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第七條:法律之前,我們都是平等的

憲法第7條規定平等權,要求相同的事物應為相同處理,不同事物應為不同處理。釋字第688號解釋理由書謂即:「憲法第七條保障人民平等權,旨在防止立法者恣意,避免對人民為不合理之差別待遇。法規範是否符合平等權保障之要求,其判斷應取決於該法規範所以為差別待遇之目的是否合憲,其所採取之分類與規範目的之達成之間,是否存有一定程度之關聯性而定(本院釋字第六八二號解釋參照)。」

在稅法上,稅捐平等原則要求相同的經濟上給付能力者,應負擔相同的稅捐負擔(水平的平等,Horizontal Equity);不同的支付能力者,則負擔不同的稅負,亦即富有的人應多負擔稅款,貧窮的人則少負擔稅款(垂直的平等,Vertical Equity),按照比例的平等稅捐,換言之,應按照國民彼此間不同的給付能力為相異之稅捐,即所謂「量能稅捐」原則。

換言之,依據憲法上平等原則所具體化之稅捐正義之原則,要求有關納稅人之稅捐負擔,應當按照其經濟上之負擔能力分配,此尤其適用於所得稅法上,應按照個別的納稅人之給付能力課稅(taxation according to ability to pay)。此即為量能課稅原則(das Leistungsfähigkeitsprinzip),乃是稅捐正義的基礎原則,並作為稅捐負擔公平之最高的比較標準。量能課稅之衡量因素,包括所得、財產、消費以及上述因素之組合,均可衡量其稅捐負擔能力。

釋字第565號解釋理由書即指出:「憲法第七條平等原則並非指絕對、機械之形式上平等,而係保障人民在法律上地位實質平等。依租稅平等原則納稅義務人固應按其實質稅負能力,負擔應負之稅捐。」依租稅平等原則,納稅義務人本應按其實質稅負能力,負擔應負之稅捐。因此,稅法規定的內容,應符合量能課稅之公平原則(釋字第597號解釋理由書參照)。

稅捐的平等也可以理解為「恣意的禁止」。如果法律上的差別待遇,並無法找到一個合乎理性的、從事物的本質所導出的理由或其他明白的理由時,則該規定即應認為是恣意的。換言之,就取向於正義思想的觀察方法而言,在系爭有關情況的事實上差異,是否具有特別的意義,而為立法者在進行規範時所必須加以考慮。在此,立法者在平等原則的範圍內,享有廣泛的裁量和形成自由,尤其是對於什麼事物應納入稅捐的對象(稅源的掌握),更是如此。但立法者在逾越裁量的界限時,則有違反平等原則的問題。例如稅法對於某一群人相對於另一群人,在法律上給與差別待遇,而在這二群人之間,就其性質及份量而言,並無足以正當化其不平等處理的差異存在時,即違反平等原則 。

引用網址與參考文獻:

  • 陳清秀, 平等權與課稅
  • 陳清秀,利益均衡在稅法上之運用,東吳法律學報,20卷3期,2009年1月,頁59。
  • Tipke/Lang, Steuerrecht,20.Aufl.,2010, §4 Rz.81.
  • Tipke/Lang, Steuerrecht, §4 Rz.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