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揚塵

稅務行政救濟勝算低,人民如何相信政府

根據調查有八成的民眾不相信法官處理案件具有公平公正性。其中稅務訴訟行政法院法官因判決勝率幾乎一面倒向行政機關,人民敗訴率極高,被稱為「敗訴法院」、「駁回法院」。人權律師蘇友辰、東吳大學法律系副教授胡博硯等多名律師及專家學者都曾表示,行政法院對人民不利的判決始終如一,行政救濟成為無效救濟,行政法院乾脆廢掉算了。為什麼稅務行政訴訟是無效救濟?司法統計指出稅務行政訴訟是無效救濟的指控絕非空卻來風。

根據司法院司法統計年報,2013年至2017年五年高等行政法院稅務訴訟人民勝率平均只有0.0524(如表一) 另外根據台北商業技術學院會計財稅研究所助理教授黃士洲研究報告指出,最高行政法院稅捐判決僅5.94%有利民眾,意思是說人民連闖兩關要取得最高等行政法院的勝訴機率是0.0524×0.0594=0.0031125,即使人民好不容易勝訴了,多數行政法院並不自為判決,而是判決「撤銷原處分,另為適法處分」,讓國稅局另為適法處分,再加加減減重新開出一張新的稅單,讓案件回到原點,所以贏不是真的贏,行政救濟一再周而復始輪迴,形成所謂的「萬年稅單」,這樣案件輪迴個三趟,0.0031125的三次方等於3.01528×10-8≃0,人民勝率趨近於零的稅務行政訴訟,可說是世界奇觀。

年份

案件

人民勝訴

勝率

2013

836

52

0.062

2014

817

34

0.042

2015

810

39

0.048

2016

682

32

0.047

2017

569

36

0.063

平均

0.0524

表一:高等行政法院稅務訴訟人民勝率表(資料來源司法院)

在統計上「獨立事件」意謂著不受任何外界干擾 ,一個銅板不受外界干擾,隨機往空中一扔,正反兩面都有各一半的機率,那我們口中振振有詞的司法獨立又是怎麼一回事?

所謂司法獨立是包含「裁判上獨立」與「制度上獨立」,是一個重要的法治基本精神和原則。「裁判上獨立」指司法機構中的法官的判決必須根據法律及事實作出判斷,不受任何外在干預或影響。「制度上獨立」指在於保障審判體系實踐司法事務時,不受行政立法部門不當控管,以內部有效運作來實踐制度上獨立。因此司法審判如同任何比賽,原告與被告如同比賽中的選手,比賽必須公平、公正、公開,司法審判也是如此,如果兩方實力相當,那麼在公平比賽當中雙方應該各有50%的勝率,差一點也有4比6的勝率,但台灣的行政法院稅務訴訟卻非如此,雙方勝率幾乎呈現0比100的勝負比率,人民的稅務案件一但進入行政法院稅務訴訟中,幾乎是穩輸無贏這在正常的公開競賽的擂台上,是絕無僅有,賭場上雖有作弊老千,勝率恐怕都比法庭上高,這種不會勝的訴訟,要說台灣司法是獨立的,應該沒有人會相信吧!

在德國的地方財務法庭稅捐訴訟勝率44.08%,聯邦財務法庭稅捐訴訟勝率17.8%,捷克稅務案件人民勝訴率大約可以達到50%,荷蘭行政法院判決人民的勝訴率大約30%左右,原則上行政法院會直接裁判,不會有發回給行政機關重為處分的情形,人民的勝訴獲得終局裁判。印度稅務救濟勝訴率甚至超過50%,丹麥高達60%,而且法官都會做終局判決!

在台灣稅捐行政救濟程序,九死一生困難重重

找納保官反而課更多稅

人民若因行政機關違法或不當的行政處分,致其權利或利益受侵害時,應依行政救濟的程序保護其權益。稅捐行政救濟程序依序有復查、訴願、行政訴訟,其中行政訴訟包含高等行政法院與最高行政法院稅捐訴訟。稅捐行政救濟程序好比一場拳擊賽,當人民遭受稅捐機關不當課稅時,覺得自己權利受到侵害時,向行政機關申請復查開始就進入一場一關又一關不對稱且不公平的拳擊賽面。首先人民得先面對體格壯碩,肌肉結實發達,身高體重都比人民大好幾倍的國稅局,稅務資料、解釋函令、行政權等集一身的國稅局,當人民不服課稅需要納稅納稅者保護官協助處理違法稅單時,卻發現納稅者保護官都是來自稅捐機關,球員兼裁判,淡水有一名蔡姓老農,被國稅局追稅3千萬,他認為這根本是烏龍稅單,所以求助納保官,反而被開出6400萬的稅單,這個金額比起原來還多出一倍。不找納保官還好,一找納保官反而課更多的稅,不知道納保官是在保護人民還是在保護「官」?

訴願要先繳一半的稅額,形同勒索

人民若不服國稅局的復查決定,向財政部訴願,依稅捐稽徵法第39條規定即使納稅義務人不服稽徵機關所核定的稅捐,欲提起訴願,也必須先繳一半稅額或是提供相當擔保,否則將遭強制執行。以上述淡水農民為例3千萬的稅單就要先繳1500萬才可以訴願,這和勒索有什麼差別?另外,財政部訴願委員會被外界批評都是「自己人」,對人民來說又是一道高牆。

行政救濟打假球,法院乾脆關門

當前台灣最大的問題是民眾對政府的不信任。無論是行政單位或司法機關,打假球居多,納稅者保護官球員兼裁判,不保護人民卻保護官。訴願委員會通通是「自己人」,行政法院勝率趨近於零,法院乾脆關門,打官司改用「博杯」,省了法官薪餉也省了律師費。稅務行政救濟程序有必要通盤檢討,打掉重練,改革必須著重公平正義,如何避免政府打假球的現象,方能重建民眾對政府的信任度。

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若有侵權請告知我們,將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