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了解真相公布加害者 才能終止冤案再發生 --政治迫害受難者與青年對話--

圖說:台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與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8月3日於二二八國家紀念館舉辦「政治迫害受難者與青年對話」座談會,公開集體政治迫害案件,見證台灣自由民主與人權之路。

台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與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於7月12日至8月17日在二二八國家紀念館主辦「從迫害到平反—民主與人權之路」系列活動,8月3日下午場次為「政治迫害受難者與青年對話」座談會,除邀請受難者現身說法,並整理白色恐怖時期之後,威權體制的餘毒造成的集體政治迫害案件真相大公開,見證台灣自由民主與人權之路。

臺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理事長陳志龍教授探討「二二八事件官逼民反的暴力思考」,指出以前平反都只針對受害人,但未對迫害者的本質、方法做科學化、理性化的研究。如在二二八事件裡,即使成立二二八基金會,也訂了一些條例做了賠償,但是未對元兇究責,不能算真正平反。另外賠償問題也是轉移焦點,編預算拿納稅錢做賠償,根本不是真的賠償,而是不公不義的制度。

陳志龍表示,德國1933~1945納粹時代,東德政權的加害者真面目現在都被拆穿,他們是以神權、霸凌、欺騙方式,實際上就是政府犯罪行為。台灣目前最嚴重的問題在司法,轉型正義主要在司法的轉型正義,但台灣的轉型正義竟然訂定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放在行政單位。其實司法充滿著神權化、神秘化、汙濁,司法不改革,沒有真正的轉型正義。陳志龍強調,政治整肅包括二二八的屠殺、白恐的事件,還有解嚴後,寧靜革命後繼續讓司法、稅法及特務三個單位侵害人民權益。整肅方式是用整肅者的黑心,建立黑名單,再用黑計畫迫害。再來利用教育體系及媒體向全民洗腦,將其惡行使人誤以為合法。所以人民一定要進入法治社會,揭開加害者的真面目,分清是非,不要被洗腦,避免日後再度發生,才是真正的平反。

前南投縣長彭百顯就深受司法迫害之痛,1999年921凌晨1時47分,台灣發生百年來最大強震,震央南投災區滿目瘡痍,南投縣民922人死亡,數千人受傷,房屋全倒或半倒五萬多戶,財產損失數千億。南投縣政府人員除了救災、安置還須協助重建,備感艱辛及壓力,卻蒙受了冤誣11年官司煎熬。當時檢察官卻違反偵查不公開,利用媒體傳播假消息;偽造筆錄入人於罪。濫行搜索、栽贓抹黑;未掌握具體證據,卻大規模動作,將縣府當成犯罪集團。彭百顯當時任南投縣長兼任救災總指揮官,被檢察官誣陷攀案、起訴草率。利用黑函、匿名電話的不實內容當證據,曲解法令誤導縣府圖利,中傷、醜化彭百顯。後來起訴的十項罪名完全不成立,但司法迫害已徹底毀滅人格,南投縣政府被汙名化,人民對縣政府沒有信心,所以彭百顯認為司法改革是民主進步的重要的主軸。

台北科技大學建築系所榮譽教授彭光輝表示,彭百顯案的偵查濫權、搜索沒有正義、利用媒體扭曲、偽造筆錄、草率起訴,然後利用司法手段,來毀滅一個人的人格,也完全適用在其妻郭瑤琪的案件上。只因檢調監聽到有廠商父子對話,說郭瑤琪之子要出國,想協助他們,彭公子出國時就被搜身,95年12月26日,更大舉到彭宅搜索。在審理過程中,彭光輝表示他們曾提起非常上訴,第一個理由,檢察官認為對於對價關係的解釋,眾說紛紜,應該統一解釋,結果最高法院駁回說,沒有解釋必要。第二個不確定犯意,既然不確定,怎麼會有對價,這個是衝突的。但最高法院硬拗不確定犯意就是對價。第三郭瑤琪是首長,應該適用與民有約不是陳情,結果駁回說,條文不重要,違法就是違法。第四個這個案子是促參法,是招商案不是採購法招標案,判決書誤把採購法的精神來解釋促參案,這是一個誤謬,結果駁回理由說,只是用語不夠精當而已。彭光輝認為司法有利證據完全漠視,招商招標分不清,專業不足害死人。幸好監察院鍥而不捨,把這個案子重新審查,終於再現曙光。

輔仁大學企管系兼任助理教授魏賜聰指出,台灣民主進展非常坎坷,舊習毒素仍然深藏在政府體制之內,沒有監督是非常大的問題。二二八事件1995年從李登輝總統開始,政府正式道歉,但1996年3月第一次總統大選,12月就又發動宗教掃黑的政治整肅,太極門就遭遇了無妄之災,受到荷槍實彈的大肆搜索,同一筆捏造的金額,一面誣指是詐欺所得,一面還誣指為補習班學費移送國稅局強徵課稅。用國家司法和稅法這兩個強大的公權力來迫害人民。搜索當天還偵查大公開,大批媒體在場,而且被監察院指出犯錯的檢察官及國稅局人員還不斷升官,這才是不可思議的事。台灣體制如果不改,台灣要進步將非常困難。所以整肅一定要平反,真正的平反一定要找出加害者並且公布姓名,才能警惕。魏賜聰強調司法改革、體制改革是他非常在意的兩件事,不改台灣是無法向上提升的。

白色恐怖被害者蔡寬裕表示,長達12年的政治迫害,白色恐怖並不會因解嚴就結束。另一被害者陳欽生,當年為馬來西亞的僑生,日前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舉辦「平復司法不法之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陳欽生即為其中之一,但他認為他從頭到尾都沒犯罪,為什麼要接受所謂的除罪?陳欽生18歲到台灣讀書。1970年發生美國新聞處爆炸案,因為他常去美國新聞處,被要求承擔這案子,受到許多不人道的待遇。但後來查到真兇,他也沒有被釋放,反而被騙寫虛假的自白書,並被當成證據判處死刑。後因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方逃脫一死,但身心所受煎熬,至今不曾平復。

華人民主書院董事會主席曾建元教授提出聯合國2000年時有一新興人權,稱為了解真相的權利,或真相權,如果有人受了冤屈向國家陳情,受害者及家屬有了解真相的基本權利,真相問題是國家資訊公開的基本要求。曾建元的父親曾兩度被覊押,獲貴人幫助未獲審判,但為避免被誤會串連,至今連謝字都無法說。曾建元認為人性如果沒有得到制約,自私的人性流露出來之後,沒有人能夠保證良善的本性如何靠有效的制度來落實,真正去保障每個人的自由。只有民主,透過權力的制衡,才不會讓擁有權力的人,以美麗的辭藻來偷偷掠奪或強行霸佔每個人的自由或財產。二二八就是獲得權力借刀殺人的結果。上海來的人,鼓勵台灣人民互相告密陷害的系統,才讓壞人有機可趁,台灣的菁英就在這種被忌恨、嫉妒的情況下犧牲掉。他加入促轉會,就是希望能找出加害者,讓加害者面對歷史的審判。

二二八事件研究者吳至中表示,身為業餘的歷史研究者,他希望不要讓加害者得意,不再讓二二八事件再發生。因為沒有民主什麼都沒有,經濟要好得先有民主。據吳至中研究,二二八最主要的加害者是匪諜冀朝鼎及貪官柯遠芬。上有冀朝鼎政策,與民爭利致官民對立:濫印鈔券製造惡性通貨膨脹,民財產歸零;以武力強定新舊幣匯率,讓貪官謀私利,形同搶劫;民生物資(米鹽糖酒菸等)專賣,官獲重利。下有柯遠芬對策,貪官得利致官逼民反:柯刻意製造冤錯假案,以抓匪諜為名,趁機逮捕劉林世家子弟勒索鉅額贖金,並賺取舉發獎金。提到獎金,吳至中指出,立委朱星羽、廖本煙2003、2004年間提案修正舉發獎金,主張廢除稅務人員查稅獎金,因為查稅為稅務人員份內職責,若再領取獎金,似有不當。許多查緝人員為獲得獎金,常有擾民及違法之情事發生。吳至中強調濫稅亡國,400年前英國國王因濫稅被砍頭,後來英王威廉三世1694年發動金融革命,法律明定不得濫稅,並建立廉能的文官團隊和徵稅法制維持收支平衡,在良好的金融制度下,啟動了工業革命,拉抬勞工薪資大幅成長,促進經濟繁榮,也讓英國成為世界第一強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