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 廖旻姍 台北報導)依據統計,台灣人民對司法不滿意度高達84.6%,在稅務部分據行政執行署統計104年有653萬件欠稅欠費待強制執行案件,以當年家戶總數約847萬戶計算,平均每四戶就有三戶有欠稅欠費待強制執行的問題。司法和稅務是政府公權力造成人民的兩大痛苦,而其中發生於20年前12月19日的太極門冤案,被稱為「人權指標性案例」,1月11日司法節的這一天,由15個單位共同主辦論壇,特別邀請專家學者針對太極門案例所涉及的司法及稅務議題提出建言。

台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暨歐洲聯盟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陳志龍說,台灣司法最主要的問題是長久以來,強調的不是良心及正義,強調的是鈔票、權力,所以要捨得財物、捨得權力,才能得到真心、正義。台灣律師一個狀子少則五、六萬,多則上百萬,跟德國的辯護人不一樣,你問德國辯護人這案子多少錢?他罵說:「我是為正義在辯護,跟我講什麼錢?」德國的律師有高貴的氣質,台灣的律師、檢察官、法官沒有氣質、愛財,是制度造成他們如此。為何稅務機關、司法機關都不願意改,因為改了之後利潤就沒了,問題就在這裡。

陳志龍強調1996年太極門假案,不是宗教掃黑、不是稅務案、不是司法案,根本是政治整肅,是二二八白色恐怖,是幾千年來的宦官政治整肅案。陳志龍以千年臭醬缸裡有法官、稅官、檢察官、律師、人民為例,說明醬缸裡的法官、檢察官修理人,我們就恨他,其實他們在醬缸裡脫離不出來,因為他們覺得生活得很好,可以欺負別人,但是他們沒有自由,不知道人是自由、良心、有人格的人,這時要怎麼拯救他們?陳志龍說本質才重要,只有打破醬缸,問題就能解決。

動腦雜誌發行人吳進生主張廢掉國稅局,才是釜底抽薪,他以太極門稅務案件為例,提到刑事法院已經判決確定,但同一事實、證據,行政法院雖然認為國稅局當時課稅沒有證據基礎,而廢棄國稅局的行政處分,卻沒有終局判決,顯然沒有達到法院的功能,質疑這樣的行政法院還有存在的必要嗎?吳進生說,如果我們跟鄰居講一句汙衊的話,鄰居可能告我們民事、刑事,很奇怪政府用公權力騷擾我們二十年,甚至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卻沒有事情,怎麼有這樣不講道理的政府呢?

p1

專家呼籲行政法院應終局判決,解決萬年稅單問題。

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人權保護委員會主任委員蘇友辰認為太極門稅務冤案平反的途徑,一是國稅局可依照行政程序法第117條前段,依職權撤銷原違法的課稅處分;其次,最高行政法院應該有終局判決,不要留一個尾巴,發回行政機關另為適法處分,讓人民陷於萬年稅單深淵。蘇友辰也以華定國被控弒母案及蘇建和三死囚案強調,對於真正被冤枉的人沉冤不白的遭遇,中間沒有妥協的餘地,就像洪掌門人也是堅持這樣的原則,該繳的錢一毛不少,不該繳的錢一毛不繳,正義絕不能妥協。

p2

蘇友辰認為太極門稅務冤案平反的途徑,一是國稅局可依照行政程序法第117條前段,依職權撤銷原違法的課稅處分;其次,最高行政法院應該有終局判決,不要留一個尾巴。

基隆地方法院法官陳志祥提到擔任法官一直過著非人的生活,像他每年上班三百多天,法官加班是常事,所以聽到被罵也很難過,因為也有很多好法官引用刑事訴訟法做出很多精彩判決。陳志祥說當然也會有一些法官愛錢,他則認為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希望留清白在人間。陳志祥始終沒忘記自己是公僕的角色,他說國家權力機關都是公僕,都需要尊重人性尊嚴。關於太極門案件解決方式,陳志祥呼籲稅務機關應依照行政程序法第117條,立即撤銷對太極門所有非法之課稅處分。他也提出行政法院應基於利益人民的原則,改變現行法律見解,若復查決定業經撤銷,原核課處分即為撤銷,無須發回稅捐機關,以解決萬年稅單之問題。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資深顧問黃國鐘律師提到,三十年前在國家圖書館舉辦司法改革研討會座無虛席,大家非常關心司法改革的課題,沒想到三十年後的今天還需要改革。他認為解決國家問題的方法是增加公部門的流動率,人力資源要跟民間交流,是讓國家進步的方法。律師樊仁裕說,太極門這個案件已經確定,訴訟本質為司法機關有終局判決的義務,因為法院跟行政機關不管是三權分立或五權分立,行政跟司法絕對分立,哪有司法的案件又發回到行政機關去的?法院有終局判決的義務,這是憲法保障的。

力鼎律師事務所律師張振興說,太極門這個案件起訴理由很奇怪,是辦案人員的存心、居心,事實上是法律構成基礎根本就不成立的案件,後來三審級法院判決無罪、無稅、無違反稅捐稽徵法確定。張振興主張司法要改革,因為他當了二十年律師,仍然看到司法的一些亂象,像他有一個當事人因為玩遊戲幣,自99年被限制出境,起訴書寫的詐欺金額只有一萬元,到現在申請解除限制出境,法官還不准。還有檢察官偵查兩年多,當事人被限制出境後來不起訴的案件,解除限制出境居然要請當事人到場,檢察官告知是憲法上的權利,遭張振興質疑當初做不起訴處分也沒有請當事人來商量。針對太極門案件,張振興建議如蘇友辰律師所提,用刑法第129條第1項違法徵收罪繼續告,爭取到底。

p3

張振興說太極門這個案件事實上是法律構成基礎根本就不成立的案件。

記帳士是跟國稅局經常在接觸的基層人員,中華民國記帳士公會全國聯合會監事長蔡維杰說,他累積三十年經驗,每次參與稅務改革,最主要根源所在是基層人員是否有依照事實認定課稅,如果居心不良或輕忽處理,當稅單一出來,人民就會很難過。每次對於核定金額意見不同跟稅務員反映時,最常聽到他們說:「沒關係,你去行政救濟好了。」聽了令人心裡滴血啊!蔡維杰說,他從許多專家學者論述,知道太極門案是冤案,經過二十年不倒,只有太極門,台灣如果沒有太極門,稅務黑暗面很難被掀開。蔡維杰呼籲法稅真改革,良心救台灣,有良心就在基層的人員,財政部的官員非實際稽徵的尖兵,但每一次在談改革時,財政部的官員經常是被批判的對象,每次都說:好!改改改!稅法再改,基層如沒改,還是一場空。

對「解決萬年稅單問題 專家呼籲行政法院應終局判決」的一則回應

  1. 一個國家的法院如果沒辦法作最終判決來解決問題,那老百姓的納稅錢拿來養這法院裡的人要幹嘛?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