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蘇煥智:主要政黨及參選人應重視法稅改革議題

前台南縣長蘇煥智律師直言,總統大選即將到來,主要政黨及參選人應要非常重視法稅改革議題。

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及法稅改革聯盟等15個單位,3月30日共同於台大梁國樹國際會議廳舉辦2019年世界公民日國際論壇「法稅真改革、良心救台灣」──賦稅人權白皮書 法稅改革建言。前台南縣長蘇煥智律師直言,總統大選即將到來,主要政黨及參選人應要非常重視法稅改革議題,法稅改革聯盟可在此時發揮最大的影響力。

閱讀全文 “【新聞】蘇煥智:主要政黨及參選人應重視法稅改革議題”

【新聞】蘇煥智:法稅改革應是2020總統大選最核心議題之一

4月1日為世界公民日,為彰顯世界人權宣言,揭櫫人人享有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及免於恐懼和匱乏的自由,確保人權受法制的保護,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及法稅改革聯盟等15個單位,3月30日共同於台大梁國樹國際會議廳舉辦2019年世界公民日國際論壇「法稅真改革、良心救台灣」──賦稅人權白皮書 法稅改革建言。前台南縣長蘇煥智律師認為,法稅改革關乎國家競爭力、自由競爭及基本人權等三件國家大事,應是2020年總統大選最核心議題之一!

蘇煥智認為,台灣稅務制度中最嚴重的部分,就是稅務機關球員兼裁判的問題,開出稅單給你,就得乖乖繳,不然訴願就得先繳稅單的二分之一,才能免除被強制執行;以前大法官解釋過復查繳一半是違憲,後來稅務機關就從復查延後到訴願,但這還是違憲!對照現在台灣爭議處的土地徵收,於政府公告後,就可將持有人從地主變更為政府,也是同樣的不合理,應該要經過法院,政府權力明顯過當,才造成這麼多民怨。  

蘇煥智提出,法稅改革很重要的一環,是廢掉訴願制度,增設地方行政法院,原訴願的部分由稅務機關當原告,上地方行政法院提起訴訟,然後在法院的面前,大家立於平等的地位進行辯論,如此才能很明確的,稅務機關要負舉證責任。另外,納稅者權利保護官現況是由稅務機關派出,考績也由稅務機關主管來打,這也是一種球員兼裁判的現象,他建議兩種改進方式:「比照消費者保護法,由行政院直接聘任消費者保護委員,或者比照公平交易委員會,(委員)由行政院提名,經過立法院同意後任用。」

前台南縣長蘇煥智律師認為,法稅改革關乎國家競爭力、自由競爭及基本人權等三件國家大事,應是2020年總統大選最核心議題之一。

「合法的稅,我們當然有納稅的義務,但是非依法課徵的稅,就算只有一毛錢,我們也不應該繳。」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長吳景欽指出,人民最痛苦的就是刑事和稅,關於稅單及土地徵收的問題,他同意蘇律師的說法,不能由行政機關來做決定,應該交由法院,大家立基於法院的公平平等,一起來決定。

吳景欽論文中也呼應,關於訴願必須先繳一半稅款的規定,不僅是惡法,更嚴重侵害憲法第16條賦予人民的訴訟權保障,因此得立即加以廢止,而回歸有如民事訴訟,徵收訴訟費用的本源。此外,對於復查決定,也應由具有外部與他律性的機構來審查,而不應繼續流於自我審查的現況。至於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短短二十三個條文,卻處處都在顯示,其保護的對象,不是納稅者,而是稅務機關,這實在相當諷刺,必須打掉重練,以實現真正的納稅者權利保護的目的。

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長吳景欽指出,納稅者權利保護法必須打掉重練,以實現真正的納稅者權利保護的目的。

中華民國記帳士公會全國聯合會監事會召集人蔡維杰表示,在法律上常引用無罪推定原則,稅務機關則說課稅原理是「核實課稅」,但弔詭的是,核實的只有收入面,支出面則任依其認定。他解釋,無論合法或非法的收入,只要明目上被稅務機關看出有這筆收入,一定課稅,像是違章鐵皮屋的房屋稅,就照課;但在支出面,若屬稅務機關認為不是合法單位,或他們無法認定為有公信力的單位所支出的費用,就不會被認定為可扣抵的項目。

蔡維杰以一位癌友的例子,來說明支出面認定的問題。該名癌友在著名醫院醫治兩三年,重症一直未獲改善,經人介紹國外藥效極佳的名藥,醫生卻說沒有辦法開給他,只好自行請貿易商進口,到過世前總共花費1,000多萬的醫療費用,然報稅時,國稅局只認定醫院將近300萬的費用,其他非醫院處方相關費用將近800多萬,都不認定,稅因此爆增近百萬。為免國人怨懟日深,蔡維杰真誠地呼籲稅捐朋友們:「法稅改革聯盟絕對不是跟稅務員、不是跟國稅局在做對,而是希望共同營造出良好公平合理的稅制環境,讓我們的國家更進步。」

中華民國記帳士公會全國聯合會監事會召集人蔡維杰呼籲稅捐朋友們,希望共同營造出良好公平合理的稅制環境,讓國家更進步。

【新聞】稅務機關不依法課稅卻依解釋函令 葛克昌呼籲:法院要堅持依法裁判

圖說:【東吳公法裁判研究會】討論稅務機關不依法課稅卻依解釋函令,葛克昌教授(右2)呼籲法院要堅持依法裁判。

稅務機關要依法課稅,但是實務上卻依解釋函令課稅?3月29日(週五)下午2點東吳大學法律學系公法研究中心舉辦【東吳公法裁判研究會】,討論「解釋函令在本稅與處罰之適用餘地–最高行107判字第3號判決」,東吳大學法學院葛克昌教授表示,法院要堅持依法裁判,而且法官的判決比修法更有效果。東吳大學法學院陳清秀教授表示,國稅局沒有權利處罰,法院才可以,台灣在處罰領域需要再研究,不要成為人權保障落後的象徵。前司法院大法官黃茂榮表示,民主體制的希望在民間,不是在法院或行政機關,民間先要有實踐真正的法治國家的想法,才能徹底改造。

閱讀全文 “【新聞】稅務機關不依法課稅卻依解釋函令 葛克昌呼籲:法院要堅持依法裁判”

【新聞】前台南縣長蘇煥智律師:修改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的好時機已到

前台南縣長蘇煥智律師認為提出修改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的好時機已到。

近年來法稅改革倡議活動輪番在全台登場,法稅改革聯盟志工穿著黃背心,在各地機關、學校、村里辦理上萬場法稅教育活動,被媒體稱為台灣黃背心運動,甚至國外媒體也持續關注,包括美聯社、法新社、CNN等40多國、360多家媒體,共超過320則報導。但是政府法稅改革的腳步依然沒有大的進展,稅災戶依然被烏龍稅單凌遲,稅務冤案依舊沒得到平反。1月9日下午法稅改革聯盟青年志工代表,特別向前台南縣長蘇煥智律師請益,他認為提出修改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的好時機已到。只要整理出納保法急需修正的條文,相信可以引起社會的共鳴。

蘇煥智肯定近年來法稅倡議活動很有動能,比起其他司改運動都更有power,但如何讓擴散面更大?他建議可以結合更多司法改革的團體,例如:土地正義聯盟等的結合,讓台灣法稅真改革,持續推動法稅改革。2019年元月4日監察院發布新聞稿表示,納稅者權利保護官造成「球員兼裁判」之疑慮,以及稅務專業法官證明書核發資格寬鬆,監察委員李月德、趙永清及高涌誠調查報告,提出四點調查意見要求財政部與司法院應確實檢討改進。蘇煥智認為此時是提出修改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的好時機。

蘇煥智分析人民有主動申報稅捐繳稅的義務,當稅捐稽徵機關發現有短報或漏報等逃漏稅時,稅捐機關可以作成補繳稅單及裁罰的處分。對於這種補稅處分及裁罰處分,未經法院裁判即發生效力,如果納稅人不提起復查丶訴願,案件即告確定。如果納稅人不服提起訴願,沒有先繳交1/2稅金,財產還會被移送行政執行處強制執行,並不須經由法院裁判。這樣的制度是否符合現代憲政民主法治國家的要求呢?

蘇煥智認為監聽與發動搜索都要法院同意,稅務員開稅單強制執行財產,當然需要法院同意。納稅人對於稅單的內容有爭執,則依三權分立的基本原則,稅捐機關的角色應該是原告,將稅捐及處罰向法院提出訴訟,而由法院來裁判。如此稅捐機關跟人民才能真正立於司法平等的地位。

蘇煥智舉過去檢察官有覊押權,後來終於在民國84年12月22日大法官釋字第392號解釋,正式宣告檢察官的覊押權違憲,改為覊押必須有法院裁判。同樣的過去檢察官在偵查中可以自己發搜索票,但2001年刑事訴訟法修法,將搜索權交由法院決定,檢察官只有聲請權。監聽權過去也是由檢察官核發的,最後也將監聽權交回到法院手𥚃。同樣的情形也出現在稅捐稽徵體制上,稅捐稽徵機關其實是行政權而已,它不是司法權,不是法院,它不應該擁有税捐的裁決權,它應該只有稅捐的追訴權。所以目前的體制其實就是「球員兼裁判」的稅捐體制,應將稅捐裁判權交還給法院。

2018年11月立法院多位立委提出修改稅捐稽徵法第39條並質詢,也就是對於訴願要先繳1/2稅金,傷害納稅人救濟的權益,最後主席卻因財政部說明沒有修改的必要,沒有通過稅捐稽徵法第39條修正案,蘇煥智認為復查的制度及訴願制度均應該一併廢止,行政法院應改為三級制,應該設立地方行政法院,應該就稅額及裁罰向地方行政法院提起訴訟,法院受理後通知稅捐機關及納稅人兩造,稅捐機關原則上應負舉證責任,由法院依訴訟程序裁判。這項修改,將會引起社會共鳴。蘇煥智也建議,司改最為詬病就是沒有司法官淘汰制度,而淘汰不適任司法官要有外部監督力量,法稅改革聯盟要結合其他司改團體一起推動,會更有效果。

【新聞】奢侈稅成效不彰又傷及無辜 學者討論違憲疑義

「人民買賣沒賺錢,但政府一定要課到稅?」這是奢侈稅的精神嗎?由東吳財稅法研究中心、法稅改革聯盟及台灣稅法協會共同主辦「特種貨物及勞務稅(奢侈稅)部分條文違憲疑義座談會」,9/29(六)上午在東吳大學城中校區舉行,稅災戶現身控訴奢侈稅的不合理迫害,讓他對國家政策失去信任。東吳大學法律系專任客座教授葛克昌、陳清秀教授、中正大學財經法律系黃俊杰教授、盛子龍敎授、輔仁大學財經法律系助理教授邱晨,分別就奢侈稅涉及違憲之處與聲請釋憲的可能性,層層剖析提出建言,希望提供奢侈稅災之解套辦法。

 

稅災戶李泳賢先生,一開場就陳述自己不懂稅法,第一次買房,因經濟問題,在一年內賣掉房屋,雖未遷入戶籍,但有自住的事實,也提供了證據,卻被課以賣價15%奢侈稅,及一倍罰款共計二百多萬元,至今仍被強制執行中,每月須繳2.2萬稅金。他表示當時政府說奢侈稅不會傷及無辜,這讓他不敢再相信政府的政策,感覺是說一套做一套。

 

東吳大學法律系專任客座教授葛克昌表示,奢侈稅最大問題就是,本來要抑制短期交易炒房,卻成效不彰,反而傷及無辜,諸如因孩子學籍問題而戶籍未遷入、生意失敗被拍賣、無法還房貸被銀行追繳、離婚不得已處分房產等原因,課稅精神本應是有所得才課稅,卻以賣價課稅,處罰金額又無上限。而稅法本應遵守最嚴格正常法律程序,稅單應載明法律依據與理由,但卻以僅能代表稅捐單位見解的函釋為依據,而納保法制定至今,仍未見法官以納保法第一條之基於人民生存、工作或財產權之保障,以及正當法律程序等為由解釋,其實奢侈稅就應用這條解釋。

 

東吳大學法律系陳清秀教授指出,奢侈稅沒遵循量能課稅原則,卻變成誘導管制的政策目的稅,干預市場與人民契約與營業自由,又未符合比例原則,且處罰應有故意過失才能成立,但人民並非刻意炒房,卻也納入課稅範圍又受罰,已違反憲法上有責任始有處罰原則。陳清秀認為近來最高行政法院在106年度判字第417號判決強調應著重「有自住事實」之經濟上實質,而不應拘泥於「戶籍登記」之外觀法律形式上要件,值得肯定。陳清秀指出財產處分之自由,關係到財產權的保障,也關係到生存權的維護與貫徹,如果因為經濟環境的變動而處分僅有一戶供自住之房地,卻要被課奢侈稅,即有違憲之虞。

 

中正大學財經法律系盛子龍教授認為,奢侈稅最好解套就是聲請釋憲,但缺點是不能溯及既往,僅能適用於釋憲聲請人,救不到其他稅災戶,若能廣邀全國奢侈稅災戶,全列為釋憲聲請人,突顯夠多人民的痛苦,也才能全都列入釋憲範圍。而他指出三個可聲請釋憲的方向,一、奢侈稅設計制度違憲;二、課稅要件設計不周延,產生過苛,致傷及眾多無辜,未能真正讓目的落實;三、處罰標準過重,超過可期待容忍程度,處罰要件沒有考量情有可原者。

 

現場輔仁大學魏賜聰助理教授提出個人觀點,解釋函令是長期應該處理的問題,炒房不應僅用課稅來制衡,法律施行前應有試行期與落日條款,以免不必要的爭端。林光炫會計師也提出,對現行奢侈稅正遭行政執行的個案,納保法諮詢委員能否提出修法或修改解釋函令、停止釋憲前的違法的行政執行?盛子龍認為,聲請釋憲且同時聲請大法官訂定緊急狀況的暫時處分,在宣告是否違憲之前,先暫停執行,待釋憲結果出來時再執行,還是最可行的方法。另外,陳清秀提醒,若發現有任何顯失公平違法案件,大家也可以寫陳情書到納稅者權利保護諮詢委員會,請其提案討論,也是方法之一。

【新聞】奢侈稅漏洞百出傷及無辜 學者直指法條違憲

為了實現社會正義、抑制炒房等社會政策目的,制定「特種貨物及勞務稅條例」(簡稱特銷稅,俗稱「奢侈稅」),上路後,不僅沒有成果,反而成為侵害人權最多的稅法。今(2018)年9月29日東吳財稅法研究中心、法稅改革聯盟與台灣稅法協會於東吳大學城中校區舉辦「特種貨物及勞務稅(奢侈稅)部分條文違憲疑義」座談會,邀請專家學者針對奢侈稅無法合致的條文探討有否違憲?又罰鍰是否合宜? 閱讀全文 “【新聞】奢侈稅漏洞百出傷及無辜 學者直指法條違憲”

【新聞】彰化民代齊呼稅改 籲超徵還民

法稅改革聯盟在彰化舉辦的「Young Power法稅改革 點亮台灣」草地嘉年華活動中許多民眾響應法稅改革,包括地方各級民代及候選人。

彰化縣地方民代及候選人,近日皆響應法稅改革活動,並表態支持稅改。前立委紀國棟在法稅改革聯盟舉辦的「Young Power法稅改革 點亮台灣」草地嘉年華上表示,財政部違法超徵,就像掛牌的流氓在收保護費一樣,更痛斥:「收了這麼多不應該收的稅捐,難道不覺得愧疚心虛、對不起老百姓嗎?」

紀國棟指出,自己對稅災也曾有切身之痛,稅災戶不只是普羅大眾,連一些民意代表以及名人都是稅災戶。此外財政部違法超收的,竟然變成合法,「嘴上說自己依法行政,卻也沒有其他的處罰或補償規定,非常不合理!」他要求政府,超收款用到哪裡去,應該要站出來講清楚。希望執政者要有良心,不應該收的錢就要還給人民,還要道歉,最重要的是未來要改正這種不公不義的事。

彰化縣議員賴岸璋表示,現在景氣不好,政府不應再加稅。他自己也曾在議會提案,邀請十多名議員連署法稅改革,獲得很大認同。課稅必須建立在公平正義之下,課稅的幅度與百分比應考量現今的景氣及企業營運而定,而一般民眾更是希望政府可以盡量減輕人民的負擔。

彰化縣議員白玉如也呼籲,超收的稅額應回饋給需要幫助的人民,不能因為政府沒有錢就亂開稅單。彰化縣議員參選人黃建閎則說,稅制不公導致外資對台灣投資意願降低,進而使台灣經濟停滯不前;他在服務民眾時,也聽到一些企業反應被徵收了不知道從何而來的稅金,卻無法抵抗,否則就可能收到法院寄來的傳票。他呼籲中央政府聽到基層的聲音,更改不合時宜的法令,並且還稅於民。

彰化縣議員參選人林維浩指出,四年來政府超收稅金5千多億元,主因是財政部每年編列了1.3億元的稅務獎勵金。稅務人員徵稅本來就有領薪水,因此不應另外編列稅務獎勵金。彰化縣議員候選人葉繼元也表示,稅制不平等,是民主國家恥辱。超徵必須退還人民,政府不可放入口袋。

台灣犯罪被害人人權服務協會副理事長劉承武,當日出席法稅改革活動時表示,台灣應推動法稅改革,要依憲治國,國稅局的行政官員要依法行政,在沒有經過司法同意下,不得剝奪人民任何的權利,否則就是違憲。

抵抗不合理稅制 全民站出來

臺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理事連福隆(右二)參加高雄巿廣濟宮廣場「YOUNG POWER 法稅改革 點亮臺灣」活動,希望終結人民因水災、稅災帶來的痛苦。

2018年9月2日下午,於高雄巿廣濟宮廣場舉辦「YOUNG POWER 法稅改革 點亮臺灣」活動,聚集上千民眾、近百位村、里長及立委、議員及各界代表,希望終結人民因水災、稅災帶來的痛苦。主辦單位帶領現場民眾一起為臺灣靜心祈福,傳遞象徵正義光明的希望聖火,帶給全臺灣祝福與希望,並由到場民意代表與村、里長上臺揮舞法稅改革聯盟大旗,學者專家指出,政府應保障人民基本居住權及財產權,現在是人民站出來抵抗不合理稅制的時候。

法稅改革聯盟發起人、臺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理事連福隆表示,國家的行政、立法、司法都勾結在一起,這是國家犯罪!他指出,國家經濟不好,卻可以超徵5200多億,當稅單開出來時人民不繳,行政執行署就去查封、拍賣他的房子!連福隆舉國外的做法,德國政府認為人民有居住的基本人權,政府不會動人民的房子,假如國家對人民的徵收超過財產的一半,明顯影響人民的生活,就已經違憲了;臺灣政府卻不管人民是否有能力支付稅金,除了徵收,還加罰3倍甚至10倍,所以在這個改革的關鍵時刻,法稅改革聯盟的責任非常重大。

連福隆更表示,日前有學者在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臺提議超徵還民,中選會卻以租稅不能公投為由,直接否決人民的提議,人民根本不是主人!另外,他指出,臺灣有兩項世界紀錄,一是法務部行政執行署有900多萬件欠稅欠費被強制執行案件;二是財政部訂定的解釋函令超過9000條,這些是強搶人民的錢,現在是人民站出來抵抗不合理稅制的時候,人民不能再沉默了,他希望從高雄出發,走向人民勝利之路。

連福隆(右三)及到場民意代表與村、里長上臺揮舞法稅改革聯盟大旗,希望打造良好財稅品質拚經濟。

法稅改革聯盟發起人、中正大學財經法律學系特聘教授黃俊杰表示,希望透過法稅改革聯盟清新正面的能量,喚起大家對稅務改革的重視,不管是法律面、制度面還是實務面,都需要大家來關心,他也希望國家不是貪婪的怪獸,而是福蔭在稅捐法定主義底下,遵守稅捐公平原則,是一個大家所尊重、願意居住的國家。

臺灣北社理事陳逸南長期關注臺灣法稅問題,他表示目前推動的「法稅改革 點亮臺灣」活動,就是想要找回稅賦官員的良心,讓臺灣人民享有尊嚴。

財政部近四年(2014-2017年)共超徵五千多億,一群青年學子現場大跳「還我兩萬二」創意舞蹈,希望財政單位以民為本,超徵還民天經地義。這股由青年世代發起的法稅改革浪潮,將串聯全臺!

一群青年學子現場大跳「還我兩萬二」創意舞蹈,希望財政單位以民為本,超徵還民天經地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