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李蒙/綜合報導)曾於2017年台北世大運上氣勢磅薄的序幕展演,師徒傳承的古老氣功武術修行門派──太極門,成員來自各行各業,平時致力於練氣修心,發揚止戈揚善的武術精神與文化,多年來自力自費走遍五大洲超過100個國家,參與3000多場國內外文化展演,包括國內的國慶演出與2000年雪梨奧運。一個充滿正能量的團體,卻在20多年前因莫須有的指控和起訴,讓師徒數萬人蒙冤,受社會誤解,即使案發10年後司法已三審證明了清白,直至今日,太極門卻仍然沒有獲得真正的公道正義,全民公審節目一段影片還原太極門案源頭,一段司法濫權、行政瀆職的人權迫害黑暗史,台灣人不可不知的真相!

圖一:太極門是古老氣功武術修行門派,發揚止戈揚善的武術精神與文化,多年來自力自費走遍五大洲超過100個國家。

同樣的黑函 不同的命運

1996年12月19日台北地檢署檢察官侯寬仁僅憑不實黑函即發動檢、警、調數百人荷槍實彈兵分19路,前往全台太極門氣功養生學會的12處道館,以及部分太極門弟子住處大舉搜索,太極門弟子柯先生回憶:「又不是抓江洋大盜,為什麼要荷槍實彈,槍都上膛了!」太極門弟子趙女士:「他們一進來也沒有講什麼,也沒有出示什麼證件,就翻箱倒櫃。」「我背著包包放在道館,就說這個包包要搜查!」高雄地區太極門弟子黃女士餘悸猶存。

太極門案辯護律師陳明表示,當時有所謂的宗教掃黑,當民間NGO團體影響力或會員人數累積到一定數量,政府就有疑慮,太極門就被列為掃黑的對象之一。太極門案義務辯護律師蔡富强表示,當時高雄和新竹地檢署也收到檢舉函,有調查過沒問題,也做行政簽結,連不起訴處分都不用,同樣的黑函到了台北地檢署侯寬仁檢察官手中,竟發生滔天大冤案!

偽造文書 濫權羈押

當天太極門掌門人就被檢警帶走,而主動前往說明的掌門人夫人遭收押禁見,連陪同前往的太極門弟子也被留置訊問,違法夜間審訊,拘留超過24小時,事隔五天檢方再度發動搜索,沒被任何人指控的太極門弟子陳調欣卻被收押禁見,一進去就四個月,他生前(2010年)受訪表示:「如果不照他們的答案就一直給予心理暴力。」蔡富强律師指出:「陳調欣的太太稱不上被告,也不是犯罪嫌疑人,竟被關在地檢署專門關犯人的拘留室裡。」

圖二:民國85年,沒被任何人指控的陳調欣,只因被稱為太極門大師兄,就被檢察官收押116天。

檢察官並威脅陳調欣,再不承認,就把太太跟女兒全部抓起來!並問陳調欣說:「你師父的功夫是不是真的?」陳調欣說是真的,檢察官就很生氣地捶辦公桌,說:「你太太要被關了,你還不趕快救她!」沒被任何人指控的陳調欣,只因被稱為太極門大師兄,就被認定共涉詐欺,遭收押116天。

另一位太極門彭姓弟子則被檢方冠上了太極門從來就沒有過的「機要秘書」頭銜,同樣遭上門搜索帶走,家屬和服務的學校都不知道,後來學校發公文到地檢署去問,整整消失7天後,侯寬仁才在12月31日通知!偵訊過程中,檢察官跟彭姓弟子說:「我查過,你都是清白的。」還是把她帶到會議室,寫出來的筆錄卻不是她所講的,有些是侯寬仁自問自答。在筆錄疑似登載不實,偽造公文書的情形下,彭姓弟子被收押禁見了40天,而當時彭姓弟子的孩子才六個月大!

人權律師蘇友辰(2007年)表示,過去的方式是押人取供,一旦人被收押就是有罪推定,而不是無罪推定,只會朝著不利被告的方向蒐證,對被告有利的證據會被隱藏,甚至於把它毁滅掉。

檢察官第一波搜索後隔天,太極門弟子主動出面開記者會為太極門澄清,卻被列在第二波搜索名單中,李姓弟子回憶當時,直覺認為搜索完了應該就結束了,「檢調應該沒有權力叫我跟他走。」檢調卻說,「你不走,可以,我就把你們更多的師兄姊全部都抓起來!」他逼不得已,只好跟檢調走。

蔡富强指出,當時檢察官的目的就是要製造寒蟬效應,讓太極門弟子不敢再接受媒體訪問,也不敢再站出來說自己是清白的,是被冤枉的。

圖三:太極門案義務辯護律師蔡富强表示,同樣的黑函到了台北地檢署侯寬仁檢察官手中,竟發生滔天大冤案!

檢察官製造 貪心的假受害人

沒有證據,也沒有受害人,檢方發動如此大動作,風聲鶴唳的兩波搜索羈押行動,究竟依據的是什麼?

正常辦案程序,先有受害者,檢方才會介入調查。在太極門案中,台北地檢署檢察官侯寬仁只因黑函檢舉,未調查就發動搜索,卻無受害者?!

搜索後六天,檢察官顯然發現缺少了這個重要的環節,因此竟主動透過媒體喊話,呼籲被害人儘速完成登記成立自救會,還找了市議員出來當自救會會長,叫大家去台北市議會登記當受害人。蔡富强表示,自救會副會長曾碧雲自己的小孩也不是太極門弟子,竟冒充太極門弟子,寫了三、四百萬被詐騙的金額,想要藉此來騙錢。

司法首例!起訴書寫怪力亂神

即使缺乏證據,在偵查後四個月,檢察官侯寬仁仍然在1997年4月15日依常業詐欺和違反稅捐稽徵法,將太極門掌門人夫婦等五人提起公訴,並創國內司法首例,將怪力亂神「養小鬼」寫入起訴書。太極門弟子林先生說:「他批判我們是邪惡的團體,我都覺得我來這裡反而是面對一個邪惡的國家體制,為什麼要這樣汙衊、誹謗我們?把沒有的說成有。」李姓弟子說,萬萬沒想到,自己在一個這麼清淨、讓媽媽、姊姊這麼愉快的地方,怎麼會跟這些扯上關係,什麼詐欺、符咒這些事,在太極門完全沒有聽到、看到過,他哭到眼淚都乾了。

圖四:太極門義務辯護律師黃麗蓉表示,寬仁不只起訴後再找證據,甚至在起訴後才首度針對起訴內容詢問被告,離譜至極。

違反科學辦案 台灣堪憂

侯寬仁的起訴書一公布,也讓全國輿論譁然,但要如何證明養小鬼呢?起訴書公布隔天,侯寬仁才又再度帶隊到太極門南港道館找證據,結果找到一把桃木劍,遭警方帶走。事實上桃木劍在民間是用來鎮邪、避邪、擺在家裡的吉祥物,是一位太極門弟子鄭女士感謝師父的禮物。

太極門義務辯護律師黃麗蓉表示,侯寬仁找到桃木劍,說成是養小鬼的證據後,當天下午才去問掌門人「有沒有養小鬼?」侯寬仁不只起訴後再找證據,甚至在起訴後才首度針對起訴內容詢問被告,離譜至極。

侯寬仁離譜的不光是偵查程序,2010年4月8日時任立委田秋堇質詢法務部長曾勇夫時,播放侯寬仁1997年5月5日接受TVBS電視台新聞百分百主持人李四端的採訪,侯寬仁說:「他(太極門掌門人)當然是否認,但是我從他眼神裡面看到一絲,閃過一絲的陰影,以我們辦案的直覺,就是說認為他應該有養小鬼這個事。」田秋堇痛批:「一個檢察官用眼神就可以判斷是不是要起訴你的話,那我們台灣就永無寧日!」

違法檢察官高昇 司法界奇蹟

歷時1/4個世紀的太極門事件,始作俑者就是侯寬仁檢察官一手主導的假案,離譜的起訴書還被檢察長丟出去,被列為負面教材,91年監察院主動調查侯寬仁涉犯八大違法,充滿爭議的檢察官現在竟然是法務部廉政署副署長,堪稱台灣司法界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