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違法稅單源起於檢察官濫權起訴 政府不作為如何解民所苦?

圖一:羅淑蕾表示,政府存在的目的就是服務老百姓,國家領導者和很多官員都說苦民所苦,應該要解民所苦才對,要解決人民的痛苦啊!不要在野說一套,執政又是另一套。

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7月13日卻成為太極門冤案沒有平反的「平反紀念日」?2007年7月13日,太極門案歷經十年三個月的司法審理,三審判決無罪無稅確定。但至今國稅局仍抱著檢察官不實起訴書內容,無視所有證據及調查結果,一再違法開出稅單。7月13日由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台灣)、台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等15個民間團體於台灣大學霖澤館國際會議廳共同舉辦「太極門冤案平反十二週年論壇」。前立法委員羅淑蕾表示,「我在立法院第一個陳情案就是太極門冤案。」台灣陪審團協會副理事長張靜律師指出,台灣的檢察體系明顯出了問題,到了非改革不可的地步。

閱讀全文 “【新聞】違法稅單源起於檢察官濫權起訴 政府不作為如何解民所苦?”

【新聞】台灣法稅真相新書發表 解開法稅228封印 向惡法說No

圖一:專家學者出席《台灣法稅真相》新書發表會,象徵對台灣賦稅人權改革的期許與決心。

行政權凌駕司法權,香港反送中運動震驚全球,成為公民覺醒的重要運動。「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值得台灣醒思,解嚴後沒有進行真正的轉型正義,人民遭迫害卻無法獲得真正平反?行政權無法制衡?2019年7月13日在台灣大學霖澤館國際會議廳舉辦「太極門冤案平反十二週年論壇」,現場也特別舉辦「台灣法稅真相」新書發表。主辦單位之一「正大出版社」表示,此書以太極門冤錯案為核心,剖析整肅背景;從法律爬梳公理;從證據還原真相;從逆襲堅持正義;從歷史喚起良心。這是一部賦稅人權書,揭發台灣賦稅人權問題及國際進步制度。期望本書的出版能喚起全民覺醒,找回當局的法治良心,共同開啟賦稅人權新頁。專家學者一起簽名,象徵對台灣賦稅人權改革的期許與決心,全場爆滿民眾一起高喊「轉型正義平反冤案」。

閱讀全文 “【新聞】台灣法稅真相新書發表 解開法稅228封印 向惡法說No”

【新聞】張凱鈞:公平正義不能變成是一場騙局

圖說:張凱鈞認為政府的正義是不能破產,公平正義不能變成是一場騙局。

台灣投資環境持續委靡不振,勞工薪水倒退17年,至2018年底資金已連續32季淨流出,其累積的金額高達11.5兆,創下歷史新高!全國工業總會日前提出報告指出,台灣現在的投資環境是「有史以來最差的投資環境」!工商業界呼籲政府檢討改革的聲浪不斷。而各界的研究直指「不合理」與「不透明」的稅制,加上無法預期的稅務風險,是國際投資卻步,資金、人才外流的主因,嚴重影響了國家競爭力!台灣青年智庫執行長張凱鈞表示,現今國家的問題究竟在哪裡?公平正義不能變成是一場騙局!

閱讀全文 “【新聞】張凱鈞:公平正義不能變成是一場騙局”

冤獄受害人蹲苦牢 檢察官、法官不用負責嗎?

三人成虎,遭朋友陷害,27歲入監,無期徒刑三審定讞,無辜被關近七年,女兒認不出爸爸,老父母日夜奔波,他是冤獄受害人蕭明岳。你也許聽過他的故事,一名無辜的人被判有罪,義憤填膺嗎?有天受害者會不會是自己?這樣的法律制度,你安心?

真相沒辦法還原,只能趨近,當人在做神的事情,難免有錯誤。

若查明檢察官誘導,可以究責嗎?
現階段法官法,可依照個案評鑑制度,有效淘汰不適任法官、檢察官,但是個案評鑑的時限是判決確定後的2年內。

100年6月21日,蕭明岳遭檢察官起訴,同年12月29日蕭明岳案第一審判決。今年107年,早已不在規定的期限內。所以,若查明檢察官確實有違法取證,也不能透過法官法,淘汰不適任檢察官。

但是,更該反思的是,在這兩年,冤獄案件的救援同樣也在進行。司改會中辦黃暐庭主任表示,「若啟動評鑑,當事人與救援團隊往往擔憂,執法人員會對此失去善意,反造成冤案救援不利。」

因此,黃暐庭主任提出建議,若當事人提出再審,評鑑希望能中斷,延長時效。

除了法官法,還有刑法第125條「濫權追訴罪」的規定,最重可處高達7年的有期徒刑,但是以蕭明岳案而言,義務辯護律師邱顯智表示,「誘導證人不會構成刑法,濫權追訴才有瀆職罪。」黃暐庭主任也補充,「儘管檢察官濫用職權意圖取供,以濫權追訴罪定罪,機率太低,關鍵在於如何舉證?這是主觀的問題。」
如何證實檢察官主觀「故意」使別人入罪?非常困難。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也向前法務部部長邱太三提出質詢,針對此案,法務部是否承諾,一定究辦到底,絕不包庇?邱太三表示,「如果有違法事實,一定會提出彈劾。」

司法三人成虎,誰來把關?

蕭明岳案的法官只依運毒集團成員們的供述,認定蕭明岳犯罪。其他物證,包含海洛因、行動電話、運毒之圖書、指紋比對、聲紋比對、匯款資料、扣案電腦等都無法證明蕭明岳涉案。

沒有任何證據的判決,為何還判得下去?

黃暐庭主任認為,「其實也不能怪法官這樣判,因為目前刑事訴訟法,對於共同被告的供述證據裁量範圍多大?美國有證據法典,規定哪一類的證據可以成為補強,而台灣沒有。」台灣法律,只有釋字582針對共同被告自白做限制,但對於其他補強證據應如何取捨的基準,換句說,如果沒有沒有基準的誰有證據力誰無證據力,僅憑法官判斷,就容易因辦案方便,草草定案。

法官判錯,那就再審啊!可是每年能再審的案件卻又不到十件。

支持司法改革的林孟皇法官先前曾在《報導者》受訪中坦言「法官不是神,不可能完全沒有判錯。因此,非常救濟手段的再審門檻就不應該那麼嚴苛,要更容易開啟,這是台灣司法還需要更進步的地方。」

補償?國賠?

蕭明岳案未來若成功平反無罪,可依刑事補償法請求賠償。

但是,可因檢察官的濫權,請求國家賠償嗎?依國家賠償法第十三條的現行規定,求償無門。前行政院長賴清德表示,「針對條文修正,還是要由下而上處理。」

2018年3月30日,監察委員高涌誠、王美玉申請自動調查,司改會未來將以調查報告與同案被告滅證地點指認錯誤,作為新事證提請再審。

新聞來源:TVBS

「三人成虎,五人入罪」─因朋友謊言,蕭明岳被判無期徒刑?

對於關鍵的影片,法院怎麼說? 文/法操

就此次引起廣大爭議的影片,在一審時蕭明岳的辯護人就有提出爭執,認為檢察官對於郭哲委多次利用脅迫、利誘、詐欺等不正方法加以訊問,並節錄檢察官於訊問過程中所言,檢察官直接要求郭哲委指稱被告蕭明岳為共犯(詳見:台中地院100年重訴1711第438至456行)。

對此法院表示,減刑是法律上刑事責任的利益,並非不正手段。本案檢察官是以適當之方法曉諭被告,或積極勸說,讓被告坦承犯行。就算檢察官真的有像蕭明岳說的以比較通俗或淺顯直接之用語勸說證人梁嘉麟、郭哲委、宋雲仙、宋雲華、呂昌駿等人,使其等在明瞭上開依法得減輕或免除其刑之權益,於偵查中坦承其所為犯罪之全貌,不得任意指摘檢察官所為係屬非法之利誘行為。(詳見:台中地院100年重訴1711第457至498行)

但值得注意的是,從影片中我們可以看到檢察官原本以為書記官沒開錄音,才勸郭哲委指認蕭明岳,覺得已經勸好郭哲委後,才叫書記官開始錄音!(15時25分11秒)在影片的最後,郭哲委還問檢察官要怎麼講,最後才指認蕭明岳是共犯。這樣的取證過程,真的大有問題,根據刑事訴訟法第 100-1 條規定,訊問被告應全程錄音錄影,檢察官不但無視於刑事訴訟法規定,還直接建議被告怎麼回答,這樣的取供方式,並非僅是法院所稱的曉以大義,若檢察官只是單純以法定減刑事由告知被告,那麼為什麼不在一開始就錄音,反而在跟郭哲委喬好之後,才開始錄音呢?難道檢察官是在跟被告串供嗎?

「案重初供」三名翻供被告不起訴處分?

本案疑點重重,民間司改會長期為蕭明岳的案件奔走,希望能夠翻案。曾經向地檢署告發三位翻供的被告作偽證,但地檢署以「案重初供」作為不起訴處分的理由。這樣的不起訴處分,對於蕭明岳案無疑是一記重創。因為蕭明岳案,除了共同被告的證詞,並沒有其他具體的證據認定他有犯罪,如今以偽證罪的確定判決當作新證據的再審途徑,也因檢察官的不起訴處份告終。

雖然檢察官有權作出不起訴處分,但以「案重初供」作為理由,真的合理嗎?「案重初供」並非本案獨有,而是實務上長期的見解。實務認為,發生重大案件後,一開始接受訊問,最具有可信度,原因在於剛被抓到的時候,思慮較為混亂,作偽證的可能信較低。但這樣的見解的理論基礎到底是什麼?

若案重初供是可信的理由,一開始否認到底的被告,為什麼以案重初供,認為所言為真呢?這時候又變成否認犯罪是人之常情嗎?另外,從判決書也可以看到,法院竟然以共同被告行使緘默權,就認定被告刻意規避犯行、隱匿共犯。這樣的判斷,不是公然侵害被告緘默權嗎?

本案中再次讓我們看到,當人民面對國家公權力的無助。法院僅以共同被告的證詞,就可以判處無期徒刑。即便日後蕭明岳真的平反,也很難要求經手此案的法官、檢察官負起責任。因為法官與檢察官只有在故意或重大過失時,才須要負責。

強烈建議陳師孟監委,立即介入,調查蕭明岳此案,才能揪出這些使用不正手段偵查的司法人員。另外對於法官和檢察官的責任,是否要在刑法內設立更多規範,以避免恐龍法官和檢察官的出現,也是我們在立法制度上可以考量的!

新聞來源:法操

(文章內容若有侵權,請立即通知我們將會立即下架處理)

【新聞】拒絕司法假改革 民團發起「陪審團」公投

根據中正大學於二月份發布民眾對司法、警政滿意度的最新民調結果,有高達近八成民眾不信任法官審理案件的公正性,只有3成2民眾滿意檢察官犯罪偵查表現,顯見民眾對司法改革信心仍持續低迷,可說是司法改革大挫敗。近年致力於推動陪審團制度在台灣施行的台灣陪審團協會,對於司法院在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後,無視民間的聲音,竟提出國民法官草案的一意孤行感到失望,8日至中選會送交提案,發起「陪審團」公投,台灣陪審團協會創會理事長鄭文龍表示,將近7、8成民意支持陪審制,盼透過公投讓政府知道民眾期盼真正的司法改革。

包含台灣陪審團協會、台灣北社、公民監督國會聯盟等民間團體,將2800份陪審團公投提案連署書送交至中選會,同時召開記者會。鄭文龍痛批司法院因為習慣於舊的審判制度而拒絕改革,所提出的「國民法官參審制」,依然是舊有的官僚權威式的審判方式,事實上仍是由3個主審法官控制6個國民法官,根本是「假改革」;並強調,人民不會滿意這樣的改革,而且繼續會受到司法的荼毒。鄭文龍表示,經民調有7、8成民意支持陪審團制度,政府就應該順應民意。他也說明,陪審團是獨立做有罪無罪的審判,在全世界50多個國家行之有年,像美國也用了400年,這是全世界審判的主流。

台灣陪審團協會創會理事長鄭文龍(右二黑西裝)表示,將近7、8成民意支持陪審制,盼透過公投,讓政府知道民眾期盼真正的司法改革。

台灣北社社長李川信指出,過去台灣是司法院一院或是法官獨大、獨裁;獨裁之後所作的一些審判,基本上是受到人民質疑。他表示,有民間的力量參與之後,才能改變台灣目前司法的結構;最好的方式就是採行西方已經推行好幾百年,而且蠻有成效的陪審團。李川信強調,法官長期受到司法、法條的一個控制,想法可能有時候有盲點;如果是眾人參與的話,盲點會慢慢消失,對國民來講,對整個原告或被告都有幫助。最重要的是可以減輕法官的壓力,因為台灣目前的司法案件很多,要審理花很長時間。由陪審團的陪審員分擔司法工作,減輕法官的負荷。

台灣陪審團協會副理事長張靜表示,希望陪審制能夠在台灣的司法審判中適用,因此必須透過陪審公投給執政者壓力。陪審制可以很快的讓台灣的司法威信以及法官的信賴度立即提升。張靜提到,因為陪審制的特點、本質,認定事實是陪審員或者組成的陪審團的權責,法官並不介入事實的認定。這個跟國民法官或者參審制是完全不一樣的。他進一步說明,法官不介入事實的認定,將會產生幾個效果:第一個,法官不會是恐龍;第二個,法官不會成為執政者的打手;第三個,法官的貪污率會迅速下降。

此外,張靜提到,陪審團協會在4月2號晚上,會有一場陪審團實務操作的介紹,希望透過實際的演練,能讓全民明白陪審制度的相關知識。他認為,說台灣人民的法治教育不足,所以不適合陪審制,是一個天大的誤會。法律人都有專業的傲慢跟偏見,但台灣的職業法官,最欠缺的其實是日常生活知識。

台灣陪審團協會副理事長張靜(中)表示,希望陪審制能夠在台灣的司法審判中適用,因此必須透過陪審公投給執政者壓力。

台灣陪審團協會發起陪審團制度公投,主文為「您是否同意有關司法改革人民參與刑事審判制度,應該採取以美式陪審團審判為藍本的陪審制,作為我國未來刑事訴訟立法原則之創制?」根據公投法規定,提案人提案後,中選會將於30天內完成審核,以及相關資料核對。進入連署階段後,提案人於6個月內提出連署人名冊至中選會審查;若合於規定,將於10日內公告公投案成立,於公投日28天前發布公告,並舉辦至少5場發表會或辯論會。

【新聞】前台南縣長蘇煥智律師:修改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的好時機已到

前台南縣長蘇煥智律師認為提出修改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的好時機已到。

近年來法稅改革倡議活動輪番在全台登場,法稅改革聯盟志工穿著黃背心,在各地機關、學校、村里辦理上萬場法稅教育活動,被媒體稱為台灣黃背心運動,甚至國外媒體也持續關注,包括美聯社、法新社、CNN等40多國、360多家媒體,共超過320則報導。但是政府法稅改革的腳步依然沒有大的進展,稅災戶依然被烏龍稅單凌遲,稅務冤案依舊沒得到平反。1月9日下午法稅改革聯盟青年志工代表,特別向前台南縣長蘇煥智律師請益,他認為提出修改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的好時機已到。只要整理出納保法急需修正的條文,相信可以引起社會的共鳴。

蘇煥智肯定近年來法稅倡議活動很有動能,比起其他司改運動都更有power,但如何讓擴散面更大?他建議可以結合更多司法改革的團體,例如:土地正義聯盟等的結合,讓台灣法稅真改革,持續推動法稅改革。2019年元月4日監察院發布新聞稿表示,納稅者權利保護官造成「球員兼裁判」之疑慮,以及稅務專業法官證明書核發資格寬鬆,監察委員李月德、趙永清及高涌誠調查報告,提出四點調查意見要求財政部與司法院應確實檢討改進。蘇煥智認為此時是提出修改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的好時機。

蘇煥智分析人民有主動申報稅捐繳稅的義務,當稅捐稽徵機關發現有短報或漏報等逃漏稅時,稅捐機關可以作成補繳稅單及裁罰的處分。對於這種補稅處分及裁罰處分,未經法院裁判即發生效力,如果納稅人不提起復查丶訴願,案件即告確定。如果納稅人不服提起訴願,沒有先繳交1/2稅金,財產還會被移送行政執行處強制執行,並不須經由法院裁判。這樣的制度是否符合現代憲政民主法治國家的要求呢?

蘇煥智認為監聽與發動搜索都要法院同意,稅務員開稅單強制執行財產,當然需要法院同意。納稅人對於稅單的內容有爭執,則依三權分立的基本原則,稅捐機關的角色應該是原告,將稅捐及處罰向法院提出訴訟,而由法院來裁判。如此稅捐機關跟人民才能真正立於司法平等的地位。

蘇煥智舉過去檢察官有覊押權,後來終於在民國84年12月22日大法官釋字第392號解釋,正式宣告檢察官的覊押權違憲,改為覊押必須有法院裁判。同樣的過去檢察官在偵查中可以自己發搜索票,但2001年刑事訴訟法修法,將搜索權交由法院決定,檢察官只有聲請權。監聽權過去也是由檢察官核發的,最後也將監聽權交回到法院手𥚃。同樣的情形也出現在稅捐稽徵體制上,稅捐稽徵機關其實是行政權而已,它不是司法權,不是法院,它不應該擁有税捐的裁決權,它應該只有稅捐的追訴權。所以目前的體制其實就是「球員兼裁判」的稅捐體制,應將稅捐裁判權交還給法院。

2018年11月立法院多位立委提出修改稅捐稽徵法第39條並質詢,也就是對於訴願要先繳1/2稅金,傷害納稅人救濟的權益,最後主席卻因財政部說明沒有修改的必要,沒有通過稅捐稽徵法第39條修正案,蘇煥智認為復查的制度及訴願制度均應該一併廢止,行政法院應改為三級制,應該設立地方行政法院,應該就稅額及裁罰向地方行政法院提起訴訟,法院受理後通知稅捐機關及納稅人兩造,稅捐機關原則上應負舉證責任,由法院依訴訟程序裁判。這項修改,將會引起社會共鳴。蘇煥智也建議,司改最為詬病就是沒有司法官淘汰制度,而淘汰不適任司法官要有外部監督力量,法稅改革聯盟要結合其他司改團體一起推動,會更有效果。

【新聞】太極門弟子陳情行政院 要求遵守承諾監督財政部撤銷違法稅單

太極門弟子陳情行政院,要求行政院遵守承諾監督財政部撤銷違法課稅處分。

明明是稅務人員的錯誤開錯稅單,卻糾纏人民,陷入無效行政救濟的絞肉機裡不斷輪迴,其中被學者專家稱為「稅法228」的太極門冤稅案,就是典型案例,已經延宕23年沒有解決,1月11日司法節上午十點,太極門弟子代表再次前往行政院陳情,弟子小含指出,2018年12月19日陳情之後,院方當下給我們的回應,和後續的處理方式,感到不解、不滿,所以在司法節我們再回來,希望行政院能夠負起責任,監督財稅機關,依證據事實,依最高刑事法院判決結果,與2018年7月最高行政法院判決意旨,以行政程序法第117條,立即撤銷對太極門的所有違法課稅處分。行政院由財政主計金融處副處長王淑端代表接受陳情,財政部賦稅署謝主秘,台北國稅局磊副局長、沈科長,中區國稅局陳組長並列席說明。

太極門弟子小含表示,2018年12月19日當天,財政主計金融處的王副處長,台北市國稅局的副局長、賦稅署的長官也都在場,最後王副處長承諾要讓行政院的法規單位和法務部要共同研究,太極門案件使用行政程序法第117條,由國稅局自行依法、依職責撤銷的適用性,還有2011年12月9日行政院召開跨部會議決議的公告調查結果作為撤銷依據。

可是後來收到的公文,卻發現行政院只是發文給財政部,要財政部與法務部自己研究。而財政部收到文後,又以「賦稅署」的名義,移文給中區國稅局要求回覆。跟將近一個月前承諾人民的完全不同,公務機關可以這樣敷衍人民的陳情?!憲法第53條規定:「行政院為國家最高行政機關。」基於行政一體,必須為行政院所屬機關的整體施政表現負責。怎能用公文移來移去的方式耍人民?

小含說明太極門冤稅案一開始就錯誤,已經延宕23年,在財政部訴願委員會與行政法院也勝訴18次,去(2018)年7月最高行政法院的判決更明確指出太極門的本質就是氣功武術修行門派,敬師禮是贈與,既然刑事三審級法院判決太極門無罪無稅確定,並認定敬師禮是贈與性質,國家也給太極門冤獄賠償,政府機關和全國人民都應該遵守司法的確定判決。何況行政院是國家最高行政機關,如果縱容財政部和國稅局這些行政人員藐視司法的確定判決,就是在宣告台灣是個沒有法治的國家,是稅捐機關治國。

太極門弟子小皓表示,一個自始由檢察官不實且違法的起訴書,國稅局未等待法院判決所得性質,而且未依職權調查就依照起訴書資料開出稅單,就已經是違法!這些政府的錯誤,為什麼要我們來背?國稅局不依照2007年刑事法院三審判決太極門無罪無稅,就是違法!國稅局依照2011年行政院跨部會議指示進行公告調查也取得了7,401份贈與申明證據,之後卻濫權恣意將敬師禮劃分一半是贈與、一半是學費,再次違法開出稅單,這樣對嗎?真的很難相信在一個號稱民主法治的國家,一個案子竟然延宕23年了,還沒有辦法解決!!

另一位弟子小瑜反問,行政院身為財政部的上級機關,應該要負起責任,直接修正錯誤,怎麼會還推來推去,還在要等什麼?弟子小毅也說,我們多次走上凱道,越來越多專家學者注意到這件離譜的冤錯假案,也從這件案子發現台灣稅法環境存在許多的問題,更有外國媒體開始報導,難道各位希望政府官員的醜態傳遍世界各地,讓大家知道國家最高的行政機關,竟然放任國稅局官員踐踏五權憲法、踐踏一國尊嚴?

太極門弟子陳會計師表示:「政府倒退嚕嗎?」2011年12月9日行政院召開跨部會議,決議不能再用刑案不實起訴資料做課稅依據,並由國稅局公告2個月調查敬師禮性質,調查結果如為贈與,則依法終結稅務冤案。調查結果7,401份證據皆表示敬師禮為贈與,與刑事法院三審判決的結果相同。行政院只要延續決議,並依照最高行政法院107年訴字422判決,召集會議用行政程序法第117條就可以解決問題,行政院不要倒退嚕,還要靜待多久,還要研議什麼?人民如何得到政府信賴保護!?

行政院由財政主計金融處副處長王淑端(左三)代表接受陳情,財政部賦稅署謝主秘,中區國稅局陳組長、台北國稅局磊副局長、沈科長,並列席說明。

財政主計金融處副處長王淑端表示,稅務案件權責機關還是在國稅局,行政院會督促財政部處理,財政部賦稅署謝主秘表示,賦稅署會協助台北、中區國稅局先了解爭點,再提出來與法務部研議,用行政程序法第117條解決的可行性。

太極門義務辯護律師蔣瑞琴表示,23年我們忍無可忍,違法錯誤的課稅處分,財政部及國稅局本來就可以依法、依職責自行撤銷,根本不須要等候法院判決,此乃依法行政、行政機關自行認錯更正之職責。太極門案最高行政法院具有拘束力之法律見解,即「敬師禮為贈與及太極門不是補習班,確定為新事實及新證據」,國稅局應遵守法院判決,立即主動終結違法稅單,實現納稅者權利保護。太極門數萬家庭一心期盼的只是一個公道;太極門師徒不曾放棄對真相的堅持、對正義的追求,仍願相信台灣是個以民為主的法治國度,人權是這個國家的核心價值。希望行政院本於民主法治精神及世界人權宣言、國際人權兩公約所保障之基本人權,依職責督促財政部和國稅局自行撤銷違法課稅處分,依法終結冤稅,以維法制、保障人權。

【新聞】國稅局局長說謊?!黃背心近千包圍台北國稅局 陳志龍教授揭發財稅幫罪行

台灣黃背心運動成為國際焦點,引起法新社、美聯社、CNN等40多國、360多家媒體報導。對照法國黃背心運動,均因財稅施政導致民怨高漲,蔡英文能否比照馬克宏傾聽民意?1月11日是司法節,最諷刺的是人民並沒有受到法律保護,賦稅正義蕩然無存,政府放任財稅機關濫稅成習,迫害無辜人民。近千位黃背心民眾再度包圍台北國稅局,要揪出法稅毒瘤,更怒斥稅務獎勵金違法,讓台灣人陷入稅暴力陰影。法稅改革聯盟發起人陳志龍教授到場揭發國稅局罪行,德國Osnabrueck(歐斯納布魯克)大學駐台教授連福隆等多位專家學者為民發聲。

近千位黃背心民眾再度包圍台北國稅局,要揪出法稅毒瘤,更怒斥稅務獎勵金違法,讓台灣人陷入稅暴力陰影。

2019年元旦蔡英文總統宣布將超徵還利於民以來,財政部數度更正超徵金額,令人質疑政府部門的公信力,造成超徵為人詬病的稅務獎勵金,1月10日於立院表決「廢除稅務獎勵金」一案,結果遭立委護航而沒有通過,僅凍結預算十分之一,更引發群眾情緒憤慨。

連福隆教授表示,法稅改革聯盟觀察台灣司法以來,發現台灣其實是沒有司法的,太極門案件已經在2007年7月13日刑事三審無罪、無稅,但國稅局一再開出稅單。尤其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林秋華法官面對記者問:「有那麼多有利的證據為何沒有採用?」林秋華竟回:「我有看過,但因為年紀大了,忘記了。」一個身為司法人員的法官忘記有利人民的證據,他的裁判書竟然是抄國稅局的見解。真的是太可惡了!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怎麼可以這樣受政府的霸凌!

台北國稅局局長許慈美在媒體公然說太極門冤稅案要等台中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法稅改革聯盟指出,台北國稅局開出的稅單,行政訴訟係屬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審理,為何要等台中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且目前台北國稅局已四次被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判決敗訴,許慈美局長竟然公開在媒體說謊,引起民眾強烈不滿,並大聲吶喊「平反稅務冤案」、「撤銷違法稅單」、「國稅局長說謊」、「許慈美出來面對」。志工表示大多數的公務人員都是奉公守法,但居高位的官員只為自己利益,我們台灣還有未來嗎?

台北國稅局局長公然說謊,引起民眾強烈不滿,並大聲吶喊「平反稅務冤案」、「撤銷違法稅單」、「國稅局長說謊」、「許慈美出來面對」。

陳志龍指出,台灣的司法、稅法、行政法院全部被財稅幫踐踏、侵害人權,公部門以層層拒馬及警力隔開人民,其實躲在門裡面的不懂得什麼是公平正義,認為自己才是威權的主人。其次,沒有法治概念,眼中只有money(錢)和power(權力),愛錢不愛人民。台北國稅局局長許慈美竟不承認最高行政法院的判決,連法院名稱也搞錯。檢察官、警察的獎金早就被刪除,財稅人員不但可領年終獎金,還要領1.3億的稅務獎勵金,自己編錢進入自己的口袋是侵佔公物罪,瀆職又圖利自己的行為,用稅來霸凌人民,一方面領稅務獎勵金,一方面要基層去亂開稅單。陳志龍呼籲許慈美局長「如果你尊重民主,尊重法治,請下來跟人民對話。」陳志龍強調,製造假造的證據,沒有事實搞出來的都是假案,加害人都應該要站出來負責與面對!

陳志龍指出,台灣的司法、稅法、行政法院全部被財稅幫踐踏、侵害人權,製造假造的證據,沒有事實搞出來的都是假案,加害人都應該要站出來負責與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