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民報

文/陳逸南(台灣北社理事)  2021-01-28 11:25

李屏生教授1月27日發表〈浩鼎案還要上訴嗎?〉一文指出,我國速審法第9條的立法理由明白指出:「案件於第一審判決無罪,第二審法院仍維持第一審所為無罪判決,若允許檢察官或自訴人就無罪判決一再上訴,被告因此必須承受更多之焦慮及不安,有礙被告接受公平、迅速審判的權利。」

前述速審法第9條的立法理由,與聯合國「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4條之精神相符,公正和公開審判與無罪推定原則,尤其是該條第3項第3款「受審期間不被無故拖延」之規定,目前已成為現代法治國家所依循的保障人權原則之一。

嚴防執法人員「玩法」、「弄權」

我們發現,前述速審法第9條的規定,旨在尊重被告的「人性尊嚴」,避免執法人員的「玩法」、「弄權」,甚至產生冤案。如此被告遭到長時間的「司法折磨」,相當不合人道,因而產生了侵害人權事件。目前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罪」及第125條「濫權追訴處罰罪」之規定,從未發生嚇阻「濫用公權力」之功能,令人遺憾。

最近,「石木欽事件」衍生了「百官行述」司法大醜聞,讓人民對於司法的信賴度降低,套一句前監察委員陳師孟教授所稱「司法與惡的距離」,又縮短了很多,令人痛心。

太極門冤案經歷了24年,仍未完全平反,起因主要為侯寬仁檢察官濫權起訴及濫用公權力,而侯檢察官未受到懲處。蔡富強律師在1月23日發表「惡行不止,冤案不停,姑息足以養奸」一文指出,期望監察院依法、依職權出手懲治惡人惡行,彰顯人權。蔡律師的呼籲,值得大家重視與探討。

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第一條規定「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政府運用公權力,一定要充分尊重「人性尊嚴」,這是現代文明國家的表徵之一。目前,我們需要公平正義,更需要公正、公平的檢察權與司法權。尤其是杜絕檢察官的濫權起訴、上訴。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