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改革聯盟

特別感謝7328位村里長(全國共7860位村里長),南投縣、桃園市、台中市、苗栗縣、彰化縣、嘉義市、澎湖縣、金門縣和高雄市等12位縣市首長、副首長,以及超過1200位各級民意代表完成稅改連署。

遍地開講 最新消息

【遍地開講】台灣稅法仍戒嚴?世界自由日談改革 解放稅奴

 

【記者林宜蓁/台北報導】

大文豪歌德名言:「全世界有一種人最適合當奴隸,是他已經失去了自由,卻誤以為還掌握自由」很諷刺,卻是台灣當前的寫照。台灣已經解嚴31年,多數人以為民智大開,其實法稅卻仍籠罩在威權體制的陰影下,人民並不自由。1月23日世界自由日,當天在國立臺北商業大學國際會議廳舉行2018自由日「法稅真改革 良心救台灣」系列論壇稅制改革建言座談會,由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台灣)、中正大學財經法律研究中心、臺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等11團體合辦,二十多位專家學者與會,以自由人權保障的精神,深入探討租稅法立法、稅務行政、稅務司法裁判等問題,呼籲政府落實法稅改革,讓人民成為真正自由的人。

前司法院大法官暨副院長城仲模談到,期許每一個人都能有自己的思想,自我肯定,自尊與自主,思想不被影響與左右。在自由日談改革稅制,要先從法律開始,之後是要改變人員的心態,要把黨國思想拿掉。

東吳大學法律系專任教授陳清秀發表,以人權保障研究租稅法問題。他以道家思想的太極陰陽,白色代表天道,研究法律問題要接地氣,就是黑的部分,要符合自然的思想與事物本質的道理,這也是台灣諺語「樹頭站穩,不怕樹尾做風颱」。法律制度設計要頂天立地,讓上面陽光普照,大地才能生長萬物,百業欣欣向榮,才是良善的法律租稅設計。

針對稅務機關為了績效獎金,產生不合理的課稅,傷害無辜的納稅人,曾擔任行政院人事行政局局長的陳清秀表示令人不能忍受。他以稅務指標冤案太極門案為例,肯定太極門師徒的努力,因為太極門的發聲,讓國際人權專家們發現到「財政部以欠稅為由把人民限制出境是違反人權」財政部修改限制出境規範後,限制出境人數從7000人降至2000人。

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副秘書長傅馨儀律師引用電影「金髮尤物」女主角瑞絲薇絲朋在畢業演講詞中令人印象深刻的一段話:當我們第一天進哈佛法學院,一位睿智的教授曾經引用亞里斯多德的名言「The law is reason free from passion法律是一種非激情的理性」,法律是講道理、講邏輯、論理;但經歷哈佛三年的歲月,她發現要成為優秀的法律人,不能只有理論,熱情是必須要的。傅馨儀以此勉勵仍在國稅局的同事和自己,從事稅務實務,除了專業知識外,一定要有熱情,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感同身受。

傅馨儀剖析經濟(契約)自由,相信人性本善,不能認同國稅局總是認為人民是假買賣、真贈與來規避法律行為的作法。人民應有意思表示的自由,傅馨儀提到,國稅局是否聽見徵納雙方的意見?如果行政法院的法官聽不見人民的聲音,就不是真正的自由。「目前稅捐是在陽光的陰影下,人民仍然像歌德言下的奴隸。」

前臺南縣縣長蘇煥智律師談到,台灣存在的價值是建立在人權,民主法治的保障基礎,但台灣的民主自由人權問題還是很嚴重,從香港解散集會是法院下令,台灣卻是警察局下命令,明顯看出台灣人權保障的落後。

蘇煥智談到,英美體系要課人民稅不是國稅局決定,而是扮演檢察官的角色,送給法院裁判。但台灣行政的強制處分,包括開出稅單都未經過法院裁定;人民打到最高法院,打贏卻發回原處分機關,由國稅局另為適法處分。他認為課稅體系要全面翻修,呼籲在自由日:「稅捐是球員兼裁判的體系,我們要打破,讓稅捐的裁決交由法院」這樣修改後就不須訴願程序,回歸地方行政法院專庭,廢掉最高行政法院行政程序。自然不需要訴願要繳二分之一才能訴願。

誠遠商務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周泰維親身見證城仲模等大法官對保障人權,推倒戒嚴遺緒的成果,他提到雖然人身、言論等的自由有進步,但財稅仍停留在戒嚴時代。國稅局為提升財稅人員待遇發放稅務獎金,是製造假案的溫床,不是這樣留下人才。他也鼓勵青年學子投入財稅領域。

根據釋字第443號解釋若欲對人民之自由權利加以限制,必須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所定必要之程度,並以法律定之或經立法機關明確授權由行政機關以命令訂定。周泰維提到,課稅是剝奪財產權、營業自由等,財產是生命的累積,剝奪財產就是要你的命,所以應該要放在較高位階,就是國家要剝奪權利時法律要清楚明確,不得用實質課稅原則,放任以函釋做規定,讓人民從事交易行為時,對未來可能發生的租稅負擔無法預測,這也是他多次提到造成「外商不敢來」的原因。

在行政做成處分前,要有正當法律程序。周泰維說出自身實例,擔任受雇律師時領的是固定薪水,但報稅時,國稅局會看委任的案件,自己估算收入來調整所得。行文給他時的口氣很不好,是「台端涉嫌逃漏稅……..」如此如何期待稅捐機關會對人民有利不利一律予以注意。

周泰維提到納保法去年上路,設立納保官是由稅務官充任,原本以為換了位子,腦袋、屁股也要換一下,結果納保官的位置在法務科裡隔一個空間,他調侃:「原來連屁股也沒換,你能期待腦袋會換嗎?」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