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德國駐台教授連福隆:立法院製造惡法創造政府犯罪

為慶祝「世界公民日」系列活動,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台灣)等十五個海內外民間團體3月30日於台大梁國樹國際會議廳共同舉辦—2019年世界公民日國際論壇「法稅真改革、良心救台灣」賦稅人權白皮書 法稅改革建言。德國歐斯納布魯克(Osnabrück)大學駐台教授連福隆直言,「立法院是製造惡法的機關。」真理大學財經學院法律學系助理教授林燦都指出「指標性案件—法稅228」,人民一定要堅持下去,直到國家承認錯誤。

德國歐斯納布魯克(Osnabrück)大學駐台教授連福隆直言,「立法院是製造惡法的機關。」課稅權必須受到監督,違法官員必須受到懲處甚至刑法制裁,人民的權利才能被保護。
閱讀全文 “【新聞】德國駐台教授連福隆:立法院製造惡法創造政府犯罪”

【新聞】稅制不改 青年的未來只是夢

圖一: 3月29日熱血青年站出來搶救賦稅人權,一群國小、國中、大學及即將畢業的新鮮人們,站在街頭為法稅改革發聲。

今年3月29日青年節適逢週五,有一群法稅改革聯盟的青年志工,為台灣法稅沉痾嚴重,亟需改革在街頭而站,希望引動民眾覺醒意識,並督促政府改革稅制,保障賦稅人權,改善台灣的經濟環境。

閱讀全文 “【新聞】稅制不改 青年的未來只是夢”

【新聞】勿成納稅人加害法 各界呼籲納保法要翻修

圖一:由民間團體、學者專家等,共同舉辦納稅者權利保護法修法系列公聽會,透過與企業、產業、村里長對話,體檢不合時宜法條,修掉阻礙台灣經濟發展法條,讓人民有感!

納稅者權利保護法(以下簡稱納保法)上路已經超過一年,立法院預算中心報告指出,目前各區國稅局共有99位納保官,截至去年(2018)8月底辦理納稅者權利保護結案案件計163件,相對每年仍高達4,000餘件稅務復查案件明顯偏低,報告分析,納稅人對納保官制度或不熟悉或不信任,以致尋求協助者少,仍習慣以行政救濟解決稅務爭訟案件。

閱讀全文 “【新聞】勿成納稅人加害法 各界呼籲納保法要翻修”

【新聞】李念祖談「撤另處」造成萬年稅單怪現象

文章及圖片出處:PEOPO公民新聞

2015.11.09 01:13

記者吳振昕/台北報導


李念祖質疑行政法院把「撤銷另為處分」當作基本動作,造成全世界只有台灣才有的「萬年稅單」怪象。

理律法律事務所成立50週年,特別舉辦法治稅制系列研討會,9月18日(五)以「全球化時代下台灣稅制的『變』與『不變』」為主題,探討實務上長期存在之萬年稅單問題。理律法律事務所執行長李念祖律師表示,行政法院法官沒有終判的權力意識,只有秩序意識,把「撤銷另為處分」當作基本動作,造成全世界只有台灣才有的「萬年稅單」現象,並對現今行政法院心態提出強烈的質疑:「打完行政訴訟還可以重新調查,這要行政訴訟制度幹甚麼?」

    為何全世界只有台灣才有「萬年稅單」的怪現象?李念祖表示,造成這個現象主要是行政法院採取裁決主義而不採原處分主義,那就表示訴訟要爭執的是裁決,但是在法院廢掉了復查決定以後,不可能認為原處分有效,因為復查決定應該已經取代原處分了,如果原處分有效的話,法院為什麼不審?既然採取裁決主義就不可能還認為原處分還有效。然而法官卻常常用「撤另處」(撤銷另為適法之處分)來規避這個問題,所有行政法院很少廢棄原處分,「撤另處」成為基本動作。「撤另處」好像解決裁決處分的問題,但稅務機關以此作為理由,讓原處分的時效繼續不終止、不中斷,而得以再開出「重核復查決定」的稅單,讓人民重新再走一次行政救濟程序,這就是造成萬年稅單的原因之一。

    李念祖比喻就好比初中數學老師提到之「套套邏輯」一樣的荒謬。舉例,有一個人到麵店點牛肉麵。老闆說牛肉麵賣完了,請他改吃三鮮麵;客人答應了,於是老闆上了一碗三鮮麵給他。吃完後,老闆要向客人收三鮮麵的錢,客人卻說我是點牛肉麵啊!老闆說那就收牛肉麵的錢,客人說,可是我沒吃到牛肉麵啊!明明已經改成吃三鮮麵了(復查決定),為什麼原先點的牛肉麵(原處分)還在呢?不是早該被廢棄了嗎?搞了半天,判決(吃麵)後,竟然還回到原點(不必付錢),令人匪夷所思。

    李念祖指出萬年稅單的矛盾點,如果原處分是100元,復查決定是98元,行政法院判決只撤銷復查決定98元,卻不撤銷原處分100元,難道是要人民打贏了行政訴訟,卻要付更多稅嗎?這樣道理不通。「司法思考行政機關做的對或不對,是從保障人權角度;司法尊重行政,並不是行政權所做的事情,司法不能裁決。」李念祖從萬年稅單問題中質疑,行政法院失去司法存在的功能。

    李念祖認為,司法機關最值得做的是判斷行政機關到底對不對,最重要的功能是保障人民權利,不然根本不需要行政法院,我國法治國家權力分立就會化為烏有。

    回歸到憲法第19條「人民有依法納稅之義務」,李念祖認為憲法第19條牽涉到財產權。但就司法密度而言,財產權是最寬鬆的,因此法官比較不會用嚴格的態度看稅的問題。但其實國家稅制牽涉到的基本人權還更多,尤其是採取對納稅人限制住居時的正當程序非常重要。

    李念祖提到,憲法第19條大家都認為納稅是人民的憲法義務,但葛克昌教授很早就說這不是憲法義務,而是法律層級的義務。人民是有依法律納稅的義務。從憲法正當性來談稅的問題,就會讓憲法第19條更豐富的解釋。稅的定義是甚麼?稅和徵收不一樣,因無補償,也非對特定財產,稅不同於徵收。只要立法者說可以課就課嗎?稅有固有之定義嗎?大法官從未做過解釋,也是該思考的方向。

    談到「量能課稅原則」德國曾發展出來課稅不過半原則,李念祖舉史記「平準書」上的故事為例,以前在漢武帝時代有一個很聰明的牧羊人叫卜式,他靠牧羊致富。漢武帝當年要伐匈奴,卜式跑去跟漢武帝上書說:邊疆打戰很需要勞費,我願意出一半的家產給皇帝。漢武帝派人去問卜式:是想做官嗎?還是有冤情要上告嗎?他說都不是。又問為何要做此事?卜式說,出力的人到邊疆去服戰送死,有財者應該要輸財,而匈奴可滅。漢武帝問丞相弘,丞相弘曰:「此非人情。不軌之臣,不可以為化而亂法,願陛下勿許。」丞相認為卜式這件事情,他拿出家產的一半,不盡人情。李念祖認為德國講不過半原則,是很有道理的,史記這則故事是很好的例子。

【新聞】台灣經濟為何難翻身?納稅權利義務背後不能說的祕密

圖一:3月10日在國父紀念館舉辦「法稅真改革 良心救台灣」系列論壇,聚集了關心台灣未來經濟與法稅問題的家專學者與民眾們。

在台灣納稅人的權利與義務有多嚴重失衡?2019年3月10日(日)法稅改革聯盟與國父紀念館合辦「法稅真改革 良心救台灣」系列論壇,各界專家學者特別指出,良稅興國,濫稅亡國,財政部國稅局用九千多條解釋函令在課稅,解釋函令沒有法律明確授權,而且有許多不合時宜且嚴重違反稅捐法定主義,加上行政法院無法為民伸張正義,稅制環境不佳,令外資不敢來、本土企業外移,現況再不改變台灣經濟不但難以翻身,遠景更是堪慮。

閱讀全文 “【新聞】台灣經濟為何難翻身?納稅權利義務背後不能說的祕密”

【新聞】納保法第一個要保障的:鵝感到痛苦就不能限制他叫!

「納保法對稅務判決的影響」研討會與會專家學者肯定越來越多行政法院法官站在賦稅人權的角度做出判決,更期待所有的法官都能自為判決,落實納保法保障人民基本權利的立法意旨。

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簡稱納保法)於2016年12月28日公布,2017年12月28日施行後,對稅務判決究竟發生哪些影響?2019年1月4日下午,由中興大學法律學系公法研究中心、社團法人中華法務會計研究發展協會主辦,誠品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協辦,公益信託誠品法務會計研究發展基金贊助的「納保法對稅務判決的影響」研討會在中興大學社管大樓舉辦,與會專家學者肯定越來越多行政法院法官站在賦稅人權的角度做出判決,更期待所有的法官都能自為判決,透過修法納保法可以更加完善,落實保障人民基本權利的立法意旨。

中興大學法律學系教授兼系主任林昱梅指出,2013-2017年高等行政法院一審終結的稅務案件高達24.8%,而自2011年起大法官釋憲的案件將近一半與稅務有關,所以處理稅相關問題應有憲法的高度。公益信託誠品法務會計研究發展基金主任諮詢委員黃鴻隆則肯定最高行政法院幾位用心的法官,做出好判決,也相信未來的判決會依個案的不同而有不同的考量,不再受判例的拘束。主持人東吳大學法律學院專任客座教授葛克昌表示,納保法公布施行以來,最高行政法院第四庭五位法官知道不是不告不理,而是既然有違法就應依納保法判,現已快40件;如今財政部也發覺會敗在納保法,雖觀念包袱很難扭轉,但相信會越來越有改變。

中正大學財法系特聘教授黃俊杰「以納稅者基本生存需求評析所得稅租金調整判決」為題指出,納保法第1條第1項立法目的明確規定,「為落實憲法生存權、工作權、財產權及其他相關基本權利之保障,確保納稅者權利,實現課稅公平及貫徹正當法律程序。」因此,國家應減除納稅者維持其家庭成員生存、健康與工作能力等必要範圍以外尚有剩餘者,才得行使課稅權;而依納保法第四條第一項規定,「納稅者為維持自己及受扶養親屬享有符合人性尊嚴之基本生活所需之費用」則為課稅禁區。所以,法定免稅額為法律所宣示之法定非稅標的,並非稅捐之優惠。他舉某租金調整之爭議案件為例,深入探討租金調整法令依據之憲法界線,指出該案財政部命令涉及稅基認定,卻未經所得稅法授權,亦未設定最高限制及適當調整機制,已違背憲法第15條關於生存權及財產權之保障,與第23條之比例原則、核心領域(本質內涵)保障及剝奪禁止原則;得聲請釋憲。

中正大學財法系特聘教授黃俊杰指出,法定免稅額為法律所宣示之法定非稅標的,並非稅捐之優惠。

中興大學法律學系教授李惠宗以「納保法上『經濟觀察法』與『推計課稅』規定對稅務判決的影響」為題指出,依納保法第3條第1項,納稅既是義務也是權利,人民有權利要求國家必須「依法」、「遵循程序」課稅,也有權拒絕繳納非法課稅。他分析2017年至2018年12月15日24件最高行政法院依據納保法的判決,發現引用最多的是第7條有關經濟觀察法的運用,其次是第14條有關推計課稅的容許與限制,並逐一舉例說明且提出條文修改建議。從最高行政法院的24件判決,可看到有利於納稅者的觀點與實質,但原判決廢棄發回後,如何審理訴願決定及復查決定,更重要的是「原核課處分」的合法性有無被認真檢討。他認為,納保法第21條應加上第1項規定:「稽徵機關對於復查之申請,應就稅捐構成要件事實全面重新審查。復查決定應取代原核課處分。」才能徹底解決萬年稅單的問題。

中興大學法律學系教授李惠宗表示,納保法應增加「復查決定取代原核課處分」之規定,才能徹底解決萬年稅單的問題。

高雄大學財經法律學系教授張永明以「納保法上『總額主義』精神與『自為裁判』規定對稅務救濟的影響」為題,探討納保法第21條稅務爭訟改採總額主義之精神,亦即納稅者在訴願決議前或行政訴訟事實審言詞辯論終結前,得增加或變更主張課稅處分違法事由,以及行政法院應自為裁判,核實確認納稅者之應納稅額等規定。張永明指出,早期稅捐稽徵法第35條規定須繳納應納稅額半數始得提起行政救濟之限制,已被司法院釋字第224號解釋宣告違憲,於1990年被刪除。然而,第39條卻規定納稅人欲產生停止稅務案件執行之效果,仍須繳納半數之應納稅額或提供相當之擔保,並提起行政救濟。但因對課稅依據或內容有爭議,而逾期不繳納稅款者,是否也適用提起救濟不停止執行之原則,則有探討之餘地。

高雄大學財經法律學系教授張永明認為,對課稅依據或內容有爭議,而逾期不繳納稅款者,是否也適用提起救濟不停止執行之原則,有探討之餘地。

葛克昌強調,拔鵝毛拔得越多,鵝叫的聲音最少的稅務行政,是君主專政時期的想法;在民主法治國家,鵝毛拔多少是國會專屬事項,跟行政機關、司法機關無關。司法機關要保障納稅人權益,最重要的就是鵝感到痛苦,就不能限制他叫。葛克昌認為,提起救濟不停止執行,應限於補稅的處分不及於處罰。因為根據稅捐稽徵法,稅額確定後才能移送執行,才可以處罰;本稅要考慮量能平等負擔,處罰則要考慮無罪推定。既然在救濟期間還沒確定,就沒有處罰的問題,就沒有執行的問題。稽徵機關以「保全」方式讓人民的財產不能移轉,不能處分,這樣的脫法行為,不可原諒。因為保全是為了預備將來能夠執行,既然連執行都不行,還可以保全嗎?

東吳大學法律學院專任客座教授葛克昌表示,拔鵝毛拔得越多,鵝叫的聲音最少的稅務行政,是君主專政時期的想法;在民主法治國家,鵝感到痛苦,就不能限制他叫。

【新聞】太極門弟子陳情行政院 要求遵守承諾監督財政部撤銷違法稅單

太極門弟子陳情行政院,要求行政院遵守承諾監督財政部撤銷違法課稅處分。

明明是稅務人員的錯誤開錯稅單,卻糾纏人民,陷入無效行政救濟的絞肉機裡不斷輪迴,其中被學者專家稱為「稅法228」的太極門冤稅案,就是典型案例,已經延宕23年沒有解決,1月11日司法節上午十點,太極門弟子代表再次前往行政院陳情,弟子小含指出,2018年12月19日陳情之後,院方當下給我們的回應,和後續的處理方式,感到不解、不滿,所以在司法節我們再回來,希望行政院能夠負起責任,監督財稅機關,依證據事實,依最高刑事法院判決結果,與2018年7月最高行政法院判決意旨,以行政程序法第117條,立即撤銷對太極門的所有違法課稅處分。行政院由財政主計金融處副處長王淑端代表接受陳情,財政部賦稅署謝主秘,台北國稅局磊副局長、沈科長,中區國稅局陳組長並列席說明。

太極門弟子小含表示,2018年12月19日當天,財政主計金融處的王副處長,台北市國稅局的副局長、賦稅署的長官也都在場,最後王副處長承諾要讓行政院的法規單位和法務部要共同研究,太極門案件使用行政程序法第117條,由國稅局自行依法、依職責撤銷的適用性,還有2011年12月9日行政院召開跨部會議決議的公告調查結果作為撤銷依據。

可是後來收到的公文,卻發現行政院只是發文給財政部,要財政部與法務部自己研究。而財政部收到文後,又以「賦稅署」的名義,移文給中區國稅局要求回覆。跟將近一個月前承諾人民的完全不同,公務機關可以這樣敷衍人民的陳情?!憲法第53條規定:「行政院為國家最高行政機關。」基於行政一體,必須為行政院所屬機關的整體施政表現負責。怎能用公文移來移去的方式耍人民?

小含說明太極門冤稅案一開始就錯誤,已經延宕23年,在財政部訴願委員會與行政法院也勝訴18次,去(2018)年7月最高行政法院的判決更明確指出太極門的本質就是氣功武術修行門派,敬師禮是贈與,既然刑事三審級法院判決太極門無罪無稅確定,並認定敬師禮是贈與性質,國家也給太極門冤獄賠償,政府機關和全國人民都應該遵守司法的確定判決。何況行政院是國家最高行政機關,如果縱容財政部和國稅局這些行政人員藐視司法的確定判決,就是在宣告台灣是個沒有法治的國家,是稅捐機關治國。

太極門弟子小皓表示,一個自始由檢察官不實且違法的起訴書,國稅局未等待法院判決所得性質,而且未依職權調查就依照起訴書資料開出稅單,就已經是違法!這些政府的錯誤,為什麼要我們來背?國稅局不依照2007年刑事法院三審判決太極門無罪無稅,就是違法!國稅局依照2011年行政院跨部會議指示進行公告調查也取得了7,401份贈與申明證據,之後卻濫權恣意將敬師禮劃分一半是贈與、一半是學費,再次違法開出稅單,這樣對嗎?真的很難相信在一個號稱民主法治的國家,一個案子竟然延宕23年了,還沒有辦法解決!!

另一位弟子小瑜反問,行政院身為財政部的上級機關,應該要負起責任,直接修正錯誤,怎麼會還推來推去,還在要等什麼?弟子小毅也說,我們多次走上凱道,越來越多專家學者注意到這件離譜的冤錯假案,也從這件案子發現台灣稅法環境存在許多的問題,更有外國媒體開始報導,難道各位希望政府官員的醜態傳遍世界各地,讓大家知道國家最高的行政機關,竟然放任國稅局官員踐踏五權憲法、踐踏一國尊嚴?

太極門弟子陳會計師表示:「政府倒退嚕嗎?」2011年12月9日行政院召開跨部會議,決議不能再用刑案不實起訴資料做課稅依據,並由國稅局公告2個月調查敬師禮性質,調查結果如為贈與,則依法終結稅務冤案。調查結果7,401份證據皆表示敬師禮為贈與,與刑事法院三審判決的結果相同。行政院只要延續決議,並依照最高行政法院107年訴字422判決,召集會議用行政程序法第117條就可以解決問題,行政院不要倒退嚕,還要靜待多久,還要研議什麼?人民如何得到政府信賴保護!?

行政院由財政主計金融處副處長王淑端(左三)代表接受陳情,財政部賦稅署謝主秘,中區國稅局陳組長、台北國稅局磊副局長、沈科長,並列席說明。

財政主計金融處副處長王淑端表示,稅務案件權責機關還是在國稅局,行政院會督促財政部處理,財政部賦稅署謝主秘表示,賦稅署會協助台北、中區國稅局先了解爭點,再提出來與法務部研議,用行政程序法第117條解決的可行性。

太極門義務辯護律師蔣瑞琴表示,23年我們忍無可忍,違法錯誤的課稅處分,財政部及國稅局本來就可以依法、依職責自行撤銷,根本不須要等候法院判決,此乃依法行政、行政機關自行認錯更正之職責。太極門案最高行政法院具有拘束力之法律見解,即「敬師禮為贈與及太極門不是補習班,確定為新事實及新證據」,國稅局應遵守法院判決,立即主動終結違法稅單,實現納稅者權利保護。太極門數萬家庭一心期盼的只是一個公道;太極門師徒不曾放棄對真相的堅持、對正義的追求,仍願相信台灣是個以民為主的法治國度,人權是這個國家的核心價值。希望行政院本於民主法治精神及世界人權宣言、國際人權兩公約所保障之基本人權,依職責督促財政部和國稅局自行撤銷違法課稅處分,依法終結冤稅,以維法制、保障人權。

【新聞】稅災戶控訴稅暴力霸凌 上千黃背心再圍財政部

圖一:蔡富強律師控訴,麻木不仁的政府根本沒有傾聽民意,太極門案三審無罪無稅判決確定已逾12年,卻還沒撤銷違法稅單,這根本是凌虐人民!

1/11司法節,台灣黃背心運動升溫,上千黃背心民眾再度包圍財政部,要揪出法稅毒瘤;砸水球、丟臭鞋抗議財政部欺騙小英總統,超徵絕非來自經濟成長!更怒斥稅務獎勵金違法、違憲,讓台灣人陷入稅暴力的痛苦深淵。法稅改革聯盟發起人陳志龍教授、吳景欽教授、連福隆教授、黃俊杰教授、台灣北社陳逸南理事及前台南縣長蘇煥智律師、李彥秀立委、人權文化協會副理事長吳進生等多位專家學者齊聚現場聲援。

閱讀全文 “【新聞】稅災戶控訴稅暴力霸凌 上千黃背心再圍財政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