事法院判決後,自會依據判決結果結案。而太極門案件已在96年7月判決確定,無詐欺、無漏稅、無違法稅捐稽徴法,且明白表示,弟子給師父的敬師禮金是贈與,依所得稅法第4條第17款屬免稅所得;弟子互助代辦並非營利販售。但國稅局仍無視法院的判決,纒著不放,甚至有主管,在媒體前公開聲明,法院説的不算。因一張自始就不應存在的稅單所引起的烏龍稅案,經過22年仍無法結案,道盡台灣稅法稅制的不公不義及不合時宜。

太極門案揭萬年稅單奇觀  人民贏了也沒用

人的生命有限,一個稅案怎麼可能拖過22年?萬年稅單是這樣來的,首先,納稅人對國稅局開立的稅單如有不服,可以向國稅局申請復查,但是對一些國稅局已有定見的稅案,復查只是浪費時間而已。納稅人對國稅局的復查結果不服,可以向財政部申請訴願,但不合理之處在于,一般先進國家,申請訴願僅需繳交約新台幣一兩千元的費用,但財政部卻規定納稅人要先繳交國稅局核定稅額的一半為保證金,或扣押納稅人的財產作為擔保。如納稅義務人不繳交,國稅局可扣押其個人薪資所得,銀行存款或其他財產,稅額達到一定金額以上時,甚至可申請限制納稅人出境,還可以將人管收入監,嚴重違反人權。納稅人不服訴願委員會的判決時,就可到地方高等行政法院提出行政訴訟,如對判決不服,還可上訴到最高行政法院。但台灣行政法院的法官多沒受過稅法的專業訓練,因此常以吏為師,請國稅局的官員來上課指導,因此人民勝訴的案例不到6%,相對德國的行政法院,人民勝訴的機率超過40%,是極端的不對等。有許多行政法官的判決書,超過百分之九十是複製國稅局的答辯書,甚至有些行政法官,有一整年年的審理期間都是判定國稅局百分百勝訴的荒謬記錄(例如: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林秋華、莊金昌、劉錫賢法官)。但最離譜的是,最高行政法院的判決,如果納稅人敗訴,則是終判;但如果國稅局敗訴,僅是撤銷原處分,發回到原處分機關(也就是國稅局)另做適法之處理。也就是說納稅人贏了等於沒有贏,國稅局加加減減修改稅額,再發給納稅人,原案重新再來一次,這就是萬年稅單的由來,在沒有太極門稅務寃案之前,我從來不知道有這種世界奇觀。

太極門於94年9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勝訴、98年8月在最高行政法院勝訴、104年3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勝訴、104年7月最高行政法院勝訴等,及最近一次,今年7月在最高行政法院勝訴,但每次勝訴後,僅是另一個冗長的復查、訴願和行政訴訟的開始,另一段重複的身心疲憊的轟炸,除了數十年來致力於公益事業的推廣,且有強健身心及正向思考的太極門師徒外,還有誰承受得住這種煎熬?

不肖稅官法庭現形  偽造文書強搶民產

上面所說的還只是制度面的缺失,如果談到稅務人員的傲慢與偏執,完全沒有法制及人權的概念,更是令人欲哭無淚。仍先以太極門稅務寃案為例,初始國稅局未依法等待刑事判決確定所得性質,完全依照起訴書不法、不實的資料及金額,亦未至太極門做任何査證,即以太極門為補習班違法發單。敎育部於86年10月29日即已發函,明白指出,太極門氣功養生學會本質上不屬於補習班。在87年至91年間,財政部訴願委員會五次撤銷原處分,均命國稅局調查敬師禮性質。太極門弟子提出上萬份贈與書證,國稅局竟然只認定10人為贈與。太極門案件中還看到稅務人員的膽大妄為,涉及偽造文書,強徵民產,盜領國庫等。當事人所有資產早在侯寬仁檢察官搜索太極門各道館並羈押太極門師徒四人後的第四天開始,陸續全部凍結,分文不留。92年9月25曰刑事一審台北地方法院判決被告等均無罪,並於10月15日發函通知台北國稅局已解除資產凍結。當時的國稅局局長張盛和及承辦人員,明知當事人正辦理抵押擔保,卻沒有依法停止執行,還於10月20日發文要求台北執行處繼續強制執行,甚至以竄改公文、僞造文書之違法手段,用立可白塗抹原發文日期10月20日,倒填公文日期為10月15日(台北地院通知資產解凍之日),以隱瞞其已知悉資產解凍,不應強制執行之事實,導致當事人股票遭拍賣。兩年後,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揭穿犯行,張盛和領導的台北國稅局才以名實不符、猶如盜用國庫的「退稅」名義歸還民產,然已造成無法回復之損失,且至今仍未歸還所欠利息。更令人痛心的是,這些違法官員還連連升官,政府不平反冤案,不只踐踏賦稅人權,更助長風氣更加敗壞。

國稅局凌駕五院  台灣民主法治大崩壞

太極門稅案由刑案而來,財政官員曾經承諾,以刑案判決結果終結稅案。太極門刑案在96年7月13日三審無罪無稅確定,但國稅局並未因此撤銷稅單,監察院在98年9月2日調查認定國稅局於本案之稽徵有未善盡覈實調查、核定之責:未依職權積極釐清案關所得性質,核有明顯怠失:以及依據所得性質函查結果,作成之函查清單內容記載草率,有未盡對納稅義務人有利、不利部分均應注意之責等7項重大違法。負責調查的監察委員錢林慧君後來也公開表示:「我有7點的糾正,每一個糾正的時候,國稅局就說:啊!我們呢!弄錯了!我在100年的時候我就跟財政部長講:那這個應該是可以結案了」。但是違法課稅卻還持續到現在。

99年及100年,監察委員巡察行政院,均要求行政院秉公解決太極門稅務寃案。100年12月9日,行政院秘書長林中森召開跨部會議,決議不能再用刑案起訴書的不實資料課稅,並責成由台北國稅局公告2個月,公開調查敬師禮性質,調查結果如為贈與,則依法終結寃案;如果是學費,也要依法處理。台北國稅局依指示辦理,調查結果,7401份證據百分之百均表示敬師禮為贈與,無任何人稱是學費,與刑事判決認定之贈與結果相同。101年8月3日,台北國稅局於開單15年後,終於在重核復查決定之公文書承認太極門不是補習班,卻無視公告調查結果,在張盛和退休又回鍋當部長之後,國稅局就完全無視行政院跨部會的決議,違法恣意將敬師禮金劃分為一半贈與、一半學費,持續違法強徴課稅。

五院都證實太極門清白,自始無效的烏龍稅單卻持續凌遲人民。自88年至今,總計約300位立法委員本於職責,接受陳情、連署、協調、質詢及召開公聽會,並要求國稅局撤銷違法課稅處分。司法院的刑事法院三審皆判決確定太極門無罪無稅,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亦多次判決撤銷違法課稅處分。監察院於98年9月詳列稅捐機關辦理太極門稅務案件犯有未依職權釐清所得性質等七項重大違法,並提糾正,行政院亦召開跨部會議決議不能再用刑案起訴書課稅,公告調查如為贈與,則依法終結寃案,結果已如前述。考試院讚許太極門九次受邀參與國慶大典,展現中華文化興國之精神,欣慰刑事法院還太極門清白,對稅務寃案亦建議循法定程序尋求救濟。

太極門依法進行救濟程序結果,違反課稅處分屢遭撤銷,然而國稅局完全不受拘束,稅額塗塗改改後仍持續發出稅單,違法強徵課稅。

中華民國自36年行憲以來,憲法即明文規定揭櫫主權在民,保障人權及自由權,並規定行政、立法、司法、監察、考試五權分立,相互制衡。然而在太極門稅務冤案中,稅捐機關「唯我獨大」的違法濫權,擾亂朝綱,造成憲政體制崩壞,五權功能不彰。前嘉義市市長涂醒哲於其立法委員任內曾直接表示,太極門冤案是動搖五院,動搖國本。

稅制不正義引起公憤  全民怒揪豬隊友

國稅局僅是行政院的一個三級單位,卻怎能如此囂張,一意孤行,完全不受五院的約束?國稅局的高階主管,不論表現如何,還能步步高升,許多任的財政部長都是國稅局出身的;退休後許多還可轉任國內各大金融機構的董事長,不論其經驗能力是否符合。其主要原因應是國稅局是政府財庫的來源,歷屆政府,不論藍綠,都是縱容的,造成國稅局官員的傲慢自大。太極門師徒一向堅持對是對,錯是錯,不該繳的稅,一毛錢也不能給。對這個長期堅持是非對錯的公益團體,國稅局尚且如此欺壓,對一般的公司行號或個人,國稅局更是予取予求。國稅局開稅單給納稅義務人,不用給證據,反而是納稅人要自己找證據,證明自己不需繳納這個稅。其荒謬之處,就像檢察官隨便在路上抓一個人,控訴他殺人,不用給證據,卻要這個倒霉鬼自己提證據證明自己沒殺人。因此,國稅局稅務人員有業績壓力時,隨便找個自己轄區内的廠商,提出一個金額再「協商」,其實是「脅商」,很少廠商敢不從的。許多外商撤走,國內廠商結束營業,都因不堪其擾,弄得民不聊生,遍地哀鴻。台灣正飽受低薪、人才外流等困境,種種矛頭指向稅制不公正、不透明。

法務部行政執行處被強制執行的欠稅欠費案件,在過去兩、三年據統計每年皆有八、九百萬件,而且逐年增加中,也就是說,平均每十個台灣人就有4個人面臨被強制執行。比例之高,應是世界第一。在不公不義的稅法稅制下,有多少是受寃屈的稅災戶?

稅災氾濫經濟「共慘」  愛台灣何其沉重?

我本人即曾是稅災戶之一,93年年底時,因法人大股東將股權轉讓給公司的最大競爭對手,而離開自己一手創建的公司,卻在數年後因出國要申請良民證被拒,才知道我家的土地已被國稅局扣押。原因是國稅局不同意我服務的前公司於94年時所申報的93年的營利事業所得稅,在訴願的過程中,我家的土地就被扣押了,因為離職前我身兼董事長及總經理。其荒謬之處在於,94年我已離開該公司,既無從知曉,亦無權過問該公司的報稅內容。姑不論誰是誰非,國稅局不向仍正常營運的上市公司追討稅賦,卻要求一個已與該公司毫無關聯的前負責人負責,全世界有那些國家會這樣做?而且更離譜的是,國稅局扣押我家土地,居然可以「合法」的不需通知我,要不是申請良民證被拒,我真還無從得知呢。

我的一位朋友,他的遭遇更加悲慘。他是位天才發明家,曾申請上千個既實用又有創意的發明專利。因其卓越的成就,政府特頒給他「終身成就獎」及「博學博士證書」,前總統馬英九還參訪過他的公司,並鼓勵他以專利作價,增加公司的股本。我的朋友遵從總統的建議,拿出一個經評估值三億台幣的專利作價入股,也通過經濟部及國稅局的審核。但厄運卻從此開始,年底即收到國稅局上億元的天價稅單,朋友表明並無售賣任何股票,無實質所得,但國稅局置之不理。朋友因爲付不出天價稅款,公司及個人財產全部被扣押,並被限制出境,至今仍未解除,上千個專利也因被扣押後,國稅局並沒有代繳每年的維護費用,全部變成廢紙。一個好好的公司及非常有前途的產業發展,就這樣被國稅局扼殺了。

另一個已在法稅改革聯盟的稅改活動中公開發聲的葉揚春先生,也是類似的遭遇。他是響應政府的號召回台發展生物科技,並在其服務的公司分到技術股。國稅局把他的技術入股當作薪資所得課稅,因付不出稅款,被限制出境,得不到美國家人的諒解,而導致離婚,妻離子散。太多太多的公司行號及個人,因國稅局的壓迫而走上絶路。太極門的稅案並不是個案,是一個指標性的案例,所有稅法稅制的不公不義及不合時宜,都在此案顯現。

在回國的32年期間,我見證了台灣的政經變化,看到了台灣經濟的起飛,以及今天走入的困境。我熱愛這片土地,從回國後,就沒打算再離開。但看到台灣從四小龍之首,到今天我們的年輕人可能需要到外地打工才能糊口,真的非常痛心!

造成沉淪的原因當然很多,但違憲的稅法稅制絶對是其中重要因素。因為人民的財產權及人身自由得不到保障,而不合理及不透明的稅制,更讓外資走避、本土企業的發展受阻,這些都是國家經濟的殺手。因此我必須很沉痛的提醒執政者,若繼續坐視稅官違法違憲濫開稅單,迫害企業及人才,台灣的經濟基礎勢將快速崩解,屆時台灣就變成「共慘」國家。小英政府從上任以來,一直強調要推動「轉型正義」,但真正的轉型正義,不應只是著力於過去的不公不義,而應該更重視的,是如何讓這些不公不義,在現在及未來不再發生。而最大的不公不義,則是侵犯人權,侵犯個人財產及行動自由,台灣的法稅法制如果不能從精神及實質層面做真正的改革,轉型正義只是枉談。

司法改革和轉型正義同樣都是小英政府攬獲民心,以及2年前選戰大獲全勝,取得全面執政的重要原因。水可載舟,亦可覆舟,本次的九合一大選,民進黨大敗,新北市黨部主委余天揭露潰敗主因,是人民最期待的司法改革,拖了二年多還沒下文。如果司法改革能夠徹底,冤案不再發生,如果轉型正義能夠落實,而不是針對性、選擇性、限制性的正義,例如本文所述冤案,造成人民無法彌補損害和傷痛,嚴重傷害國家、傷害人民、侵害人權,難道不應轉型正義?如果冤案都能平反,人民又豈會怒氣衝天,用選票教訓民進黨?

此次大選並不是任何政黨的勝利,只是歷屆政府都只在表面花工夫,沒有探討台灣惡化的根本原因,其後果執政黨都要概括承受。兩年前輪換了一次,這次再輪換,但在位者若不能有真正的改革行動,每次選舉不過是落入人民對執政者的不信任投票的循迴而已。「韓流」的效應已經非常清楚,大部分中間選民要的就是安定及幸福的生活,再過份強調及操縱意識型態,終將為大部分的人民所唾棄。

(若文章內容有侵權情形,敬請告知將會立即撤文處理) 

【新聞】黃石城:改革者應具備道德倫理和良心

圖說:黃石城指出民主時代的改革應依全民的意思和權益,非依皇帝或某黨的利益而改革,改革者應該具備道德、倫理和良心。

改革是好政府的動力、進步、發展、繁榮的大工程,然而改革也很容易成為政客騙取政權最響亮的騙詞。台灣傳統基金會與國父紀念館共同主辦,2018「維護基本人性」系列講座最後一場,由基金會黃石城董事長親自主講「談改革」,12月15日(六)下午14:30~16:30,於國立國父紀念館B1演講廳舉行。他特別指出民主時代的改革應依全民的意思和權益,非依皇帝或某黨的利益而改革,改革者應該具備道德倫理和良心這種修養。

閱讀全文 “【新聞】黃石城:改革者應具備道德倫理和良心”

【新聞】對真相的堅持、正義的追求 總統要給公道

面對現今法稅亂象叢生,部分司法、稅務人員未能秉持公平正義,製造出許多冤假錯案。在「1219人權紀念日」當天,平反1219行動聯盟等單位代表,針對延宕22年的太極門稅務冤案前往總統府陳情。最高行政法院已三度判決確認國稅局之課稅處分違法,企盼蔡英文總統本於職責督促財政部和國稅局,依判決及公告調查之贈與事實證據,依法自行撤銷違法課稅處分,讓台灣回歸人權法治正軌。總統府由李淑惠參議代表蔡總統接受人民陳情,並允諾將會轉達總統知悉。


「1219人權紀念日」當天,平反1219行動聯盟等單位代表,前往總統府陳情。

太極門弟子代表表示,太極門稅務案件乃檢察官及國稅局自始違反程序正義、程序正當性及法律正當性,根本不應起訴,更不應該課稅之冤錯案件。2007年7月13日司法三審判決確定無詐欺、無漏稅、無違反稅捐稽徵法,更是創下了社會矚目案件無更審紀錄之首例。而且,當時無辜被羈押的太極門師徒四人,全部得到國家寃獄賠償。然而,國稅局無視法院判決,持續用被法院所認定廢棄的起訴書,一再開出違法稅單,迄今22年。

法稅改革聯盟發起人之一台灣北社理事陳逸南教授提到,台灣的稅制、稅法改革太慢了!現在的稅捐稽徵法是在戒嚴時期訂的,所以當時並沒有稅務人權;而納保法的設立,是在保護納稅人,同時要給納稅人有陳述的機會,但是,一直以來都沒有給人民有充分陳述意見的機會。國稅局開出很多錯誤的稅單,人民只能無助地在黑暗中哭泣,行政機關濫用公權力,造成民怨、國家資源浪費,既然有錯,只要行政機關依據行政程序法第117條予以撤銷就可以解決了。

太極門弟子小含表示,今年7月最高行政法院的判決、2012年行政院的跨部會會議調查,以及2007年7月13日最高法院的判決都是一樣的,太極門弟子的敬師禮是贈與,難道國稅局的權力凌駕於司法之上?蔡總統力推司法改革、司法正義,怎麼還會有一個22年的假案存在?希望總統府能夠讓人民看到具體行動的回應,而不是一直讓人民一等就是22年,或是還要繼續等下去?

太極門弟子林先生也說,當年1219侯寬仁檢察官的違法濫權,不僅自己在職場上造成很大的困擾,連父親也很不諒解,還好在太極門師父的帶領下,堅持是非對錯,堅持22年來的努力而不孤單,政府不應該看不到稅災戶的冤屈。林先生的女兒也提到,雖然是如此,太極門依然以中華文化在世界各地宣揚愛與和平。海內外幾千場文化展演、八度於國慶日在總統府前為國家慶生。已經22年了,希望總統能夠解決這樣的問題,不希望看到她的下一代還依然被誤解。

一樣也是太極門弟子的小萱泣訴當年濫權起訴太極門的檢察官侯寬仁及國稅局對太極門及她所造成的傷害,1219對太極門而言是一根刺插在心上,對國家而言,更是一個恥辱,國家以公權力抹黑這樣一個善良的人民團體。尤其是獲得國家冤獄賠償已經是一件國際間認證的冤案!她語帶哽咽的說:「希望下一次來,是在總統府前慶祝國家生日,而不是又來陳情。」

遠從台南北上的罕見疾病患者小峰也表示,由於有幸進入太極門修練氣功,現在用藥量只需以前的一半,為國家節省了大筆的醫療費用。他於今年10月間的「百工百業挺改革」社團高峰會上遇見蔡總統,也曾向總統提及太極門冤假錯案一事,總統當時回覆他「知道了!」小峰亦向李淑惠參議說:「不要再函轉,不要再官官相護!」因為太極門案不是個案,是集冤假錯於一身的「通案」。

法稅改革聯盟志工秀秀也以學者口中的「稅法228事件」太極門一案指出,稅務人員的行政權裁量權過大,行政法院法官無法做出終局判決,縱使打贏官司還是退回原處分機關另為適法之處分,萬年稅單由此而起。沒有真正第三方能夠制裁,如此體制上的問題,不合理的稅單依然會持續下去。

從事生技產業的彭姓法稅志工也以歸國科技人才葉揚春為例提到,政府希望擁有專業、高科技的人才回國服務,但是,任由國稅局任意曲解認定及濫權下,如葉揚春以離婚、家破收場,有誰敢回來?同樣是歸國學人的小菱志工也代表年輕人發聲,為什麼台灣不能提供年輕人一個好的環境?會留下來,是希望看到台灣能夠更好,希望蔡總統能將轉型正義「做」出來。相同的,她也質疑侯寬仁當年一手造成的很多冤假錯案,如太極門案,如今卻「榮升」廉政署副署長,怎麼不是受到懲處?

太極門弟子代表提到,22年太極門師徒不曾放棄對真相的堅持、對正義的追求,數萬家庭一心期盼的只是一個公道;仍願相信台灣是個以民為主的法治國度,人權是這個國家的核心價值。更希望藉由本案推動台灣的司法、稅法改革,讓台灣轉型正義成功,為台灣帶來新方向、新改變。

最後,李淑惠參議向大家表示,會將這些新的證據與資料「忠實」的簽報上去讓總統知道。她同時也向與會人員表示,為了這一個案件,大家辛苦了!


面對部分司法、稅務人員未能秉持公平正義,製造出許多冤假錯案,人民站上總統府前。

【評論】資深稅務員變納保官是「打假球」嗎?

論者認為,納保官由現任資深稅務人員擔任,出現了球員兼裁判的情形,不但失去原本設立的精神,更嚴重侵害納稅者的權利。Photo by Jannik Skorna on Unsplash

文章出處:台灣蘋果日報

出版時間:2018/10/31 09:35

劉秀雲/會計主任

司法獨立一直是司法改革最重要的一環,然而司法院研擬增設公設辯護人,想再走回為人詬病的失敗老路,令人匪夷所思!這在1999年司改國是會議就因公設辯護人附屬於法院,職能因制不當與資源不足而受到限制,決議廢除公設辯護人,方能凸顯司法獨立的精神。

當然,去年年底匆匆上路的《納稅者權利保護法》,就是要協助納稅人在徬徨無助,對於稽徵程序或自身權益等事項,納保官能站在協助納稅者的立場,擔任納稅者與稅捐稽徵機關的橋梁,且會盡力協助指導納稅者提出有利事證,以維護納稅者的權益。然而就因納保官由現任資深稅務人員擔任,出現了球員兼裁判的情形,不但失去原本設立的精神,更嚴重侵害納稅者的權利。

有一民眾因農地被徵收,國稅局開出金額1800萬元的補稅單,當事人去查詢為何要繳這麼高的稅金時,國稅局不僅未提出任何證據,也未重新查證,幾天後竟然改開出另一張3600萬元的稅單。引起他心裡非常不服,轉而尋求納保官協助,沒想到就在他找納保官幫忙的隔天,國稅局竟然再度改開出另一張高達6500萬元的稅單,讓這位稅災戶非常痛心,原來《納保法》是「保官不保民」。最後,稅災戶只能再回頭找國稅局協商,稅務員居然告訴他,如果覺得6500萬元太多,那就繳一半。該民眾認為稅務員短短1個月內,竟將稅單由1800萬調高到6500萬,根本是玩弄公權力。

台大退休教授陳志龍鄭重指出稅法攸關人權,但財政部自我感覺良好,納稅人保護官,卻是以內部自己產生,如何公正面對同事或長官多年來可能犯下的錯誤?形同打假球,更讓網民怒斥這是「請鬼拿藥單」、「球員兼裁判」、「請狼牧羊」。

台灣是民主、法治的國家,若能真正重視人權,那就是一個文明的國家了,財政部若能督導國稅局用證據依法向人民課稅,捨棄稅務獎勵金,廢棄違法違憲的9528則的解函令,修掉許多戒嚴時期、不合現今時代的稅法,讓人民不再是稅災戶,那人民不支持這政府,那要支持誰?

(若文章內容有侵權情形,敬請告知將會立即撤文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