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國稅局貪官索賄300萬 遭判刑10年

 

852732935_14271619388231617020

 

出版時間:2017/03/09 15:35

新聞出處:蘋果即時

財政部台北國稅局前審查員黃國銘,在2012年間,涉嫌藉由覆核申報營利事業綜合所得稅業務時,以變更申報行業別,讓業者需多繳逾千萬元稅額的方式,向房產代銷龍頭甲山林廣告等公司索賄達300萬元。新北地院認定黃共索賄3次,今依《貪污治罪條例》收賄罪判處黃男10年徒刑,可上訴。

判決指出,目前已退休的黃男(69歲),在2012年5月擔任審查員時,負責覆核「甲天地實業公司」申報營所稅,他發現甲天地公司在前一年度以「其他廣告服務業」申報,因此適用淨利率17%,經核算稅額為2341多萬元,但若改為「不動產代銷業」、適用的淨利率為31%,將需繳4270多萬元。黃男於是找上甲天地公司負責人徐永仁要求補稅,並和出面協調的甲山林與甲天地公司留姓財會顧問打高爾夫球後,索賄130萬元得手,他因此不再對甲天地公司重啟再查。

同年7月,黃男覆核煌裕汽車材料公司申報營所稅時,又故技重施,暗示該公司委託的曾姓女記帳士事務所負責人拿錢處理,還像在市場殺價般,拿計算機按出「200」的數字。曾女誤以為是指須補稅200萬元,不料幾天後黃男竟直接殺到記帳士事務所,要求曾女下樓「表示一下」。曾女為打發黃男,拿了40萬元交給他,但黃男當下覺得紙袋「太薄」,竟還稱「應該是200,那天不是按給妳看了」,曾女見狀決定收回賄款,黃男卻主動降價表示「不然少一點好了,120萬」,隨即離去,幾天後再索餘款80萬元。

同年10月,黃男覆核甲山林廣告公司營所稅時,也表示原申報稅額2000多萬元太低。留男要求以不動產代銷占營收3成、其他廣告占營收7成的淨利率21.2%計算,黃男不肯,更藉機索賄50萬元。留男向甲山林廣告負責人張瀛珠提議付錢了事,張女擔心往後遭刁難,拿50萬元要留男轉交給黃男,黃男收錢後便照留男提議方式計算,將甲山林廣告營所稅覆核定為2600多萬元。

黃男一共向這3家業者收賄300萬元。新北地院審理時,黃男仍僅承認只有和業者碰面,否認行賄,不過遭索賄的業者均指證歷歷,且黃只要提到犯罪關鍵處就避重就輕,法官認為他顯然是為脫罪。

法官指出,黃國銘身為國稅局審查員,應依法辦公、維持廉潔,沒想到黃卻知法犯法,破壞國家公務運作,更影響人民對公務機關的信賴,以《貪污治罪條例》對於職務上行為收受賄賂罪等罪,判處黃3次賄賂行為10年有期徒刑,可上訴。張瀛珠等業者4人因坦承犯行、配合調查且非自願行賄,在檢方偵查時,已獲處分緩起訴1年。(葉晴煦/新北報導)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通知我們,我們將盡快予以刪除,謝謝您。

​【投書】查税奬金 挑動人民神經

 

DSC_0096_ok

 

文章出處:民報論壇

萬定 /雜誌社前高階顧問 2018-01-19 16:30

2017 勞動聯盟票選「立法院漢字」代表字是「怒」,勞動工時長怒、薪資低怒、高房價怒、不敢結婚怒.結婚後不敢生小孩怒、司法稅法不公不義怒⋯⋯筆者認為有一個字,比「怒」更能彰顯今日社會普遍存在問題就是「錯」,政府執政不知錯,不認錯,缺乏職業道德勇氣。

國家缺錢,多少繳一點,成為最近這四年顯學,板橋怒先生表示,其父過世後不動產由其弟繼承,怒先生因經營小生意,其弟無償提供給怒先生使用,18年來相安無事,國稅局2年前告訴怒先生,要他們另定租約,在不得以情況下,怒先生配合國稅局每月以3萬元,租了父親留給弟弟的房產,怒先生每年報了36萬元費用,其弟也得報36萬元租賃所得,去年國稅局又找上門,你們租金訂了太少,依同地段租金水準,應該每月9萬元,怒先生怒了……這一切都是國稅局製造出來的假租約,兄弟的感情怎可用錢衡量呢?不禁讓人懐疑查税背後有内幕。

歸咎原因是稅官查稅有獎金,獎金除了圖利稅官,也提供給檢舉人,前台北區國稅局長凌忠源在政大演講,唱了一首歌「你是我的眼」鼓勵學生當抓耙子,學生問當抓耙子有獎金嗎?有啊、有啊,檢舉獎金一年最高480萬元!網路新聞就可知道103年到106年稅收超徵高達近6000億元,就可知其一二。2016由一群年青世代組成了法稅改革聯盟,專門針對稅制不公提出建言,同時在各大院校、各大鄉鎮地區遍地開講了,為了喚起良心良政,呼籲稅官徵稅,應依租稅法定主義課稅。

遍地開講到桃園,大溪xx鄰鄰長控訴:他有約一甲的農地,稅務官員告訴他,只要他補繳五年的工商用地稅,他就可以拿收據,到桃園都發局將農業用地變更為工商用地,他天真的聽從稅官指點,補繳了五年的工商用地稅,再到桃園市都發局要求變更,才知受騙,回頭找稅官理論,得到的答案,竟是往後他那一甲農業用地,都要以工商用地稅課稅,氣得他差點暈倒,税官誤導過失卻没有懲戒機制,怎奈千錯萬錯都是人民錯。

2017年12月18、19日法稅改革聯盟號召幾萬名青年,扶老攜幼寒風細雨下、上凱道控訴台灣法稅的黑手,最嚴重的就是稅官為圖鉅額獎金、欺逼拐騙,無所不用其極,令人寒心。今夕何夕,民主社會,官員就是公僕,公僕領的是人民納稅錢、血汗錢,理應為民服務,解決問題,豈可扮演官搶民財,挖洞給善良百姓跳。

其實獎金制度,是企業慣用的術語,企業為了鼓勵士氣,常用獎金讓員工努力做事,所有KPI聚焦在公司的獲利上,最明顯的是投信、投顧基金經理人及金融業者,談到高額獎金制度,讓投信投顧經理人愛不釋手,哪裡有高額獎金就往哪裡行銷,這是不正經的事實,即便虧在顧客,理專屁股拍拍就走人不是嗎?

如果獎金用在公領域,那就變成災難了,看看財政部偏軌的行徑,前任部長張盛和說「沒有獎金不足以養廉」,現任的部長許虞哲說「不是啊,考量租稅人權,那乾脆都不要課算了」,稅捐機關挾著公權力,掠奪人民財產,

由此可見,台灣表面號稱民主,實則稅官仍活在帝制思維中,善良百姓唯有勇敢站出來,推倒欺凌善良百姓的那道高牆,否則稅官胡亂開單的戲碼,存在台灣的天空,未來可預見「稅單滿天飛」!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通知我們,我們將盡快予以刪除,謝謝您。

【新聞】短報所得2300萬 富士康資深副總遭追稅

新聞出處:自由時報

〔記者吳政峰/台北報導〕富士康傅姓資深副總旅美多年,98年申請改依非台灣境內居住者身分報稅,意外被國稅局查出他短報所得2300餘萬元,追繳所得稅及罰緩近400萬元;傅男不服提告,指74到98年只返台8天,98年也僅待了16天,經濟重心不在台灣,無久住之意,應按「非居住者」繳稅,但主張未獲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採認,日前判他敗訴;可上訴。

 

jason-ortego-19828.jpg

 

北高行合議庭表示,在國內有住所且常居者,屬納稅義務人;傅男雖久居外國,但98年才辦理遷出國外登記,且在台有置房產,也有投資公司股利、存款利息、賣房、分紅配股等多項所得,應按在台居住者課徵綜合所得稅。

合議庭指出,傅男有納稅義務,卻短報鴻海發放的員工分紅配股所得2298萬3000元及賣房價差70萬6158元,共2300餘萬元,加上當年度薪資、存款利息,國稅局算出傅男的總所得為2702萬4332元,基本稅額420萬4866元,應補稅額335萬6807元。

另外,國稅局依稅務違章案件裁罰倍數參考表,裁罰傅男所漏稅額0.2倍,即60萬5865元,法官亦認有據。

傅男74年負笈美國,到98年以前僅返台8天,連全民健保也退掉,工作表現優異,受郭台銘拔擢為資深副總,全家在美落地生根,妻兒均為美國籍。

98年10月,傅男辦理遷出國外登記,並向國稅局申請非台灣居住者身分課稅,國稅局認為條件不符,予以駁回,並追查他的名下財產,意外發現短報所得一事。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通知我們,我們將盡快予以刪除,謝謝您。

【投書】法稅真改革 終結青年低薪貧窮惡夢

讀者投書:程和衛

2018年1月4日 下午2:43

文章出處:Yahoo論壇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筆者去年剛自清華大學研究所畢業,目前正在找工作,因此稍微了解了一下目前台灣的薪資狀況,卻發現台灣的薪資環境,十分令人擔憂。在台灣,頂尖企業如台積電,工程師的起薪是大概是45K,聽起來好像還不錯,然而只要稍微和亞洲鄰近國家比較,就知道台灣人的薪資實在少得可憐。

根據主計處的統計,韓國跟日本的平均薪資,月薪是美金2.9K,相當於台幣快9萬元,而在新加坡是美金3.6K,相當於台幣快11萬。也就是說,我們從小到大努力用功讀書考上頂尖的大學研究所,進入台灣的頂尖企業,但我們的薪水在國際間是十分沒有行情的,甚至可以說是貽笑國際。

南韓與台灣都曾是亞洲四小龍之一,但新聞報導南韓今年人均所得可望突破3萬美元,象徵將躋身已開發經濟體之林,不僅超前台灣的2.3萬美元,隨著南韓經濟成長突破3%,人均GDP有可能拉大與台灣的差距。反觀台灣,錯誤的法稅政策造成台灣的資金連續10年29季不斷的外流,金額高達10兆之多。這些資金外流的數字背後,代表的就是台灣的工作機會不斷的變少,工作機會變少,相對工作薪資也會越來越低,以致於台灣的年輕人不得不面臨貧窮低薪的囧境,這世代的年輕人常被稱為窮忙族、青貧族、厭世代,只能追求一些小確幸,完全無法奢望結婚生子,更遑論追求夢想了。

根據瑞士洛桑管理學院的研究報告指出,外資不敢來台灣投資的三大原因,其中第二大的是我們台灣的稅制競爭力不足,而稅制競爭力不足有一項主要原因是台灣稅制的穩定度太低,讓企業沒辦法安心。專門處理外國投資的財稅專家王健安律師就曾經公開表示,台灣稅務環境風險是無限大,造就了很多外商企業不來台灣投資,甚至台灣的企業也紛紛出走。

前一陣子剛好參加了法稅改革聯盟在凱道舉辦的「反財稅黑手運動」,聽到了許多稅災戶的遭遇,也驚訝於原來台灣的稅制竟有這麽多亂象,我就印象比較深的幾點以年輕人的角度發表一點我的看法。首先是國稅局開單就能領獎金的制度造成烏龍稅單犯濫,財政部長一年還可以領到1000萬獎金這一點很奇怪,一般獎金制度在民間單位都是看業務發獎金,而國稅局是公家單位,手上握有公權力,竟然還有獎金制度促使稅務人員多開稅單,人民收到稅單根本無招架之力,非繳不可,再者我國稅務行政訴訟的勝訴率,竟然只有5%左右,一般百性如果不是確信自己有理,誰會大費周章打稅務官司?但是我們如此有信心才訴訟結果勝訴率竟然如此低,就好像一個學生每次都很認真都覺得自己會考100分但考出來卻只有5分一樣,非常的不合常理。

還有一點是去年的12月28日施行了納保法,因爲過往的行政法院的法官,在司法特考的時候,他們是不需要考稅法的,所以並不具備稅法的相關知識,所以納保法將設立稅務專業法官,可是没想到我們的稅務專業法官竟然是將過去的行政法院的法官直接就變成稅務專業法官。這就好像我們買一杯珍珠奶茶,老闆拿給我後,我發現沒有珍珠,就告訴老闆,結果老闆卻在杯子上面寫珍珠就當成是珍珠奶茶,一般人遇到這種事情應該早就翻臉了吧,可是我們國家的政府卻仍然用這種低劣的方法唬弄我們人民。

我們年輕人造就了小英民進黨政府的全面執政,難道政府不能聽聽年輕人的心聲嗎?不要只是「夢想」最低薪資3萬元,也不要只是叫勞工「作功德」,從法稅改革著手,汰換不適任部長、廢除稅務獎金制度,讓台灣恢復經濟榮景,年輕人才能終結低薪貧窮惡夢。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通知我們,我們將盡快予以刪除,謝謝您。

【投書】納保官是保護納稅人的毒藥?還是良藥?

2018年01月4日

文/郭靜(總經理特助)

文章出處:ETtoday新聞雲論壇

d3030274
▲台灣海關的不專業與刁難,長期以來讓中小企業吃足苦頭。原本期待納保官能給予協助,但來自同一個關務體系的納保官會官官相護,成為納稅者無法翻身的噩夢?(圖/視覺中國CFP)

 

《納稅者權利保護法》去年12月28日上路,根據媒體報導,全台設有165位納保官,其中關務署也有22位。由於我的工作是負責公司進出口報關,所以特別關心此事。但當我獲悉目前納保官是以任務編組方式指定專人擔任,也就是由其內部人員兼任,非由第三方專業公正人士擔任時,我不得不質疑納保官究竟是良藥、還是毒藥?

先說現制上的問題。台灣海關認定稅則的標準很不一致,不同的關別會有不同的認定,且依我國的現行法律,公司進出口貨物須透過報關行才能做申報。因此我曾經進口同樣的貨物,在基隆關是2.5%的稅則,到了台中關就變成6%的稅則來課稅,而得到的官方說明是,他們依照材質來認定稅則。去年12月29日又進口另一批貨,被海關認定要適用較高的稅則來課稅,透過報關行提供之前曾經進口放行的報單,證明貨品可以用該較低的稅則,但報關行很為難地說,這是沒有用的,且希望我不要去找海關人員,因為會害他們以後報關被刁難,畢竟他們是靠這行吃飯。

我覺得這件事情非常不合理!

首先,在德國,貨主可以自行報關,無須透過報關行,且申報地點都很便民,港口或市中心都有,若有疑慮可隨時請教海關。而台灣報關行卻迫於海關的權力,不敢表達貨主的疑問,而貨主又不能直接找海關人員詢問,被迫一定要接受海關認定及報關行委曲求全的稅率。

再者,海關人員要求提供的資料當中,有一項是「如何製造出此產品?」,稅則上並未列明不同的製造方式,會有不同稅率的差異,這無疑是嚴重擾民與刁難!國外生產廠商也表示不明白為何台灣要求提供他們的生產方式,難道廠商提供全球通用的前六碼Tariff code(關稅代碼),不能認定是哪一個稅則嗎?長期以來,台灣自己玩一套,因此被邊緣化,這只是冰山一角。

台灣是個海島,缺乏很多資源,必須從國外進口原料或半成品製造後再出口,以增加其附加價值來賺取利潤,所以關稅對業者的成本影響很大。2.5%到6%,如此差距的稅金,公司必須自行吸收,削弱企業競爭力;且業者若無法提供海關需要的資料,即便那個資料根本不影響稅則的認定,海關也有權力不放行,進而直接影響到交貨時間,這也讓企業很難生存!

台灣海關的不專業與刁難,長期以來讓中小企業吃足苦頭。大家都很期待納保官上任後能給予業者有效的協助。但,來自同一個關務體系的納保官,會更專業嗎?還是會官官相護,成為納稅者無法翻身的噩夢?納保官應要跳脫傳統稅政體制的「稅收優先」,轉為維護「納稅人權」的任務,要找公正客觀的第三者來擔任,而非像現在用稅官兼任納保官的方式來唬弄人民。

立委趙天麟就曾踢爆一個驚悚的關稅案例,因農藥會危害人體,入關需層層檢驗把關而免關稅,但有海關人員為了想課農藥5%的稅,竟然異想天開,聲稱農藥須加水稀釋或與其他成分調和才使用,擅自認定進口農藥為「原料」,課5%的關稅後放行入境,完全不用走檢驗流程,這是拿人民的健康安全在開玩笑嗎?

任何課稅都必須有明確的法律依據,不能稅捐機關說了算。去年年底由法稅改革聯盟及公民團體等多個單位所提出的稅改十大建言,希望政府可以依此努力,以確保賦稅人權。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通知我們,我們將盡快予以刪除,謝謝您。

【投書】苦了人民、肥了官員,「稅務獎勵金」該廢除了!

 

opinion-5a4d9536e09b9

 

拜讀獨立評論讀者張一平君投書〈台灣稅制要改革,別讓「獎金」侵害人權〉,深有同感。

張文指出「獎金經常會扭曲人性」,道破台灣稅捐機關濫權課稅的問題。濫稅一事沉痾已久,各界常指出:稅務檢舉獎金及獎勵金,已造成極大民怨。2017年12月18、19日有「反財稅黑手運動」在凱道陳情抗議,要求「立即廢除檢舉獎金及稅務獎勵金制度」。真理大學財經法律系吳景欽教授隨即在行政院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案「廢除稅務人員稅務獎勵金」,不到3天就獲得5,000多人附議,通過提案門檻,這代表有相當強的民意支持。

其實,稅務人員原本的稅務獎金,早在2004年就由立法院三讀廢除,現在的「稅務獎勵金」是財政部硬拗出來的,根本沒有法源依據。這樣魚目混珠,只是為了逃避法律管制,讓稅務人員自肥罷了。然而,這造成了數百萬件稅務冤假錯案,趕跑資金人才,扼死台灣經濟。以下就先從法條之修訂歷程解讀其玩法營私之手段。

稅務人員的獎金,法源早就廢除了!

稅務人員獲得「稅務獎金」的法源依據,是《財務罰鍰處理暫行條例》(簡稱《財罰條例》,於白色恐怖高峰的1954年制定),在2004年以前,第三條列出的提獎辦法是:

罰鍰或罰金及沒收沒入之財物變價,除前條之規定扣繳稅款,並依左列規定先行提獎外,應悉數解庫,其收支全部應編列預算:
一、經人(指局外人)舉發而緝獲之案件,就其淨額提撥舉發人獎金不得超過20%。
二、主辦查緝機關協助查緝機關之在事人員(指當責之公務人員),就其淨額提撥獎金不得超過20%,其無舉發人之案件,就其淨額提撥獎金,不得超過30%。
三、……

這是仿效1950年實施的《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承辦人員可分得匪諜財產的35%。這樣的肅匪條例炮製了無數冤案。同理,《財罰條例》也捏造了大量稅務冤案。而且,許多舉發人還「碰巧」是在事人員的至親好友,讓在事人員可以在同一稅案領兩份獎金。

如此漏洞不僅讓稅務人員大發利市,也造成很大民怨,終於在2003年由朱星羽等163位立委聯名的委員提案5048號修正案,提出廢除第二款「在事人員」的獎金,其理由一針見血:「有鑒於政府財務困難,而稅務人員皆為領有固定薪水之公務人員,執行稅賦查核等相關工作,本為其份內職責,而若再領取獎金,似有不當之處。」

稍後在2004年,廖本煙等55位立委聯名的委員又提案5380號修正案,在第一款增列「但執行稅賦查核人員之三等親以內之舉發人不得領取獎金」,以避免一案兩獎。誠然,稅務人員可以利用的人頭絕不只三等親,故而如此修法僅具道德象徵意義,但此提案理由切中時弊,堪為公職人員明鏡:「一、當初制定固有其時代背景及理由,但經過長時間之實施,已喪失當初立法意旨,許多公務機關已將其當為薪俸之一部分,而對於合理之薪資結構不思檢討改進,進而造成許多不合理現象。二、許多查緝之鼓勵本為促進整體社會守法精神之落實,而隨著社會整體之進步,守法精神之提升,原先所給予之鼓勵本就應循序降低,最後進而廢除,使其達成階段性之使命,如還繼續墨守舊規,顯有違常態,更甚者,許多查緝人員為獲得獎金,更常有擾民及違法之情事發生」。此提案之目的,正是在避免查緝人員為謀私利而濫開違法稅單。

值得注意的是,當時正值陳水扁總統要競選連任,民、國兩黨惡鬥,立院近乎癱瘓,但朱廖兩提案卻獲得許多立委不分藍綠連署,並且不到一年即三讀通過,足見此兩提案獲得民意充分支持,財政部應該要遵行落實才是。而且,其理由合情合理,實現了民主政治的金科玉律──避免利益衝突。然而,財政部卻硬生捏造出「稅務獎勵金」,公然藐視立法院,與民意為敵。

「稅務獎勵金」是怎麼來的?

「稅務獎勵金」實施後不斷被學者和立法委員指責「既無法源,又釀稅災」。財政部多次辯稱,背後的法源是《全國軍公教員工待遇支給要點》(簡稱支給要點),但其實《支給要點》只是行政命令並非法律,而且全篇未提「獎勵金」,只有「獎金」,見第7條:「各機關學校有關員工待遇、福利、獎金或其他給與事項,應由行政院配合年度預算通案核定實施,非經專案報院核准,絕對不得於年度進行中自訂規定先行支給」。

財政部發明「獎勵金」一詞,照字面上看,是躲過了《財罰條例》所明文廢止的在事人員獎金,但是仍算「其他給與事項」,必須在預算案通過後才核發。此外,依據《支給要點》第4條,相關公務員除薪俸外均有職務加給、技術或專業加給,主管除此之外還有主管加給,稅務單位相關稅務人員均領有專業加給,若重複支領於法無據的稅務獎勵金,於理於法都說不過去。

如此巧立名目玩法自肥,讓立法委員都看不下去了。立法院審議105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時決議:「立法院審議105年度財政部主管預算案決議:『財政部檢討修正稅務獎勵金分配方式,並以激勵基層出力人員為原則』,惟高雄國稅局就稅務獎勵金之核發對象偏重簡任高階公務員,如103年度簡任高階公務員受獎人數比率為100%,受獎金額占比為100%,無助於激勵基層士氣」;「鑒於立法院審議102年度財政部主管預算案所做決議第3項:『103年度後不得再編列稅務獎勵金相關預算』,及103年度財政部主管預算案所做決議第6項亦指出:『執行查緝逃漏稅為法定業務,查緝編列獎金無法律依據』」。

其實,這些問題在2004年三讀通過的朱廖兩提案就已經明示,財政部卻裝聾作啞。立法院白紙黑字的決議(位階等同法律),財政部竟不屑一顧,稅務獎勵金預算年年照編,歲歲在爭議聲中協商後過關,日日獎勵濫開稅單。

稅務獎勵金「通通有獎」?

2017年5月陳瑩立委指出,2015年度台北、北區、中區、南區及高雄國稅局,領稅務獎勵金人數總計達8,662人,人次達28,246人,年發上億元,從上到下人人獎勵,從辦路跑、桌球錦標賽、作文比賽到發新聞稿業務都算稅務。若從簡任以上官員計算,每人平均年領獎金近10萬元,就是要巧立名目要把獎金剛剛好發完,自2013年來4年的「獎勵金」都是在消化預算。

面對立委指責,財政部則回應:稅務獎勵金由個人獎改為團體獎,目的是激勵基層士氣。其實,獎勵金通通有獎,連非專業人員也領了「專業獎金」,早已失去激勵作用,這不是法治、更不是管理,反而像黑幫一樣以不當利益吸引人入夥,形成利益共生集團。

深究其實,獎勵濫開稅單只是起點,稅單既出,法律憲法都得讓路,富貴豪傑只能低頭,深淺藍綠一律曲膝,稅務機關成為真正的統治者。這是台灣迫在眉睫的憲政危機,正如中區國稅局某分局長面對鏡頭,竟公然宣稱:「法院的不算數啦!」

林肯有言:你可以欺騙多數人於一時,也可以欺騙少數人於永久,但你卻不可能欺騙多數人於永久。財政部倡言「獎勵金非獎金」,正如當年台灣第二屆國民大會某些代表宣稱的「無給職但可以有酬勞」一樣荒唐。現行的稅務獎勵金,是玩文字遊戲以欺騙人民,造成濫稅超徵4,000多億,逼資金人才出走。其實,稅務官員代表政府,依法行政、重義尚廉,本來是公務員的天職,不需要靠獎金或獎勵金才能做到。徵稅是為了建設國家、為民造福,是神聖莊嚴的公務,不該是機關算盡圖謀私利的商機。

稅貴在依法稽徵而不在多,依法徵稅則經濟興旺民無怨,違法濫稅則國家敗亡。這是財稅的基本原理,財政部長官豈有不知?在民怨還未潰堤之前,趕快廢除稅務獎勵金吧!

(作者為科技業經理人)

瀏覽次數:1590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通知我們,我們將盡快予以刪除,謝謝您。

【新聞】旅外台人觀察:高稅費低保障的台灣人民該覺醒了

20171223新聞凱道_A605旅外台人觀察高稅費低保障人民該覺醒
「反財稅黑手運動」中,旅外台人呼籲高稅費卻低保障的台灣人民的觀念要重新教育。

 

記者張云欣 /台北報導

為了控訴稅制不透明影響經濟發展,法稅改革聯盟12月18日在凱道上推動「反財稅黑手運動」。過去的30年在國內政府機關及美國、荷蘭政府工作的台灣小留學生家長協進會秘書長黃育旗也到現場聲援。黃育旗表示,綜觀全世界的文明先進國家,對稅制都有一套非常健全的制度,但台灣的稅金是全世界最高的,因為台灣的稅金都是選擇性查稅,把查稅當成一個整肅異己的工具,所以台灣的稅金相對的是最高的。據黃育旗研究,在1983年台灣人民每賺100元,就有22元入了政府口袋;到2011年,每賺100元就有81元跑到政府口袋去。但是人民沒有感覺,因為政府把「稅」改成「費」,但本質上相同。在國外看病沒有掛號費,很多國家也沒有高速公路過路費,孩子上學不用學費、沒有班費。在台灣許多「費」其實是「稅」,只是用費用在取代。

黃育旗曾有一篇文章PO在臉書得到很多人的迴響,因為讀者之前沒有意識到原來台灣的稅是全世界最高的,很多的「費」是國外沒有的。黃育旗在美國工作13年,在荷蘭外交部工作11年,都可以知道所繳的稅的用途,可是在台灣都看不到,台灣政府的計畫沒有細節、沒有細目,他認為這是沒有辦法說服納稅人的。黃育旗關心社會的弱勢者,像是年輕人為什麼不敢生小孩?就是怕養不起,可是在歐美國家,孩子生下來到高中畢業完全免學費,每個月還有牛奶金,或稱營養費。另外看病,很多人形容台灣的健保是世界第一的,其實藥蟲、醫藥黑洞很嚴重,沒有一個人不知道台灣的貪污,無所不貪,這最嚴重。

此外,黃育旗認為台灣薪資處於停滯不前最大原因就是沒有罷工,沒有罷工、沒有農運、沒有學運的國家不會進步。歐美國家一天到晚在罷工,罷工就是勞工談判的籌碼,歐美國家透過工會、透過制度、合理的分配,公司行號、大企業、政府都訂有法規,每年盈餘的百分比要撥給員工,要感謝員工。台灣不是,台灣企業盈餘可能拿去捐贈政治獻金,這讓黃育旗很憂心。年輕人養不起孩子,政府機關首長卻有很多特支費,黃育旗認為特支費是私房錢,這在國外是沒有的,所以應該要有更多的聲音讓國人知道,這完全不是民主國家應該有的現象。

黃育旗表示,他曾跟教育部建議「納稅人」的觀念要放進教科書,一定要從小教,孩子慢慢長大之後,才會有這個概念–原來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翁!如同住公寓大廈繳管理費,如果管理員沒有辦法保障住戶生命財產的安全,住戶還要繳管理費嗎?但政府犯罪很嚴重,日前桃園火警燒死6個外勞,後來調查結果是因為違建,這在文明國家一定會被撻伐,因為政府犯罪。人民繳稅給政府,政府卻沒有保障人民的生命、增加財產安全,那人民為什麼要繳稅?他認為這個觀念一定要不斷地去傳播,只是台灣這個聲音很小,但是觀念一定要重新教育,政府公僕有權也有責任,這很清楚,英文說Authority,怎麼可以說官員做錯事情不用負責?沒有這個道理。在文明國家的公僕只要犯錯,You are fired!不用再來了!

以黃育旗的標準,他認為台灣還不是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的國家,只是選擇性的民主、選擇性的自由、選擇性的人權、選擇性的法制。所以他建議現在的政府應該要全國的公僕減薪30%,政府的預算一定要透明化。人民的小事情,政府都要當作大事情,否則真的是愧對人民!

台灣愛迪生慘遭國稅局坑殺賠千億 無家可歸

 

852109820_2149694514264406673
帶著一千多項專利回台,希望為台灣出一份心力的台灣愛迪生L博士,卻被國稅局逼到一無所有,無家可歸。(圖片:L博士提供)

 

 

(記者謝書儒/台北報導)

台灣稅災嚴重,不僅導致國內人才外流,更是旅外人才無法回流的主因。 2017年12月18、19日引爆五萬人次上凱道,全民高喊賦稅正義的「反財稅黑手運動」,不僅是台灣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法稅改革活動,無數受到「租稅暴力」侵害的稅災戶也紛紛站出來,其中赫然出現一位欠稅上億的科學家。這位「台灣的愛迪生」L博士(為保護當事人,以化名刊出),當年應經濟部邀請,帶著1000多項專利返國,結果還沒享受到國家承諾的獎勵成果,就先收到一張上億的天價稅單,還賠掉千億財產與商機。

國稅局出手,千億資產瞬間變負債

「因為國家領導人到我公司來參觀,看到我的科技,嚇了一跳;我有上千張的世界發明專利,他認為我這個發明非常重要、對國家幫助很大。」就像其他懷抱熱情,想為台灣貢獻一己之力的人才一樣,L博士在國際間擁有極高的知名度,因此受邀回國,並讓他拿出一項專利申請「專利作價」;L博士表示,當時從國稅局、經濟部、工業局到台中市政府全都核准通過以後,他就申請作價,把這張價值3億的專利充作公司資本額,沒想到年底卻收到一張高達上億的稅單!

他痛陳專利作價取得的股票連賣都沒賣,為何要繳稅?但國稅局無視L博士的申訴,「而且不是我不繳稅!」L博士指出,所有他提出的解決方法,如退回股票或將股票抵押給國稅局等,都被拒絕,顢頇的稅官甚至貶抑這位備受全球產官學界敬重的科學家:你這股票沒有價值。如果股票「沒有價值」,國稅局又如何能課徵天價的稅單?國稅局完全不留任何活路給人民,L博士控訴他所有財產、銀行帳戶、房子,全部被查封、拍賣,連上千張專利也遭查封,專利一夕之間變成0,公司倒閉,造成損失上千億,致使他無家可歸。

惡法當道,敗訴法庭94

即便打官司,敗訴率高達94%以上,號稱「敗訴法庭」的行政法院也無法還L博士公道。法官坦言,我們同情你,你是對的,但國家法律就是這麼訂,惡法也是法,我們不得不遵守。L博士表示,自己不得不站出來,用自己的親身實例提醒大家,像他這樣懂法的科學家都被坑殺千億,何況一般不懂法的普通老百姓?他指出台灣的錯誤稅法一定要改革,誓言拿出科學家追求真相的堅持,抗爭到底。

當今政府以反核、綠能為訴求,L博士所發明的全世界最小發電系統,連洗澡水都可以用來發電,不僅造價便宜,而且台灣家家戶戶都可以用,不必倚賴台電;有關單位更積極要求他盡快推出產品,但他無奈表示:他怕死了!寧可外銷,也不願在台灣推出產品。

支持稅改人士呼籲小英政府,與其「加碼」32億元留住高教教學研究人才,或祭出各種方法延攬人才回台,不如先落實法稅真改革,別讓財稅黑手繼續讓台灣再陷失落的1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