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陳苡瑄/台北報導)8月22日「國際宗教信仰迫害受難者紀念日」線上論壇,台灣的指標案件–太極門遭受信仰迫害25年,來自全球的受難者及家屬出席現身說法。其中太極門弟子張萬定的遺族、張家三姊妹於論壇中沉痛指出,民國85年12月19日由侯寬仁檢察官一手主導的太極門假案,如何折磨他們全家,張萬定自始至終秉持「太極門無罪無欠稅」的信念,25年來選擇了一條最難走的路,無怨無悔地投入法稅改革,期望假案早日平反,也為冤苦的稅災戶大聲疾呼與奔走,無奈仍等不到政府的認錯與回應,於今(2021)年6月帶著遺憾離世。

圖一:張家三女兒靜宜(右1)說:「我的爸爸在太極門練功33年又11個月,直到他逝世那天,唯一的遺憾就是在死前沒有能看到太極門1219事件得到平反,公平正義無法得到伸張。」

走上凱道並上街遊行,也曾在監察院、立法院、財政部、國稅局、行政執行署前大聲疾呼平反太極門冤案,張萬定給人不畏懼、不妥協的勇者形象,他曾提到支持他的動力,就是對太極門掌門人洪道子師父的感恩心,因為太極門讓他從一個氣若游絲的垂死之人重拾身心靈健康,重建差一點崩解的家庭與事業。拜師將近34年,張萬定一直抱著感恩的心在道館做志工,而當年侯寬仁違法搜索太極門,在無任何實證下,將他押至調查局訊問,並威脅恐嚇,要他做出背叛師門的不利證詞,甚至打電話到公司,導致他的信用破產,隔日被迫辭去月薪20萬的顧問職,全家頓失唯一收入來源,生活陷入困境。

圖二:面對公權力的長期欺壓與迫害,張家二女兒靜如(左1)大聲疾呼政府要「知錯能改」。

我們只是在太極門練功,有做錯什麼嗎?

大女兒張靜雯說:「還記得85年12月19日的隔天一大早,就聽到急促的門鈴聲響,一開門,大批檢調人員進入我家,不明就理開始翻箱倒櫃,什麼也沒有找到,就將爸爸帶走。12月20日晚上,爸爸從市調處回來,爸媽找我過去,告訴我哪天他們不在,要好好照顧兩個妹妹。」當時年紀尚小的她,心中充滿疑惑,「我們就只是在太極門練功而已,有做錯什麼嗎?」身為長女的張靜雯,被迫要快快長大,她說:「好長一段時間,我們家裡的氣氛很奇怪,說話都是用氣音,因為怕電話被監聽,回家時好像也有人在後面跟蹤。每一天,時時刻刻都擔心爸媽會被捉走、家裡會出事,這樣的陰影,在我心中埋下了種子。不知有多少年的晚上都會做著這樣的惡夢,甚至對人開始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張靜雯說,太極門假案早在十四年前就已經平反,刑事法院三審判決確定無罪無欠稅,為何稅務假案延宕到現在25年?其間我們看到了台灣法稅制度的千瘡百孔,多少跟我們一樣的稅災戶因此而犧牲。25年來張萬定不論日曬雨淋、寒風酷暑,無怨無悔地投入法稅改革的行列,並多次投書給蔡英文總統,戳破財政部凌駕一府五院的真相,也投書給監察院院長陳菊,希望監察院能有所作為,為人民伸張正義,期盼政府能本著良心、獨立、公正、有效的執行職權,無奈字字血淚,卻仍喚不回租稅的公平正義!

爸爸跟我說,他這一生值得了!

三女兒張靜宜回憶起張萬定過世的前二天告訴她,「這一生值得了!能拜得一位明師,讓自己的生命活得很有價值。」張靜宜說:「爸爸的一生,就在為平反太極門事件努力著,從出庭作證到至國稅局、財政部、行政執行署陳情抗議,去年12月19日,是他人生最後一次站上凱達格蘭大道!」

張靜宜哽咽地述說:「我的爸爸在太極門練功33年又11個月,直到他逝世那天,唯一的遺憾就是在死前沒有能看到太極門1219事件得到平反,公平正義無法得到伸張。他交代我們要跟著師父、師母及師兄姊一起努力到人生的最後一刻,無論如何一定要讓此案得以昭雪。我們是台灣人,我們希望台灣的政府能還我們一個公道,讓我們真正為自己是身為台灣人感到驕傲。」

張靜宜表示,張萬定曾說:「我要用一生與法稅奮戰!」無奈在109年8月21日太極門修行道場預定地被違法拍賣並收歸國有時,在現場的張萬定痛心疾首,猶如撕裂心肺般哭喊。回到家後他就無意識倒下送醫急救,接下來9個多月的病痛折磨,直到生命終了,太極門假案依舊還沒看見曙光。

在奮戰的25年中,女兒們看著爸爸從壯年到老年,用盡了三分之一的人生歲月,就為了平反一個自始至終不存在的假案。絕不妥協、永不放棄的行動力,讓三個女兒既心疼又佩服。「長期為了讓相關單位聽到人民的聲音而四處奔走,爸爸還曾經摔斷了手;還發生過警察疑似設局毆打推倒我爸,導致被打到腦震盪住院。」大女兒張靜雯表示,為了平反冤案,張萬定經年累月到台北國稅局、行政執行署等行政機關前舉標語表達訴求,國家的一個行政機關居然不給借廁所,長時間沒辦法尿尿,沒時間喝水,沒日沒夜的吶喊,也曾寫信給蔡總統……,日曬雨淋,颳風下雨,寒風刺骨,從沒有停歇過。

圖三:太極案85年12月19日發生,當時年紀尚小的張家大姊靜雯(圖中),心中充滿疑惑,「我們就只是在太極門練功而已,有做錯什麼嗎?」身為長女的她,被迫要快快長大。

我們無法決定自已什麼時候生、什麼時候死,我們能決定的只有怎麼活

「我們全家就是這麼單純地跟著師父師母練功、修身養性,從來沒有想過怎麼會有新聞媒體說的養小鬼、詐欺、逃漏稅的事。單憑一個侯寬仁不明就理的誣陷,25年來,斷送了許多人讓身心健康、變好的機會。」二女兒張靜如至今仍無法理解,為何會有如此顛倒是非、無中生有的太極門假案?!「師父告訴我們,我們無法決定自己什麼時候生、什麼時候死,我們能決定的只有怎麼活。」張靜如說:「所以除了強身健體,爸爸媽媽也加入志工行列,自願到道館服務,在太極門裡大家就像一個大家庭,互相照顧,不分彼此。」

面對公權力的長期欺壓與迫害,張靜如大聲疾呼政府要「知錯能改」,她悲憤地說:「台灣從威權國家轉型成民主國家的發展過程中,曾經遭受迫害的現任政府官員們,時至今日反而成為加害者,聽不見也看不見長達25年受國家迫害的太極門弟子的血汗心聲,怎麼對得起台灣民主奮鬥的所有先進?」

堪稱「法稅228」的太極門稅務假案,與228事件一樣,需要轉型正義、需要更多人站出來,要求政府還給人民公平正義,張靜如強調,不管前面的路如何艱辛,太極門的弟子們也會如同她的爸爸般奮戰到最後一刻,因為她知道這一切不只是為了她自己,而是為了世世代代在這塊土地生存的每一個人。 

張靜雯表示,練武之人從武德中學習止戈揚善,並兼具悲天憫人的俠義之心。張萬定曾說:「不公不義的事須要去遏止,那才是真正的俠義志士。身為太極門弟子的我,更應該用心且認真地實踐它。期待有朝一日,政府官員能從善如流,修出一部利益眾生的司法及稅法,解除善良百姓心中的苦。」張萬定一生選擇了最難走的路,在號稱亞洲民主燈塔的台灣,以其自身遭受信仰迫害的案例,站在法稅血難河的最前線搖旗吶喊,為的就是讓後代子孫們能享有真正的賦稅人權以及最基本應受尊重的信仰自由,其精神不死,啟發了更多的良心之士,也將造福千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