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報稅季全民一起關心稅制 會計師講乎你哉

圖一:【法稅真改革 良心救台灣】系列論壇上,多位教授與專家學者、會計師要大家關心稅制,保護自身權利。

五月報稅季,攸關自身的權益與權利,身為納稅人的您是否都清楚明瞭?看似合理的稽徵制度,其中潛藏著多少違法濫權的稅捐稽徵人員陷阱,為了確保納稅人擁有合理、合法、正當性的權利與義務,母親節當天在國父紀念館的【法稅真改革  良心救台灣】系列論壇上,多位教授與專家學者紛紛以當前稅制環境下許多冤錯假案的沉痛經歷,提醒全民必備法稅知識並提高警覺,還有會計師教大家關心稅制,保護自身權利。

閱讀全文 “【新聞】報稅季全民一起關心稅制 會計師講乎你哉”

【新聞】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黃俊杰談「稅法確定判決之執行」剖析太極門冤稅案

圖一:黃俊杰教授以「稅法確定判決之執行」為題主講,並以太極門稅案為例,從實務剖析,強制執行對賦稅人權可能造成的侵害與救濟方式。

納稅者是國家的主人,但納稅者的基本權,被國家尊重了嗎?2019年5月16日下午二時台北律師公會金融財稅中心、稅法委員會舉辦稅法沙龍系列講座,邀請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暨中正大學財經法律系特聘教授黃俊杰以「稅法確定判決之執行」為題主講,並以太極門冤稅案為例,從實務剖析,強制執行對賦稅人權可能造成的侵害與救濟方式。主持人台北律師公會金融財稅中心主委蔡朝安律師表示,至今台灣稅法領域還存在迷霧,莫衷一是。稅法常不是從原理原則出發,而是從稽徵便利出發,都是財政部在提案,這是台灣特別的現象。

閱讀全文 “【新聞】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黃俊杰談「稅法確定判決之執行」剖析太極門冤稅案”

【新聞】蔡文精會計師呼籲:「租稅改革要靠大家」!

圖一:席捲全球的黃背心運動,突顯出的是人民對國家、政府改革的企盼。

黃背心運動席捲全球,突顯出的是人民對國家、政府改革的企盼,同時,也讓世人見證民主的成長。今年元旦,在台灣各地也都有為台灣賦稅人權挺身而出的黃背心志工,參與升旗典禮,希望再次提醒執政團隊,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政府真正傾聽民意,才是民主國家的真諦。

閱讀全文 “【新聞】蔡文精會計師呼籲:「租稅改革要靠大家」!”

【新聞】人權是國家賦稅制度的基本核心價值 不容破壞!

圖一:1219行動聯盟義務律師翁小姐說:「做為一個存有人權迫害歷史的國家,台灣應該要學習德國反省納粹的勇氣,面對過去的歷史。」

九合一選舉落幕,台灣人民以選票表達希望政府落實改革的決心,面對呼籲司改稅改的聲浪與日俱增,執政者是否能夠痛定思痛,力挽狂瀾,順應民意,以實際行動回應國民期待?聯合國通過《世界人權宣言》,今年已屆滿70周年,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等多個國內、外民間組織合辦2018聯合國人權日論壇—以「稅法228案件」體檢賦稅人權之具體落實,多位專家學者與會發表精闢建言。平反1219行動聯盟義務律師翁小姐對違法濫權的檢察官侯寬仁竟仍能繼續升官表達強烈質疑;德明財經科技大學財政稅務系王副教授提出,人權是國家賦稅制度的基本核心價值,不容破壞。

閱讀全文 “【新聞】人權是國家賦稅制度的基本核心價值 不容破壞!”

【新聞】違法稅單不撤 民眾吶喊「廢除國稅局」

法稅改革聯盟、平反1219行動聯盟在台北國稅局前號召數百名身穿黃背心的民眾,要求台北國稅局許慈美局長,出來面對解決長達22年的太極門冤稅案。

「國稅局長出來面對」、「撤銷違法稅單」12月19日上午10點在台北國稅局有數百名身穿黃背心、黃帽或黃領巾的民眾,群情激憤對著國稅局吶喊,要求台北國稅局許慈美局長,出來面對解決長達22年,被專家學者稱為稅法228的太極門冤稅案。現場僵持約一個半小時,面對民眾站在國稅局廣場前的訴求,最後才由主任秘書張玉枝,在多層警力的保護下走出辦公大樓,接受法稅改革聯盟青年的抗議書,對於抗議青年的訴求、記者的詢問,張玉枝不發一語,收了抗議書轉頭就進入國稅局大樓,冷漠不理人民的訴求,令現場抗議民眾相當失望。

台北國稅局主任秘書張玉枝,在多層警力的保護下接受法稅改革聯盟青年的抗議書,不發一語,冷漠不理人民的訴求,令現場抗議民眾相當失望。

「22年的冤稅沒有平反,台灣還有希望嗎?」法稅改革聯盟青年志工小蕙站在國稅局前面,對國稅局官員喊話,一樁歷時22年,被專家學者稱為「稅法228事件」的太極門冤案,緣起是1996年受政府宗教掃黑波及,遭有心人黑函檢舉,時任台北地檢署檢察官侯寬仁,荒謬的違反同案不二查的原則,羅織詐欺及逃漏稅捐的罪名,並矛盾的將同一筆金額一面指為詐欺所得,請求法院依法沒收,一面又誣指為補習班學費收入及營業收入,非法移送國稅局違法課稅。

2002年,監察院調查報告,確定侯寬仁於偵辦太極門寃案涉犯8項重大違法,尤其,起訴書與證據資料存有扞格矛盾,據以提起公訴,不符證據法則。太極門刑案早在2007年7月13日三審無罪無稅確定,無辜被羈押的師徒四人亦全部得到國家寃獄賠償,監察院人權保障彙編定調為「人權迫害事件」,民國百年賦稅人權白皮書中被列為團體人權遭迫害案件,但國稅局並未因此撤銷稅單。

法稅改革聯盟青年並帶著民眾高喊「違法稅單不撤,就廢掉國稅局!」人民苦難要立即解決。

「一張違法稅單,要人民勝訴幾次,才願意撤銷?」太極門弟子小銘述說,太極門冤稅案在財政部訴願會及行政法院18次勝訴,但這張違法的稅單,至今仍未獲得公平解決,行政救濟失靈,讓太極門師徒陷於「萬年稅單」的痛苦深淵。小銘表示太極門稅案由刑案而來,財政官員曾經承諾,以刑案判決結果終結稅案。但太極門刑案在2007年7月13日三審無罪無稅確定,但國稅局卻沒遵守法院判決撤銷稅單。

法稅改革聯盟青年志工小元表示,人民苦難要立即解決,並帶著民眾高喊「違法稅單不撤,就廢掉國稅局!」,因為根據法務部行政執行署統計,2017年全台欠稅欠費強制執行案件約936萬件,平均每10人就有4人遇到欠稅欠費強制執行的問題,2018年截至目前已近千萬件,稅災年益嚴重,問題根源指向財政部無法源依據的稅務獎勵金,引發不肖稅務員濫開稅單。隨著人工智慧的到來,民間廢除國稅局聲浪起,動腦雜誌發行人吳進生先生曾表示的如果廢除國稅局,一年可以省約84億元。法稅改革聯盟這些年來上萬場的倡議活動與講座,人民賦稅人權意識覺醒,2017年凱道反財稅黑手運動平反法律教授曾建元家中失火,火災賠償金冤繳稅案,2018年要平反1219冤稅案,撤銷違法稅單,終結所有冤案。

群情激憤的民眾為了宣示平反1219,撤銷22年違法稅單的決心,在等不到台北國稅局許慈美局長之下,將頭上寫著「假案平反」白布條綁在國稅局大門前層層的拒馬上,並提醒國稅局官員,拿出良心解民所苦,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依照抗議書內容,最高行政法院已三度判決確認國稅局之課稅處分違法,國稅局應本於職責依判決及公告調查之贈與事實證據、依行政程序法117條自行撤銷違法課稅處分,讓台灣回歸人權法治正軌。

民眾等不到台北國稅局許慈美局長之下,將頭上寫著「假案平反」白布條綁在拒馬上,並提醒國稅局官員,拿出良心解民所苦。

【環島新聞】稅改聖火環島傳到桃園市 市府與土地公土地婆共同點亮美麗桃園 終結「稅災」

「Young Power!法稅改革點亮台灣」行動於9月1日晚上在新北市板橋第一運動場啟動,法稅改革聯盟來自11所大學的12位青年代表擔任聖火大使展開環島,為台灣祈福,讓百姓免受稅災之苦!桃園市市長鄭文燦以及議長邱奕勝在年初即完成稅改連署,全市超過97%的里長也完成連署。9月3日當稅改聖火環島隊伍到桃園市,市長特地指派市府副祕書長陳靜航迎接聖火,同時結合桃園土地公文化特色,由民眾裝扮土地公、土地婆共襄盛舉,一起點亮美麗桃園,終結「稅災」!市府副祕書長陳靜航表示,感謝大家,感謝法稅改革聯盟志工,還有感謝大學生,在暑假前參與這項有意義的活動,一定會有很好的回憶,也希望透過聖火的傳遞,讓政府能有更公平的法稅,更符合人權。

桃園市府副祕書長陳靜航(左二)代表市長鄭文燦迎接稅改聖火,點亮美麗桃園,終結「稅災」。

桃園市被稱為人間土地公的里長們也撥空參加,在土地公文化館、平鎮福林里集會所、中壢火車站、中壢銀河廣場,里長們高舉聖火簽下大名,一起見證歷史的一刻,在聖火傳遞現場有:三民里里長康進旺、成功里里長李秀蓮、中興里里長卓淑美、大勇里里長劉信通、龍壽里里長林清涼、中義里里長陳永杉、新路里里長呂學鐘、福林里里長葉步清、山峰里里長陳進宏、湧豐里里長陳上建、湧光里里長吳祥潤、龍恩里里長胡李聰明、興平里里長劉進財、興南里里長葉青旺、健行里里長劉邦笙、林森里里長劉得全等。法稅改革聯盟的志工身穿客家花布衣,以一首「客家本色」的舞蹈,跟里長們一起迎接法稅改革的聖火傳遞,期許客家人「硬頸」堅持到底的精神能與稅改聖火一起傳遞到全台灣。

桃園市里長與法稅改革聯盟的青年志工在土地公文化館,傳遞稅改聖火。

三民里里長康進旺表示,向前走就有希望,參加這活動非常有意義,需要大家共同努力,國家會越來越好,社會也會越來越進步。成功里里長李秀蓮表示,點亮成功就有希望,稅金減輕,給年輕人繳得起,國家進步,人民才能過好的生活,現在年輕人賺不到錢,我看了很心痛。大勇里里長劉信通表示,藉著我們的力量,改革才能成功,藉著大家的力量,真正落實法稅改革,才能營造好的環境,讓企業留在台灣。健行里里長劉邦笙表示,參與聖火傳遞很有意義,對於不公不義的超徵,決定反對,人民要的是公平與正義,全力支持。興南里里長葉青旺表示,稅的不合理,須透過活動來爭取。聖火的傳遞我們很支持,因為能喚醒人民,也讓人民共同認識稅改。山峰里里長陳進宏表示,希望政府能以人民的基本需求為考量,他表示有里民因為延遲繳稅,就被處以一倍的罰鍰,感覺罰得太重,因為人民並非不繳錢,只是手頭緊,沒能在期限內繳稅,財政單位就認為是逃漏稅並加以處罰,對人民來說真的是一大負擔,他呼籲政府要考量人民的生活品質還有子子孫孫的未來,不要讓人民繳不合理的稅單。同時也感謝法稅改革聯盟的努力,讓他們可以表達自己的心聲。

 

聖火的意義代表著光明與希望,所到之處,帶來和平與希望。法稅改革聯盟的青年志工,無私無我地為保護賦稅人權,杜絕違法課稅,終結台灣稅災的付出,用無比的熱情與熱愛台灣的活力,不怕日曬雨淋,用摩托車從9/1開始了環島傳遞聖火之旅,這種熱愛台灣,腳踏實地,奮勇向前的精神,非常讓人感動。土地公張福德先生,是周朝總稅官,不貪不取,為民服務,甚至為照顧鄉民不受剝削,散盡家產,留給後人無盡的感恩與懷念,因而立廟祭祀,神威顯赫。今天聖火的傳遞與桃園市土地公優良文化結合,市府與里長們的參與,為法稅改革注入重要的一股力量,也留下美好的一頁。

法稅改革聯盟的青年志工傳遞稅改聖火到中壢火車站。

法稅改革聯盟的青年志工傳遞稅改聖火,歡喜直奔下一站。

【專欄】《行政程序法》第117條第1項違法課稅行政處分之另類救濟

文章圖片出處:民報

2018-06-08 15:34

曾建元

東吳大學法律系學士、政大三民主義研究所法學碩士、臺大國家發展研究所法學博士。臺大優秀青年獎、彭明敏文教基金會暨紀念陳同仁先生論文獎、中華大學優良教師獎、板橋中學傑出校友獎。現任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臺大國發所兼任副教授暨客家研究中心特約副研究員兼副主任、政黨審議委員會委員、大陸委員會諮詢委員。

 

發生在我個人身上的稅災案,我姑且稱之為台北國稅局「趁火打劫案」,在台灣的稅災史上,由於經常被人提起和引用討論,已經成為一個指標性案件了。這個案件在租稅實體法和程序法上都深具意義,筆者且在此現身說法。

先介紹案情。民國102年1月2日夜半,我和妻子周靜妮法官所寄住的台灣苗栗地方法院法官職務三樓宿舍,因妻臥室除濕機電路設計不良自燃,瞬間引燃羽毛被而爆發大火,我們夫妻兩人一度嘗試滅火,妻首當其衝,嗆了幾口煙,慌亂間還跌了一跤。因火勢迅猛,我們一籌莫展,只好電告法警緊急通知苗栗縣政府消防局人員前來救火,我們則撤退下樓。消防車很快趕到,火勢隨即撲滅,可惜在大火、濃煙和大水的連番衝擊下,我們的房子和家具、收藏等都已面目全非了。我陪妻到苗栗大千醫院急診,她有些許嗆傷,腳扭傷較嚴重,輕微骨裂,必須坐輪椅撐拐杖,等待休養復原。而家裡沒法再住了,我們只有暫時搬到南苗的小旅館棲身。

第二天我家火燒厝的事就上了新聞了,消防局的火災鑑識報告一下就出來了,是除濕機的自燃所致,商品製造商也就被循線找到了。在肇事責任釐清之後,我們很快就和商品製造商的代表和法務主管於1月9日在法院許進國院長辦公室達成和解,廠商就我們的財物損失、醫療費用、外宿與交通支出,以及精神損害賠償,同意給付新台幣一百萬元賠償金。法院對本案善後非常慎重,政風室還特別檢視了我們的和解條件是否合理。

我們的這一災害損失,依《所得稅法》第17條第1項第2款第2目之4之規定,在當年的綜合所得淨額中,因受有保險賠償,是不得列入列舉扣除額計算的。而在保險賠償之外的不可抗力損失之扣除,依《所得稅法施行細則》第10條之1第1項之規定,「應於災害發生後三十日內檢具損失清單及證明文件,報請該管稽徵機關派員勘查。」國稅局核定以後,會核發災害損失證明給申請人,申報列舉扣除時,則需附上這份證明。在此之外的各項災害損失,則都不可以申報列舉扣除。然當納稅義務人「未依前項規定報經該管稽徵機關派員勘查,而能提出確實證據證明其損失屬實者,該管稽徵機關仍應核實認定。」這表示保險理賠範圍以外之損失,如果能提出證明,儘管未在該災害發生後三十日完成申報,稽徵機關仍應核實同意扣除。不過,對於我們而言,一百萬元已足當我們的損失賠償了,我們也就沒有再去請領災害損失證明和計較其他的必要了。我在報稅時,就把這一百萬元賠償的相關證明文件,如和解書和財物損失清單、照片等等,都做為附件呈報給台北國稅局中北稽徵所,用以提示這一筆一百萬元收入的性質,是損害賠償,不是所得,不能列入所得淨額計算。

四年後的106年1月21日,我竟收到財政部台北國稅局長何瑞芳署名於1月6日發出的裁處書,指我火燒厝的和解賠償金是漏報的所得,要求我在3月10前補繳所得稅和滯納金共20多萬元。我便依《稅捐稽徵法》第35條第1項第1款之規定,在收到應補徵稅額繳款書後,於繳納期間屆滿之翌日起三十日內,申請復查。我乃在4月11日就「賠償金非所得」這一簡單的法律常識性見解,向該局申請復查,並請廠商的法務主管向該局發文檢附證據說明賠償的內容和計算依據。我們兩造約定損害賠償金100萬元之計算基準,在住所財產損失方面,包括私人家具與財物為76萬元,餘非財產損失,則包括醫療費、工作損失、勞動減損、賃屋居住、慰撫金等,為45萬元。我的申復書中引用了財政部83/06/16台財稅第831598107號函文:「訴訟雙方當事人,以撤回訴訟為條件達成和解,由一方受領他方給予之損害賠償,該損害賠償中屬填補債權人所受損害部分,係屬損害賠償性質,可免納所得稅」。

台北國稅局新局長許慈美在106年6月12日發文給我,原則上同意我「賠償非所得」的主張,但仍要求我就扣除財產損失後餘下的24萬元非財產損失,如醫療費用支出與賃居租屋費用等一一提列支付憑據以供查核,否則仍將此一部分列為所得。惟因6、7月之交是大學期末最為忙碌之階段,其後我又忙於出國訪問和論文發表之準備,確實疏於注意也分身乏術而對於蒐集整理之支出憑據未予處理。然我要指出,《民法》第736條規定:「稱和解者,謂當事人約定,互相讓步,以終止爭執或防止爭執發生之契約」。和解的目的,就是因為關於事實之舉證有所困難,所以當事人才同意就證據事實和損害範圍不再爭執,我們在法院做成的和解並經公證,具有判決之同等效力。台北國稅局怎還會要和解當事人舉證和解的具體事實呢?難道法院認諾的事實對國稅局毫無確定力?國稅局可以無視於法院裁判的存在而自行其是?《稅捐稽徵法》第12條之1第4項規定,關於課徵租稅構成要件之事實,稅捐稽徵機關本就有舉證責任,第5項納稅義務人依《稅捐稽徵法》及稅法規定所負之協力義務,則是基於稅捐稽徵機關之舉證責任而存在, 關於我的24萬元非財產損失,即因災害而增加之生活開支和慰撫金,台北國稅局如果懷疑我的和解有通謀逃漏稅之嫌,則其至少應當提示證據或經驗法則作為合理懷疑我所主張之事實的真實性的依據,而不是要求納稅義務人再去一一提列原本就因災難而難以蒐羅周全的支出憑證,何況,我認為本案的爭點根本不在於待證的事實如何如何,而是財產或非財產損害賠償是否為所得的公法上法理的前提問題。

台北國稅局見我好似對它愛理不理,而決定給我好看,最後仍恢復原先見解,對於廠商的證明全部不予採納,而於7月對我發出復查決定書,還是認定全部賠償金為所得,十天後補繳稅款繳納通知書收到,並訂下8月的補稅期限。這時我發生了一個嚴重失誤,導致我喪失了訴願權。我的訴願期間,應當是我收到復查決定書的次日起三十日內,但我卻誤以為是補稅繳納期限屆滿日之次日起三十日內,所以等到我計算時間快到,在9月底準備好訴願書之際,突然發現我怎麼失神而搞錯了。而這時我的案件實際上已經確定了,我可能在近期就會收到強制執行的通知。

此時情況極為緊急,我想到《行政程序法》第117條第1項之規定:「違法行政處分於法定救濟期間經過後,原處分機關得依職權為全部或一部之撤銷;其上級機關,亦得為之」。這是一道可能讓我起死回生的錦囊妙計,同法第121條規定:「第一百十七條之撤銷權,應自原處分機關或其上級機關知有撤銷原因時起二年內為之」。然無論如何,前提是必須讓台北國稅局或至少到財政部賦稅署自行承認原課稅處分違法,而這豈不是緣木求魚?

我決定採法律和輿論雙管齊下的方式對台北國稅局施壓。我把原來的訴願書改寫成請求確認裁處違法無效書,性質為陳情,表面上請求他們把賠償金一百萬元不分賠償項目與性質而皆列為所得的理由白紙黑字寫出來,目的在凸顯其荒謬性而陳請台北國稅局能依《行政程序法》第117條第1項之規定以職權自行撤銷違法的行政處分;另一方面,我則撰寫〈我家火燒厝,國稅局還趁火打劫〉一文,刊登於9月28日的《蘋果日報》,希望將本案訴諸於媒體,讓人民來公評當中的是非,也對財政部賦稅署和台北國稅局高層形成壓力。

文章一見諸報端,隨即引起讀者的熱烈迴響,不斷在網路上被分享、轉載和討論,當中也包括一些熟悉稅法的律師朋友,他們有的甚至說我不懂稅法,說慰撫金在稅法實務上一向是被定為所得的,這些似是而非的說法則讓我相當惱火;但鼓舞我的是,文章刊出當天,我就在學校先後收到立法院財政委員會三位委員、法稅改革聯盟和台北國稅局的電話,立法委員和法稅改革聯盟都對我表達了同情與堅定的支持,而台北國稅局則要求我不要太聲張,表示將會認真思考我的主張。一切竟就此峰迴路轉,柳暗花明。

11月1日民視新聞台胡忠信主持的《新聞大解讀》節目邀請我在當天《稅務機關層層剝削!台灣賦稅人權倒退走?》主題中與談,我在螢光幕前大膽立下軍令狀,宣告一旦我最終和台北國稅局的官司敗訴,那無異於證明我的行政法專業不足,我將無顏面對我的學生,屆時我會辭去大學教職。接著我參與策劃了11月30日法稅改革聯盟、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台灣)《法稅真改革,良心救台灣》系列論壇在新竹地區大學校園首場與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與科技管理學系共同舉辦的《法稅新知你我他》論壇,正式投身法稅改革聯盟的運動行列,12月18日晚間以稅災戶身分出席了法稅改革聯盟反財稅黑手運動《今天稅不好,明天睡凱道》台北凱達格蘭大道集會,到台上控訴並分享我的抗稅經驗。當晚回台北家裡,見到台北國稅局的公文,拆開一看,是台北國稅局11月13日發出的更正裁處書,「註銷漏報其他所得一百萬元」,我贏了。我馬上電話通知凱道上法稅改革聯盟的朋友們,他們在第二天向群眾宣布了此事:曾建元用《行政程序法》第117條第1項而非一般行政救濟程序讓國稅局撤銷了違法的課稅處分。

我的個案創造了三個重要先例,第一是賠償金包括慰撫金不再列入其他所得;第二,和解乃至判決,只要經過法院的認證,其所認諾的事實,即告確定,稅捐行政機構沒有重啟調查的必要;第三,違法行政處分無論是否法定救濟期間已過,稅捐稽徵機關皆有權在知悉之後兩年內依權職撤銷之,而受處分人則可以陳情方式對之給予提醒。

12月28日《納稅者權利保護法》上路,該法重要意義在於重新定位徵納關係,稅務行政由過去以稽徵為導向,轉變以納稅者為中心,該法第7條重申了《稅捐稽徵法》第12條之1稅捐稽徵機關關於租稅規避之舉證責任和納稅者調查協力義務的規定,第11條亦規定了稅捐稽徵機關就課稅或處罰之要件事實的舉證責任,但我認為更具意義的是第20條納稅者權利保護官的設置,納稅者權利保護官的職權包括:一、協助納稅者進行稅捐爭議之溝通與協調、二、受理納稅者之申訴或陳情,並提出改善建議、三、於納稅者依法尋求救濟時,提供必要之諮詢與協助、以及四、每年提出納稅者權利保護之工作成果報告。如果真有課稅處分違法的情形,其實通過向納保官的陳情,尤其於其關於事證之調查之後,由納保官來清理歷年稅災案件,為受害民眾提醒稅捐稽徵機關職權撤銷違法之課稅處分,這才能積極發揮納保官作為稅務護民官(Tribune)的作用。而我對這一制度的充實,具有相當的期待。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通知我們,我們將盡快予以刪除,謝謝您。

【新聞】國稅局濫開稅單 人民受冤國家退步

法稅改革聯盟志工表示,納稅人有誠實納稅的義務,對不合理稅單要堅定立場據理力爭,是翻轉台灣威權賦稅制度重要一環。

據法務部統計資料,2017年台灣新增936萬件欠稅欠費強制執行的案件,以二千三百多萬的人口來換算,全台平均每10個人就有4人面臨這樣的問題。真的有這麼多的台灣人都不依法繳稅繳費嗎?長期在台灣耕耘賦稅人權的法稅改革聯盟志工表示,這個數字背後暗藏了很多稅務機關濫權開單徵稅的冤案。

一位攤販潘先生投訴,自己曾經接過行政執行署通知,因為他某年的薪資所得稅未繳,所以要被強制執行!但那年他並沒有工作;原來是前公司違法申報二十幾萬的人事支出,謊稱是支付給他的薪水。於是他拿著相關證據去找開單的稅務員說明,稅務員聽完居然要他檢舉該公司,而稅單並沒有撤銷,於是潘先生填了檢舉書,並檢附手上所有的資料。

之後稅務員卻回覆:因為對方有出示「印領清冊」,稅單還是必須繳納。潘先生認為,公司隨便都可刻個印章來蓋,如果那段時間他有在公司上班,國稅局應該請對方出示「出勤紀錄」或「薪資轉帳記錄」。沒想到稅務員卻回應,他們不是執法單位,無法去查帳!潘先生十分不解的表示,查稅本來就是稅務員份內工作,稅捐機關不能去查帳,人民憑什麼可以去查?

之後,潘先生輾轉找到北區國稅局的督導長,控訴該稅務員瀆職。未料督導長竟要他先去告那家公司「偽造文書」,告贏了才能撤銷稅單,並表示:這是明文規定。後來,潘先生聽了律師的建議,又去找督導長,主張國稅局先發公文給他,他再去告。但他遲遲未收到那份公文書。

於是,潘先生再度拜訪督導長表明,既然連公文書都發不出來,代表你們講的話根本沒有公信力。但我會照你們意思去告那家公司,而且,我會連你們今天在座的四個稅務人員一起告,還加上你們的局長,因為稅單上印著他的名字!」他也表示準備找立委、上新聞,把事情弄個清楚明白。三天後,該涉逃漏稅的前公司終於派人打電話給他,而且把稅單繳清。

潘先生說,那段時間經常向公司請假,往返奔波於行政執行署與國稅局之間,苦不堪言。「該繳給國家的稅,我一毛錢也不會少;不該是我的稅,也別想從我這裡拿走一毛錢。」這分堅定的信念,讓他免於受到稅災之殃。但他很感慨,身邊也有人遭遇類似的狀況,卻因為怕耗時費事的麻煩,就繳掉了,大家都這樣不了了之,他質疑到底還有多少不了了之的案例,讓國稅局予取予求?

中國科技大學財政稅務系助理教授倪伯煌表示,其實稅務員在審查公司的稅務申報案件時,若有必要是可以調閱公司相關帳證來查核的。在這個案例中,公司雖有提出「印領清冊」做為薪資支出的佐證,但是潘先生主張沒有領到該筆薪資,稅務員即應進一步查證該筆薪資支出或「印領清冊」的真實性。畢竟該印領清冊如同潘先生所言,只要公司刻個員工印章就可以製作完成,但是稅務員卻怠惰,沒有進一步查證,這已涉及違反《行政程序法》應依職權調查證據的規定。

倪教授提醒,雖然這個案子潘先生不用去繳這筆稅款,但是在國稅局的記錄上,還是潘先生漏報薪資所得,只是該筆稅款是公司幫他付而已。若事實真相是公司虛列薪資支出,則應該是公司要補稅,並且撤銷潘先生的稅單;然而若是稅務員便宜行事,“說服”該公司付錢了事,稅務員省了更正的麻煩,但卻是犧牲了潘先生的清白。

潘先生是極少數堅持「拒繳不該繳的稅」原則之人,而全案順利轉折的關鍵,是在一開始他就要求稅務人員提出證據或發公文,這是大部分納稅人忽略的一個自保步驟,甚至潘先生要對國稅局五位稅官個人提告,更能正確且及時地嚇阻違法課稅的發生。

法稅改革聯盟志工表示,雖然台灣納稅人保護制度要建立,仍有漫漫長路,但經由潘先生的案例可知,權力還是掌握在納稅人自己手上,除了誠實納稅,對不合理稅單要堅定立場據理力爭,也是翻轉台灣威權賦稅制度的重要一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