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台南縣長蘇煥智律師認為提出修改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的好時機已到。

近年來法稅改革倡議活動輪番在全台登場,法稅改革聯盟志工穿著黃背心,在各地機關、學校、村里辦理上萬場法稅教育活動,被媒體稱為台灣黃背心運動,甚至國外媒體也持續關注,包括美聯社、法新社、CNN等40多國、360多家媒體,共超過320則報導。但是政府法稅改革的腳步依然沒有大的進展,稅災戶依然被烏龍稅單凌遲,稅務冤案依舊沒得到平反。1月9日下午法稅改革聯盟青年志工代表,特別向前台南縣長蘇煥智律師請益,他認為提出修改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的好時機已到。只要整理出納保法急需修正的條文,相信可以引起社會的共鳴。

蘇煥智肯定近年來法稅倡議活動很有動能,比起其他司改運動都更有power,但如何讓擴散面更大?他建議可以結合更多司法改革的團體,例如:土地正義聯盟等的結合,讓台灣法稅真改革,持續推動法稅改革。2019年元月4日監察院發布新聞稿表示,納稅者權利保護官造成「球員兼裁判」之疑慮,以及稅務專業法官證明書核發資格寬鬆,監察委員李月德、趙永清及高涌誠調查報告,提出四點調查意見要求財政部與司法院應確實檢討改進。蘇煥智認為此時是提出修改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的好時機。

蘇煥智分析人民有主動申報稅捐繳稅的義務,當稅捐稽徵機關發現有短報或漏報等逃漏稅時,稅捐機關可以作成補繳稅單及裁罰的處分。對於這種補稅處分及裁罰處分,未經法院裁判即發生效力,如果納稅人不提起復查丶訴願,案件即告確定。如果納稅人不服提起訴願,沒有先繳交1/2稅金,財產還會被移送行政執行處強制執行,並不須經由法院裁判。這樣的制度是否符合現代憲政民主法治國家的要求呢?

蘇煥智認為監聽與發動搜索都要法院同意,稅務員開稅單強制執行財產,當然需要法院同意。納稅人對於稅單的內容有爭執,則依三權分立的基本原則,稅捐機關的角色應該是原告,將稅捐及處罰向法院提出訴訟,而由法院來裁判。如此稅捐機關跟人民才能真正立於司法平等的地位。

蘇煥智舉過去檢察官有覊押權,後來終於在民國84年12月22日大法官釋字第392號解釋,正式宣告檢察官的覊押權違憲,改為覊押必須有法院裁判。同樣的過去檢察官在偵查中可以自己發搜索票,但2001年刑事訴訟法修法,將搜索權交由法院決定,檢察官只有聲請權。監聽權過去也是由檢察官核發的,最後也將監聽權交回到法院手𥚃。同樣的情形也出現在稅捐稽徵體制上,稅捐稽徵機關其實是行政權而已,它不是司法權,不是法院,它不應該擁有税捐的裁決權,它應該只有稅捐的追訴權。所以目前的體制其實就是「球員兼裁判」的稅捐體制,應將稅捐裁判權交還給法院。

2018年11月立法院多位立委提出修改稅捐稽徵法第39條並質詢,也就是對於訴願要先繳1/2稅金,傷害納稅人救濟的權益,最後主席卻因財政部說明沒有修改的必要,沒有通過稅捐稽徵法第39條修正案,蘇煥智認為復查的制度及訴願制度均應該一併廢止,行政法院應改為三級制,應該設立地方行政法院,應該就稅額及裁罰向地方行政法院提起訴訟,法院受理後通知稅捐機關及納稅人兩造,稅捐機關原則上應負舉證責任,由法院依訴訟程序裁判。這項修改,將會引起社會共鳴。蘇煥智也建議,司改最為詬病就是沒有司法官淘汰制度,而淘汰不適任司法官要有外部監督力量,法稅改革聯盟要結合其他司改團體一起推動,會更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