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改革聯盟

特別感謝7276位村里長(全國共7860位村里長),南投縣、桃園市、台中市、苗栗縣、彰化縣、嘉義市、澎湖縣、金門縣和高雄市等12位縣市首長、副首長,以及超過1000位各級民意代表完成稅改連署。

稅災相關 新聞報導

【新聞】半導體大老自力造屋衰背千萬稅金 獲平反

新聞出處:台灣壹週刊

2017年11月29日/記者李宜樺 /新竹報導

前華邦總經理楊秉禾為了華邦人的自力造屋建案「新竹山莊」奔走多年,這位半導體大老卻因此莫名衰背千萬稅金。當年新竹山莊施工時,不小心佔用到他人土地,付了3千萬和解金給地主,簽下保密協議後,仍被國稅局認定逃漏稅,稅金加滯納金一共近2千萬。

楊秉禾當時為管委會主委,罰鍰登記在他個人名下,因此一度遭限制出境,資產也被拍賣變現。新竹地院認為,稅金應由社區所有人共同承擔,認定得由新竹山莊家園、安居兩人管委會負擔這鉅額罰鍰。這起訴訟也意外讓當年新竹山莊拖了15年才建置成功的內幕,被翻攪開來。

在電機、資訊科技領域服務超過四十年的前華邦總經理楊秉禾,被封為半導體大老、電腦先驅人物,他精準、眼光獨到的性格,為台灣科技業發展寫下一片歷史新頁,對台灣經濟具關鍵影響力的他,卻為了稅務問題,差點栽了大跟斗。

本刊調查,一九八七年間當時擔任華邦總經理的楊秉禾,與其他華邦員工發起自力造屋計畫,共同籌資買地建屋,規畫了「新竹山莊安居社區」、以及「新竹山莊家園社區」,二大社區清一色都是八十坪以上的別墅,一共四百二十二戶,裡頭住的幾乎都是華邦人。而華邦電的「新竹山莊」亦與聯電的「聯華山莊」齊名。

只不過,新竹山莊開發初期遇到了大瓶頸,一個處理不當,導致背負千萬稅金。一九八八年,新竹山莊施工單位施作擋土牆,不小心將山莊的基地地錨打進別人的土地裡,地錨共三百餘根,而且長達二十五多公尺,即便把地錨拉回,仍無法回復原狀,導致地主的財產受到損害。

楊秉禾因當時為新竹山莊管委會主委,代表管委會與地主簽下保密協議,由於地主堅持不肯賣地,因此管委會在國內知名的理律法律事務所律師陪同下,在和解書上以「永久性租賃」的字眼,才得以與地主合意以新台幣三千萬作為賠償。

一名曾擔任管委會的委員回憶:「楊秉禾是在與地主最後要簽和解契約時,才被要求出席,一開始我們覺得是訛詐,所以先透過國安局、調查局瞭解狀況後,才明白是民事糾紛,所以跟地主一同進法院進行磋商跟賠償,是當時理律的律師還有我們請的會計師說,因為屬於損害賠償,所以絕對不可能會被課稅,我們才放心簽和解的!」

但沒想到,此案卻遭人檢舉到國稅局。新竹分局以新竹山莊違反所得稅法第八八條,認定為租金,非損賠金,除了應繳的六百萬稅金,還課以三倍罰鍰,等於新竹山莊得繳稅金及滯納金一共一千八百萬元。

由於國稅局認定楊秉禾為當時的主委,因此將裁罰的稅金全數灌在他個人頭上。楊秉禾自己找來了律師跟會計師,處理訴願及行政訴訟程序,但最後最高行政法院仍認為雙方協議的三千萬為租金,認定國稅局裁罰有理,楊敗訴。

原名楊丁元的楊秉禾在科技業的地位,與張忠謀、胡定華、史欽泰等人齊名。

為了這突如其來的稅金,楊秉禾這幾年頻頻跑法院,還曾一度遭到限制出境,國稅局為了追這筆錢,曾將楊秉禾的房子聲請拍賣,這讓他趕緊拿出其他資產,讓國稅局拍賣換現金,才得以保住愛屋。

為了新竹山莊獨自面對訴訟與大筆罰鍰,楊秉禾不堪負荷,只好忍痛向「新竹山莊」的二個社區管委會提出損害賠償的官司。楊主張這筆一千八百萬的扣繳義務人應該是管委會,不應該為他個人,請求法官依法請求由管委會來支付這筆稅金。

最後一審新竹地院認為,管委會確實合法委任楊秉禾為主委,且楊在處理該土地糾紛時亦無過失,因此認定這一千八萬元加上這幾年來所有訴訟費用,一共二千一百八十多萬,該由新竹山莊二大社區來支付,但管委會不滿敗訴,現上訴到高院審理中。

「華邦新竹山莊安居家園」主任委員楊秉禾,當年為了這個自力造屋案,還曾接受媒體專訪,他表示雖擁有半導體看家本領,但開發社區與蓋房子畢竟不是他的專業,他帶領參與成員克服萬難,終讓夢想家園成形了!
比起「聯華山莊」,「華邦安居家園」遭遇變數與所花代價更多、更高,開發路坎坷,本可以在一九九二年交屋的日期,大為延遲了十年,連單間總造價從預期三百五十萬元,追加到約需一千萬元。這還不包括費時十五餘年的時間成本與心力,重重開發難關由此可以想像。
如今看來,楊秉禾當時的訪問,雖將施工單位誤將地錨鑽入他人土地的糾紛,刻意淡化,但幾年的訴訟及鉅額罰款,似乎亦讓這個叱吒風雲的科技業大老心神傷,大嘆吃不消。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