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文 / 陳小英

一場世紀司法對決,讓人看傻了眼,意想不到的戲劇性結局,可謂是強尼戴普的最佳逆襲。在媒體的推波助瀾下,想從家暴男的形象翻轉,其難度可想而知,然而,真相才是人們關心與在意的,任何的謊言終將攤在陽光下,接受最嚴格的檢視與考驗。

媒體爆料,製造輿論未審先判,倒頭來是一樁騙局與謊言,這情節似曾相似,在台灣也曾發生過,只是主角身分更特殊。

謊言一:
能把養小鬼這種無稽荒謬的言論,公然寫在起訴書上,這絕無僅有,輿論效果百分之百,但是一點根據也沒有。侯寬仁1997年5月5日接受TVBS電視台新聞百分百主持人李四端的採訪,侯寬仁說:「他(太極門掌門人)當然是否認,但是我從他眼神裡面看到一絲,閃過一絲的陰影,以我們辦案的直覺,就是說認為他應該有養小鬼這個事。」

靠眼神與直覺辦案,這不是謊言,甚麼才是謊言。

謊言二:
前高雄國稅局簡任稽核黃坤光表示,所有金錢犯罪,必須查獲犯罪金流,沒有查到金流,光說都是現金,但沒有證據,就不能給人家起訴、判刑。但太極門案85年12月19日搜查到兩本存摺共61萬,第二天的報紙說太極門師父有詐欺收入和補習班的所得31億,是將61萬乘以五千倍,剛好是31億?寫小說也不能這樣推論,事後所謂證據,絕對是在12月20日以後做的,根本就是栽贓枉法。

謊言三:
已故稅務員史越生癌末終於良心發現,還原當時被迫配合檢調的實況真相。史越生表示,太極門案件是由侯寬仁主導,案發當時侯寬仁找他去作證,只是做做樣子。面對記者追問:「就是不管你做什麼,反正他寫他的就是了?」史越生頻頻點頭。史越生還爆料指出:「那時候人家找我,我就跟他講,這案子有問題呀。沒有人要聽嘛!」

三大謊言編織而成的世紀假案,超過25年依舊無法平反,到底打臉了誰?說謊的檢察官,不但沒有任何懲處,還一路升官,看來,真的不能小看特權。

終於見識到媒體與謊言的威力,那絕對是致命的殺手鐧,至少在司法判決前,強尼戴普的家暴形象,一直深植我腦海裡。而超過25年無法平反的冤屈,又豈是三言兩語所能替代,只知道,冥冥之中有隻無形的黑手,在操弄著法與稅,以至於是非不分,謊言橫行。

把謊言當真,只要有利可圖,這是國稅局做的出來的事。媒體與謊言,離我們不遠,小心,千萬別掉以輕心。難得的啟示,東西方對謊言不同的詮釋,值得您關注。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