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文 / 羅吉強

 前公懲會委員長破天荒被監察院彈劾,讓公務員們與富商間長期不當往來問題,引發人民高度關注。翁姓富商被搜出多達27本筆記,極詳細記載高達200多位高階公務員,接受招待的時間地點,可謂是現代版的百官行述,讓傳聞中的官商勾結情節,赤裸裸地攤開,更證實了台灣官商勾結情形,確實是普遍存在的。


    而涉及「皇后貞操」的法官及檢察官們,人數竟多達100多位,令社會嘩然,因牽涉人數過多,法務部竟為避免「法界血流成河」,荒唐的以「曾與該富商一起見面吃飯達5次、收襯衫3件、補品3盒以上者」為標準,其餘則放過免查!引發社會強烈批評,司法院才緊急宣布,將「全面調查」,法務部也接著宣布將「全部清查」,希望能力挽狂瀾,趕緊止血人民對司法的不信任,但人民司法信心顯已重創,難以彌補。
 
    司法人員職掌法律的正義,理應公正無私,不可徇私偏頗,更不可做出有違良心的事,否則不僅損害個人聲譽,更殘害法律的公平正義。翁姓富商有個案例卻是檢察官與法官們聯手傷害法律正義,不僅讓一家銀行憑白損失新台幣3億元債權,更造成一個「銀行員之死」,也讓人民大開眼界,原來不同部門公務員聯手違法濫權下,對無辜百姓生命財產等人權的傷害力道之大,有多可怕。
 
    該富商的公司以一張同額本票作為擔保,向銀行融資借貸新台幣3億元,但因經營不善造成鉅額虧損,銀行即將強制執行拍賣該富商公司的資產,富商趕緊與身為法官、檢察官的好朋友們餐敘求解套,一場「全」都是「司法好朋友們」的司法戲就此開演,一法官朋友竟獻策,先向法院提起「確認本票債權不存在之訴」,再要富商指使公司的財務副總自行向檢察官(也是該富商友人)自首,表示該張本票是他偷蓋公司印章偽造來的。
 
    檢察官朋友很有默契的「不調查」就直接起訴,而承審的法官朋友,對財務副總不僅輕判,更給予緩刑,並將本票視為犯罪證據而沒收,因被告及檢察官,都很有默契的不上訴,該判決很快就確定了,而因本票被法院沒收了,銀行債權就無從行使,因此讓該富商逃過了融資銀行新台幣3億元的追償,也讓銀行平白吃了悶虧。
 
    該富商還指使在調查局的高官好朋友,檢舉在該銀行負責追討業務的諸姓經理偽造文書,理由是「以偽造本票作為強制執行的擔保」,但本票由真變偽,係因人為操控訴訟而來,該經理人竟被起訴並判刑,讓自認奉公守法的諸姓經理,無法接受有罪判決而上訴,而上訴審的法官也是翁姓富商的朋友,讓該經理人承受不少壓力,於是等不到無罪判決,諸姓經理即抑鬱而終,年僅30餘歲,而富商又窮追猛打,再向諸姓經理之妻提告損害名譽並求償,諸妻拋棄繼承後,富商竟再向當時年僅8歲及9歲的女兒提告追償5億,雖最終獲判免賠,但訴訟過程,已讓一個家庭碎裂,心痛不已了。
 
    同樣是執法人員共同侵害人權的919竹北黃媽媽事件,則是行政執行署結合檢察官及警察,聯手侵害人權的另一違法濫權的事件,起因是行政執行署未依法定程序,違法拍賣某民間團體土地,依法律需經二次減價拍賣流標後,始得交由債權人承受,但行政執行署卻在第一次減價拍賣流標後,馬上宣布由債權人承受,因一次減價約少兩成價格,而行政執行署人員可依執行金額領取比例獎金,因此該民眾就質疑,急著不依規定拍賣,難道是為了領取較高額的獎金?於是在全台各地街頭舉牌,詢問違法的行政執行官到底領了多少獎金?
 
    109年9月19日志工黃媽媽即因為當天在竹北街頭舉牌抗議,被不符比例的多名警察包圍並要求盤查,黃媽媽告知警察身分字號後,警察隨即離開,孰料半個鐘頭後,警察又重回該地,以現行犯名義逮捕黃媽媽,黃媽媽詢問警察,自己到底犯了何罪?警察並未說出罪名,就強行將黃媽媽押回派出所。
 
    黃媽媽被留置派出所到凌晨,超過6小時,竟又遭移送地檢署。現場聲援學者問警察,為何以現行犯逮捕?警察說因李姓執行官提告,但卻提不出告訴狀,只說舉牌上有李姓執行官的名字,所以才以現行犯逮捕(根本違法逮捕),學者表明公務員領獎金是可受公評之事,志工根本沒犯罪,但警察仍在作完筆錄後,聲稱是依值班檢察官的要求,未取得黃媽媽的同意下,在深夜強行將黃媽媽移送新竹地檢署偵訊。
 
    一到新竹地檢署,發現新竹地檢署周圍竟早已佈滿包含保安大隊約500名的警力,甚至還有其他縣市警車也來支援,國家通常是重大刑案要犯逮捕,才會出動這麼大規模的警力,但當天卻是對付一個手舉紙牌的老婦人?!原來一切都是計畫中的步驟,警方打算用集會遊行法的「聚眾滋事」為由,將到場聲援的民眾全部逮捕,以達寒蟬效應,連黃媽媽突然身體不適當場昏倒,竹北警分局長也只顧著照劇本走,忙著廣播而根本沒有救人的動作,現場群眾急忙叫救護車將人送醫,也因而四散趕往醫院關心,才讓警方破局未得逞,但手段之陰險,與228事件如出一轍,再為21世紀台灣民主法治,刻畫一道難以抹滅的傷痕,而主導事件的新竹縣警察局長、分局長,派出所所長等,竟可以火速全部調職,似乎是有計劃的閃躲地方民意監督。
 
    當手握公權力的公務員違法濫權,常讓人民苦不堪言,台灣民主法治始終無法成熟,因為無有效的機制來淘汰違法犯紀的官員,讓許多犯罪者依然活躍官場不墜,肆無忌憚,當然視法律如無物!加上立委上下交相賊,怠惰修法,官官相護,明文具體處罰公務員的法條少之又少,縱有罰則,要件也相當寬鬆,如公務員懲戒法,僅訂有短期的時效,且是以事實「發生」日起算,而非「發現」日起算,導致許多違法官員因時效屆滿而逃脫懲戒,變相成了官員犯罪的保護傘。因此,該是人民覺醒時了,慎選肯確確實實修改法律漏洞的好立委,建立公務員有效的退場機制,有效嚇阻官員犯罪,真正以法律制裁不肖公務員,政府侵害人權的長期歪風,才能有機會「扭轉法治乾坤,人權春回大地」!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