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文 / 張攷貝

大家知道搶銀行的始祖是誰嗎?就是李師科。民國71年,當時的台灣錢淹腳目,李師科犯案的過程讓民間許\多人奉他為俠盜,因為此案呈現出社會及司法的許\多重大問題。

李師科搶銀行,王迎先卻成了冤死鬼!1980年李師科殺警奪槍,1982年4月持槍搶劫銀行,政府懸賞200萬元追查兇手,同是計程車司機的王迎先,因為外型與李師科酷似而遭到檢舉,警方在破案的壓力下,逮捕王迎先,刑求逼供要他認罪,同年5月7日王迎先在帶領警方尋找辦案工具途中跳入新店溪,以死明志,警方還企圖以「畏罪自殺」污衊他,所幸不久後真兇李師科落網,而逮捕王迎先的警察從此開始逃亡。之後,立法院通過俗稱「王迎先條款」的《刑事訴訟法》第27條修正案,保障被告隨時可以選任律師為其辯護,而不是被起訴後,才有權利聘任律師,防止刑求逼供的情況再次發生。

事隔多年,檢警的辦案手法進步了嗎?在績效及獎金的雙重力量驅使下,人權的保障依舊被忽視。太極門刑事與稅務假件從民國85年發生至今,已過了24年,仍未依法終結。當年,政府藉著宗教掃黑之名,放任不實黑函漫天亂飛,太極門因而遭受池魚之殃。臺北地檢署侯寬仁檢察官在未經查證的情況下,12月19日攜同媒體前往全省太極門道館搜索。為了達到整肅、消滅太極門的不良目的,用盡搜索、羈押、凍結資產、編造證據、製造被害人假象、違法封館、移送國稅局強徵課稅等違法手段。

搜索當天檢調便將掌門人帶走收押禁見!羈押共117天,侯檢察官卻只有詢問13句話,合計29分鐘!而且開庭時對掌門人極盡輕蔑之能事,丟擲卷宗、拍桌、咆哮、恐嚇、脅迫等違法舉措不一而足,從偵查至移審過程中竟從未依法通知掌門人委任的律師,也從未告知掌門人涉嫌的罪名及法條,完全剝奪當事人的防禦權、訴訟權以及辯護律師的辯護權。

今年九月,台灣甚至發生被稱為「竹北事件」的誇張執法過當事件,當時警察當街強押倡議法稅改革的60歲志工黃媽媽到派出所調查,可憐的黃媽媽沒有休息、沒有進食,移送地檢署漏夜偵訊共長達六小時,檢察官甚至對其限制住居。她因遭受巨大精神壓力而昏厥送醫,被診斷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她的兒子心急,曾說要自殺表明母親的清白。而黃媽媽做的,就只是因為手上舉了一面「請問執行官李貴芬在太極門案拿了多少獎金,10萬?100萬?1000萬?」的牌子!

檢警「踩紅線」抓人逼供狀況頻傳,侵害人權個案屢見不鮮,有的法官甚至在判決書中直批警方「肆無忌憚、恣意妄為」,可見部分警察法治專業不足,侵害憲法保障人民人身自由、財產權。所幸日前,法務部為了讓刑法第125條「濫權追訴罪」更符合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的精神,擬把六大警察系統人員都納入處罰,而不是只處罰濫權的檢察官和法官,並更名為「酷刑罪」。此項修法無疑是保障人權的重大里程碑,期盼執法者不再以任何不人道方式對待被告,嚴禁使用「酷刑」,才能使冤案不再。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