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職權調查有極限 課稅要依法律與證據

4月1日為世界公民日,基於天賦人權,國際人權兩公約與世界人權宣言皆明文,國家有義務保障人人享有經濟、社會文化、公民及政治權利,以及言論、信仰、免於恐懼與匱乏的自由。台灣近年經濟不振、民生凋蔽,公民人權是否已被侵蝕?3月30日世界公民日國際論壇於台大舉辦,邀請律師、專家等,以實際案例就現今行政、司法、立法探討台灣公民權利與改革之道。

閱讀全文 “【新聞】職權調查有極限 課稅要依法律與證據”

【新聞】國家存在,不是讓人民過得更苦! 世界公民日論壇 學者呼籲落實賦稅人權

圖一: 2019年世界公民日國際論壇「法稅真改革 良心救台灣」,第三場論壇由東吳大學法律系專任教授鄧衍森主持(中),與談人包括(左起)誠遠商務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王健安、輔仁大學法律系教授吳志光、高雄大學財經法律學系教授張永明、北社理事陳逸南、浩信法律事務所總監陳祖祥。

在人權團體疾呼台灣「人權倒退」,台灣人窮得只剩小確幸的現在,由公民自覺發起的賦稅人權革命,正成為救台灣的核心力量。在「世界公民日」前夕(3/30),由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等十五個國內外民間團體合辦的2019年世界公民日國際論壇「法稅真改革 良心救台灣」-賦稅人權白皮書 法稅改革建言,學者專家呼籲政府別讓台灣窮得只剩下良心!唯有落實賦稅人權,平反沉冤23年的太極門稅務案件,拯救人民免於稅災之苦,才能翻轉台灣。

閱讀全文 “【新聞】國家存在,不是讓人民過得更苦! 世界公民日論壇 學者呼籲落實賦稅人權”

【新聞】YouTuber冏星人:發現原來我也是受災戶!

(記者姜希仁/台北報導)中華人權協會、法稅改革聯盟、中華民國記帳士公會全聯會等單位日前共同舉辦「2018年賦稅人權校園PK賽」,當天共有來自全國各地15所大學的大學生及研究生報名參加。受邀擔任評審的知名YouTuber冏星人表示,「每一個學生的論點,和他們發言的口條和姿態,完完全全大出我所料,如果說台灣的年輕人都是這樣子的話,那我們國家就有救了。」王健安律師也讚道,「參賽團隊講出來的論述,不管是法律的內容,或是一些論述的內容,就我自己在業界的感覺,就已經比很多的專業律師、會計師來得更具體,對我來講非常驚訝的,非常好的公民教育。」

 

「發現原來我也是一個受災戶!」冏星人在開場時提到,所謂萬年稅單這件事情,雖然還沒有經歷過,但是完全可以理解那種心情。「有時候你明明繳過的東西,然後莫名其妙單子又跑過來了。」她說因為實在太忙了,不想跟公家機關糾纏,並且覺得自己不可能贏,所以就乾脆這樣繳下去,「這樣子下來,也不知道我損失了多少錢。」

 

冏星人認為,尤其當稅災發生在一個生活上並不是那麼寬裕的人身上,那是一種非常不人道的逼迫,「我知道這是不行的!」「這個問題今天不管是發生在有錢人身上,還是貧窮人身上,都應該得到解決。」她並指出,財稅機關在還搞不清楚某些新興行業的特質及運作模式的情況下,僅憑自己模糊的認知去徵稅,就想先把錢拿過來再說,這種心態很不可取。

 

「萬年稅單會造成怎樣的一個狀況,不管是源自於所謂司法機關的毒害,或者是行政機關的消極不作為,就會讓我們覺得,當我收到一個稅單,會不會就變成下一個萬年稅單。」王健安律師認為,這是非常嚴重的本質問題,是一定要解決的。

 

財經專家徐嶔煌也是當天的評審之一,也現身說法自身案例。一向按時繳稅的徐嶔煌,去年底收到一筆8千多塊的補稅單,正感納悶,才發現原來是2014年時,一位在高雄開牛肉麵店的朋友,因周轉缺錢跟他借了15萬,沒錢還的友人便將他當成牛肉麵店的合夥人。這間店後來生意不好收起來,結果國稅局把友人設算的所得,當成是這家店賺到的錢,並認定友人一定有分配一筆錢給他這位股東所以一筆我從來沒有的所得,就變成是我的收入。

 

8千多塊的稅從天上掉下來,徐嶔煌第一個反應是打電話去開單的北區國稅局,請他們提供他確實有拿到這筆錢的依據或帳戶資料證明,結果反被要求要自行舉證!他跟國稅局說,如果他們的態度還是這樣的話,他就天天在政論節目譴責這類的事情!國稅局於是拜託他提出復查,徐嶔煌認為錯又不在自己,憑什麼還要我提出復查?最後國稅局派人把復查的函跟範例送給他,拜託他簽名就好,把這件事情送到復查的程序去,徐嶔煌一整個覺得很誇張!

 

2017年新增近936萬件欠稅欠費被強制執行案件,全台灣平均每10人就有4人會遇到欠稅欠費被強制執行的問題,很多稅災戶就近在眼前,誰也難保下一個不會輪到自己。參賽學生分析,國稅局依照解釋函令向人民亂課稅、開出不合理的稅單,主要是沒有法源的「稅務獎勵金作業要點」的關係,從高官到基層都有獎金可以領,他們因此建議廢除稅務獎勵金制度和不合乎時宜的解釋函令,更呼籲監察院發揮監督政府的權力,讓稅制更為完善,避免國稅局用解釋函令繼續開出不合理的稅單。

知名YouTuber冏星人認為,財稅機關在還搞不清楚某些新興行業的特質及運作模式的情況下,僅憑自己模糊的認知去徵稅,就想先把錢拿過來再說,這種心態很不可取。

財經專家徐嶔煌也是「2018年賦稅人權校園PK賽」的評審之一,現身說法自身稅災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