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行政執行官請將心比心 不要當吃人老虎

文章出處:新公民議會

2019/7/4陳羚郁

行政程序法:「行政行為應有多種同樣能達成目的之方法時,應選擇對人民權益損害最少者,採取之方法所造成之損害不得與欲達成目的之利益顯失均衡」。

媒體報導「台南玉井1名徐姓男子,因滯欠酒駕罰鍰、稅金等合計約12萬餘元,4月11日行政執行署台南分署派員查封市值約200多萬元之3樓透天厝後,16日由親屬到分署代為全數繳清。」,雖然該案很快的得以結案,但執法人員也高興太早,應「哀矜勿喜」,因這種執行方式,只會讓人覺得政府是吃人老虎,畢竟12萬多元並不是大數目,可採用分期方式完成,不是嗎?

閱讀全文 “【新聞】行政執行官請將心比心 不要當吃人老虎”

【新聞】親子共同參加公民運動 法稅教育從小開始

法稅改革聯盟5月27日舉行了一場名為《全面睡醒 翻轉未來!Wake Up Taiwan!》大遊行。遊行隊伍從自由廣場出發,場面盛大熱鬧,行經凱達格蘭大道、公園路、館前路、忠孝東路,最後抵達華山中央藝文公園,遊行民眾接著參加草原音樂會以及法稅嘉年華活動。

 

現場專家、學者及各界聲援,德國奧斯納布魯克大學駐台教授連福隆表示,「我們的努力是要讓台灣成為透明的國家,不讓財稅單位用黑手、黑箱遮住政府,我們的財稅單位將稅法、行政法都刑法化,這是國家悲哀。國家主權屬於全民,我們主張超徵要退還人民。人民要站出來主張我們是主人,行政、立法、司法都是民眾授權給政府的,人民勇敢站出來的時候,就是我們人民作主的時候,我們主張人民有尊嚴,不退讓、不放棄,不把人民當主人的政府,我們要用選票推翻他。」

 

這場活動吸引成千上萬的民眾參加,呼籲政府改革,落實賦稅人權,扭轉頹勢,一起翻轉台灣。中壢地區某國小老師班親一日遊,近20人結伴參加這場法稅嘉年華活動,父母和孩子一起闖關,玩得很開心,成功闖關兌換獎品拍照打卡,親子同遊,寓教於樂,一位媽媽說:「很高興參加這場活動,充實自己的法稅常識,原來收到稅單要先看清楚,人民誠實納稅,國家也要依法課稅。」另一位媽媽說:「參加完活動才發現自己也是稅災戶,因為不知要申請自用住宅,溢繳了好幾年的稅,自己的權益要自己爭取,這活動很有意義。」還有一位媽媽說:「親自到現場參與才真正感受到,法稅改革聯盟志工無私的付出及貢獻,為了我們的下一代,為台灣的未來,真心向在場每位志工,致上最高的謝意,辛苦了,台灣有您們真好!」

老師家長班親一日遊,參加《全面睡醒 翻轉未來!Wake Up Taiwan!》充實法稅知識,快樂行。

法稅改革聯盟志工設攤位,讓民眾闖關,兌換獎品。

親子一同參加《全面睡醒 翻轉未來!Wake Up Taiwan!》大遊行,公民運動從小教育。

【新聞】連福隆呼籲:莫讓納保法變成納稅人加害法!

記者章凱曦/台北報導

20180115新聞公聽_a4778連福隆呼籲莫讓納保法變成納稅人加害法
臺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理事連福隆教授指出,行政、立法、司法是人民授權給國家的權力機構,因此國家的公權力都要以服務人民的基本權利為首要。

閱讀全文 “【新聞】連福隆呼籲:莫讓納保法變成納稅人加害法!”

【遍地開講】笨蛋,問題在稅制 律師開講 揭露低薪、沒有未來的元凶

1月14日/國父紀念館

20180118新聞論壇_a4790笨蛋問題在稅制律師開講沒有未來的元凶1
舉行「法稅真改革 良心救台灣」論壇,刑男律師蔡富強開講,打爆法稅不平,揭露台灣低薪、年輕人看不到未來的元凶,全場爆滿座無虛席。

閱讀全文 “【遍地開講】笨蛋,問題在稅制 律師開講 揭露低薪、沒有未來的元凶”

【好文】陳志龍教授:拆威權的牆 築人權的橋

2017年12月11日
作者:陳志龍

 

mountain-1698267_640

 

文章出處:中時電子報言論版

台灣雖然在1987年解嚴,但是因為是寧靜革命,加上人民沒有真正要求落實轉型正義,導致表面上步入民主法治;但實際上,戒嚴的威權思考與體制,依舊殘存。造成侵犯人權的高牆。

益以,人權認知、權力分立的問題,並沒有在立法、行政、司法,徹底轉型。這個故舊思考仍存,沒有去假求真,導致行政官僚的恣意、依舊故步自封,渠等所作所為,悖離憲法、人權保障。而司法,很多人尚不知道司法應該是獨立的,負有審查真偽的機制,仍如同戒嚴司法,站錯邊,站到統治者那邊,忘記其負有積極法治功能,維護人權的當代啟蒙司法機制。其中,尤以行政法院,在某些認知,仍持舊貫,最令人詬病。

台灣行政恣意,蔑視憲法基本人權,公然為公權力侵害自由,其中尤以限制出境、出海的現制,實在顯示對於人權、法制的否定,甚至落入困境。職是,觀念的轉變、立法、行政、司法的理性發展,確屬要務。

A.觀察現象:

現行的限制出境,主要分為行政法與刑事法兩種。在刑事法的限制出境,沒有法律明文限制其條件外,致造成莫名其妙被剝奪出境的行動自由,且往往慢長的剝奪。為此,在立法院有蔡易餘等16名委員、段宜康等18名委員提出「刑事訴訟法部分條文修正案」。針對目前的限制出境、限制出海的處分,違反憲法的法律保留、法官保留,而要在立法上對於相關限制,予以明定條文,尤其是要件、期間與次數的「遊戲規則」進入立法保障。

但限制出境,最為不明確、恣意、流濫者,應該是行政法的限制出境。尤其是稅捐稽徵法、入出國及移民法的相關規定,似乎只佔在威權時代的「行政高權」的單方面角度,蔑視人權保障的當代法治潮流。由於台灣的稅捐稽徵法,還是戒嚴思考的產物,導致其超越一般行政罰,只能夠對於財產,竟然還有剝奪、限制人民自由的行政處分。將人民關進高牆黑暗中!

目前因欠稅動輒對人民為出境管限制,所依據的並沒有目的性的構出要件要素。目前只有欠稅達一定金額,表面上說在「租稅保全」,但怎麼可以剝奪、限制行動自由,根本欠缺目的性。如依稅捐稽徵法第24條第3項規定欠稅已達200萬元以上,符合「限制欠稅人或欠稅營利事業負責人出境規範」規定,就限制其負責人出境時,應以全體董事為限制出境對象。因此,全體董事遭限制出境。前司法院副院長城仲模表示,限制出境影響人民遷徙自由,侵害工作權利,又沒有法律上的明確規定,已嚴重侵害人民權利,有必要探討是否讓限制出境法制化。

B.分析:

當新世代,政經瞬息萬變,而啟蒙運動,已經是人權至上。所以,除官僚、除威權、除納粹、除神秘化,早為21世紀的價值;然台灣還是沒有和人權法治接軌,台灣的公權力仍是戒嚴時代的舊思維。

在當今,公權力對於人民的法益侵害行為,即是犯罪構成要件該當性的行為,而限制出境、出海,行政機關用來「綁架」人民的手段,本質上就是國家犯下了刑法第302條「剝奪行動自由罪」。而根據學理,國家的如此行為,就有強制罪、剝奪行動罪的構成要件該當性,是否具有「阻卻違法」理由,就應該要審慎考量。

C.批判:

不只《刑事訴訟法》是人權保障法;《稅捐稽徵法》也要是財產人權保障法,立法院的新立法,要轉變侵害人權的法律,成為保障人權的法律。

舊時代,行政權恣意凌駕人權,立法委員,應該站出來透過人權修法。限制出境,實務上多以1984年的最高法院刑事庭會議決議,賦予合法性,憲法規定,限制人民自由,一定要有法律,怎麼可以用一場會議決議,這顯然違憲。而把限制出境,當成限制住居的方法一種,也是牽強附會,二者概念不同,不容比附援引。

職是,立法明確性的法制化作業,刻不容緩,立法院應該站出來幫人民說話,強化人權保障。刑罰,對於自由、財產為剝奪或限制;而行政罰,則只能夠對財產為處罰。行政罰,不得超越,而進入自由法益的侵害。

在《稅捐稽徵法》的限制出境,只以達一定金額,就限制出境,已經有對於自由的侵害,這種行政罰,顯有問題。法律根本沒有對目的行為明確規定,所以國家的強制罪、剝奪行動自由罪行為,應該要嚴格限制使用,不應該隨便作出限制出境處分;否則就是行政權恣意,違反三權分立。

財政部與行政法院,沒有維護人權,仍不脫戒嚴稅法的暴力性質。為此,立法、司法的維護人權,幫助行政機關轉型,洵屬重要。

D.解決方案:

法治的立法:為杜絕行政權如此恣意的侵害人權,有必要立法增列「納稅人有逃亡之虞」的防逃保全的明文要件。才可進行政法上的限制出境;否則,不讓欠稅者到國外賺錢,根本就是租稅破壞,怎會是租稅保全,顯無實益,反而有害租稅徵收、租稅保全。

有關人權,如牛頓所說:「我們建構的是太多的牆,及太少的橋。」要拆戒嚴威權的牆;築起人權的橋。

刑罰,對於自由、財產為剝奪或限制;而行政罰,則只能夠對財產為處罰。行政罰,不得超越,而進入自由法益的侵害。在稅捐稽徵法的限制出境,只以達一定金額,就限制出境,已經有對於自由的侵害,這種行政罰,顯有問題。法律應該要有對目的性為明確規定,杜絕國家恣意的強制罪、剝奪行動自由罪行為。

(作者為前台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台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理事長)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通知我們,我們將盡快予以刪除,謝謝您。

【專家論點】台大法律系教授陳志龍:司法轉型正義要先找回良心

李秉芳/台北報導 2016-08-18

文章出處:民報

 

c23ce3b4-68ac-4c20-8487-671c5bb74307

 

台大法律系教授陳志龍今(18)日於台灣人權文化協會福爾摩沙教室演講,主題為「蔡政府司法轉型的困境」,陳志龍以企業SWOT分析點出台灣目前司法界的優勢與弱勢,指出台灣的司法長久以來被「地下皇帝」掌控,利益與權力綁架了司法人,大家相互勾結,必須先跟政治脫勾,才有可能「轉型正義」。

陳志龍指出,台灣司法權有病,主要問題在於有一個看不見的「地下皇帝」,政黨會輪替,但地下皇帝卻不會,地下皇帝四十年來操控整個台灣政壇,這是最嚴重的問題。司法的問題也已經蔓延到立法跟行政院,所以台灣司法已經生病了,問題必須解決。

陳志龍說,從1999年到2016年,司法的問題主要是把自己的獨立性給讓渡了,反而引進了權利power跟金錢money,導致司法的良心、公正、獨立喪失。現在到了2016年,台灣社會對司法已經失去信心,有84%的人都不滿意也不信任司法。

陳志龍認為台灣司法一直沒有獨立,成為民主法治的障礙,而且許多前朝的老舊官僚,依舊在新朝當官,也是台灣為何會假民主、一堆假案遲遲不能平反的原因。他認為除非除掉地下的司法權力跟利益的共犯結構,解決總統權力被綁架,結合公民的力量,趕走地下權力的病毒,才能真正改革司法。

陳志龍說,現在台灣的優勢在於民意跟民氣都已成熟,對新政府也有很高的期待,他也強調台灣的司法要脫鉤、脫離政治,陳志龍認為,目前司法在刑案方面已經覺醒,導入審檢分立的觀念,但行政法院卻沒有審稅分立的觀念,導致稅官集行政、立法、司法權於一身的亂象。

針對最近的司法院正副院長提名引起的爭議事件,陳志龍認為應該廢除司法院,回歸到只有法院就好,因為司法院可以控制人員調動跟升遷,這些「官員」掌控權太大,影響司法獨立性。

要解決現在台灣的司法亂象,陳志龍說,必須先找回良心,現在司法被公權力怠惰的惡習跟一小群人組成的利益權力集團所掌控,總統要正視這個問題,才能讓司法的轉型正義真正得以實現,台灣的民主法治才能繼續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