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改革聯盟

特別感謝7364位村里長(全國共7860位村里長),南投縣、桃園市、台中市、苗栗縣、彰化縣、嘉義市、澎湖縣、金門縣和高雄市等13位縣市首長、副首長,以及超過1270位各級民意代表完成稅改連署。

稅災相關

行政裁量權過大 恣意認定所得性質

個案1

國稅局依銀行存提自行認定贈與,洋菇大王財產一夕被拿走

洋菇大王林天財的冤稅案,他以科技研究種植成為台灣之光,每季買貨預備3億,因為銀行員建議轉一些金額到小孩戶頭,但是資金仍是他自己調度運用,而且當時和銀行簽約註明小孩不能使用這筆資金。

但國稅局卻直接認為老先生是贈與,把10次提出又匯入的本金3億加總成33億,課贈與稅再加罰一倍及滯納金後,合計高達12億。一夕之間家產全被國家拿走,晚景淒涼又罹癌,令人心酸。

同名同姓的林天財律師強調賦稅人權概念,即課稅要保障人民生存權、工作權與財產權。

不可不知

贈與應符合民法規定,即一方表達贈與之意思,另一方表達同意受贈之意思表示,而不是僅就形式上財產移轉即認定贈與。國稅局對於相關銀行帳戶資金之存提,未盡舉證責任也未核實調查存提之原因,即將存入款認定為贈與,違反推計課稅應依合理客觀之程序及適切之方法為之的規定。另外課稅不應影響到納稅人基本生活所需之開支,強制執行竟不留分文,根本未保障人民生存權、工作權與財產權。

 

個案2

太極門稅案違法課稅至今20多年,一開始就是違法

學界稱為稅法二二八的太極門稅務案件,國稅局一開始就沒有調查,直接依刑案起訴書資料就把弟子的敬師禮當成補習班學費課稅。太極門氣功養生學會自1966年成立,至今50餘年,其中1966年到1990年、以及1997年到現在均無任何課稅問題,唯獨1991-1996六個年度,因為侯寬仁檢察官之違法起訴、移送,而遭國稅局強徵課稅。

刑案審理期間,補習班主管機關教育部曾三度說明太極門不是補習班;法院也調了包含國稅局在內約200位證人,將12大箱證物逐一檢視並進行交互詰問,在2007年刑事三審判決確定認定無詐欺、無漏稅、無違反稅捐稽徵法,並認定弟子給師父的敬師禮是贈與,屬於免稅所得;2009年太極門師徒也全部獲得國家冤獄賠償,更加證實是一樁冤案,國稅局卻不依刑事判決結果撤銷稅單。

2012年國稅局公告調查,7,401份證據全部顯示敬師禮是贈與,國稅局也承認太極門不是補習班,既然不是補習班就沒有課稅問題,財政部訴願會及行政法院也把稅單撤銷高達17次,沒想到國稅局至今一再逾越法定期限做出重核,還是繼續依照刑案起訴書等資料對太極門強徵課稅。

不可不知

太極門刑案一審法官趙子榮及二審審判長溫耀源,分別對其當年判決提出說明,並評論太極門冤稅案件。趙子榮:「太極門事件的一審判決,我那時候的判決宗旨只有一個,就是人性尊嚴中的宗教自由、跟信仰自由跟思想自由,我覺得稅法也應該要重視這個,譬如說判決裡面一、二、三審我們都認定了這個是贈與性質,那就不應該把他解釋成補習班。」

溫耀源:「起訴書、調查局的移送書,這些本來在刑事案件就不具證據能力,不能拿來作為唯一的證據。連證據能力都沒有,居然拿這個作為憑證就來課稅,當事人怎麼會服氣呢?況且起訴書經過三審定讞又整個徹底推翻,完全沒有你講的事實,沒有逃漏稅、沒有營業稅,這是敬師金,是一個贈與,依照所得稅法第4條第17款規定應該是免稅。」

司改國是會議委員張靜律師:「起訴書根本不是證據,沒有什麼證據能力,起訴書是檢察官的主張,要用什麼來支持他的主張,那個才叫證據。所以起訴書本身跟證據一點關係都沒有,把主張當證據是一個莫名其妙的事情。」

該案2009年監察院已經調查,詳列稅務機關七項違法,認定國稅局未依職權釐清所得性質,要求稅務機關改正,監察委員錢林慧君表示對國稅局列出七項糾正,每一項糾正,國稅局就說:「啊!我們弄錯了!」她也向財政部長表示「這個案子明顯你們錯了,該結案了吧!」然太極門至今卻還一直受萬年稅單糾纏。國稅局獨對檢察官所移送的年度違法課稅,違反信賴保護原則,且其明知全國武術門派,並無因收受弟子贈與之敬師禮而遭課稅者,卻獨對太極門差別課稅,違反憲法及兩公約之平等原則。本案是最具代表性的稅災案例,嚴重傷害國家、傷害人民、侵害人權。

 

個案3

國稅局認定親人借貸必有贈與,硬是罔顧事實課稅

台南一老先生被查到跟女兒有兩千萬資金往來,是他借給女兒的錢,女兒每個月會還他一百萬,且以前也都跟他借,每次都有借有還,這次還剩一千兩百萬,沒想到這次國稅局查到卻認為他是贈與,要補稅加罰。他一路自己寫訴願訴訟狀,後來找了訴訟代理人,但行政法庭的法官,還是相信南區國稅局,所以一路輸,贈與稅再加罰一倍連補帶罰600多萬,把老先生氣死了。

不可不知

國稅局罔顧本案以往親人間有借有還純屬借貸的事實,就將當事人間資金往來尚未歸還部分直接以贈與認定並課稅加罰,顯然濫用裁量權,不符證據法則、經驗法則。

 

 

個案4

欠稅密帳=灌水假稅單?

前司法院長黃少谷的孫子黃若谷,其父黃任中因為投資股市致富,合法節稅卻被國稅局以逃漏稅及欠稅不繳而管收。

遭到管收,黃任中曾經拿出一張金額高達40億元的本票,要償還欠稅,行政執行處也拒收!因為那張本票是1999年開立,已超過票據請求權3年期限。2004年黃任中管收結束後抑鬱而終,沒想到國稅局業績立刻爆增,原來政府也不認的「40億的本票」,被台北國稅局當作「鐵證」,認定黃若谷繼承「40億的遺產」,核定遺產稅為17億元。

黃若谷被列為欠稅大戶榜首!這正是國稅局一貫手法:超級灌水、冤死人的案例。法務部後來雖然在2009年向黃任中及其遺族道歉,管收追稅為不當之舉,但黃任中已因管收致死,直到死前在病榻上仍心繫官司,並堅持人民本來就可以合法避稅,自己沒有欠稅,而他的兒子黃若谷仍然年年被國稅局列為欠稅大戶。

不可不知

財政部年年公布欠稅大戶,藉此催討稅款。但是行政執行署前署長張清雲表示,欠稅追訴期就是10年,執行署也只能依法行政,「這些陳年老案,到我們手上的時候,義務人死的死了、公司倒的倒了,人去樓空怎麼討?」張清雲也解釋稅務機關對於欠稅的人動輒罰1倍到10倍,因為罰太重,公司寧願放著倒,一毛都討不回來,像2013年欠稅大戶總計900多億沒討回來,事實上真正積欠的稅款只有200多億元。

國稅局好大喜功,超級灌水欠稅金額意在彰顯催稅有方?還是因為有催稅獎金可取呢?國稅局有錯,執行署還得照追,如此不合理的國家機器何時才能矯正?

個案5

科技人才淪為稅奴,妻離子散

2000年響應政府經濟部號召回國的葉揚春,放棄美國令人羨慕的工作,將DNA晶片技術帶回台灣,當初談好以技術入股方式進入一家公司,依法經過會計師簽證,並報請經濟部核准。後來他因為出售部份股票,主動詢問國稅局報稅問題,沒有獲得任何回覆。沒有想到一年半後,竟然收到天價稅單,原來國稅局將當時面額1千多萬股票,認定不是技術入股而是薪資所得,並以40%稅率課稅,要求他繳納4百多萬稅金,經濟部認定技術入股和國稅局認定薪資所得不同,但結果卻要由葉揚春概括承受。

不可不知

一張不合理的稅單讓葉揚春的大好人生全毀,錢都還沒看到,卻先被國稅局扒了一層皮!!葉揚春要把鑑價結果約有3百多萬的股票都交給行政執行處,但是也不被接受,他因此自2007年5月被限制出境,無法回到美國的家與妻子、小孩相聚,還欠下幾百萬稅債。妻子對此非常不諒解,導致兩人離婚。十多年來,葉揚春依循行政救濟想討回公道,卻都被駁回,直到2012年5月監察院調查後案子才撤銷,但已妻離子散,人事已非,浪費的青春再也喚不回。

科技入股原本是企業挽留人才、國家拼經濟的方式,孰料竟會成為國稅局追稅的陷阱。經濟部、國稅局到底誰說了算? 如果依照當時技術股轉讓的課稅,是就賣掉多少課多少,但是如果按薪資所得課稅,就是拿到多少技術股全數課稅,這可是差很大的。

個案6

我家火燒厝, 國稅局趁火打劫

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曾建元在苗栗的公家宿舍住處於2013年1月3日凌晨失火,所幸他和妻子及時嗆醒,得以逃離,但妻子肺部及氣管輕微嗆傷,離開時不慎摔跤以致腳骨骨裂,需要拐杖支撐和輪椅代步。火災意外讓他們在旅館住了近1個月,且造成許多額外的財務支出。

火災鑑識原因出在除濕機設計不良以致電線短路,造成熔毀自燃,曾建元夫妻和產品廠商於1月9日在法院進行和解,並算出財務損失約121萬,因有些認定不容易,舉證較難,雙方以1百萬元賠償金完成和解與賠償事宜。曾建元表示,除了醫療費用支出,賠償金也用在宿舍重新裝潢,購買家具等等,然多年藏書和隨身用書,只能視工作和教學研究需要再慢慢添購,而妻子多年來收藏的心愛衣物、首飾和紀念品幾乎付之一炬,因此真正的損失絕對不止賠償金額。

2014年曾建元將1百萬元賠償金列為災害損失的賠償故未以所得報稅,沒想到105年1月21日卻收到財政部台北國稅局長何瑞芳署名的裁處書,指和解賠償金不能列為當年的災害損失賠償故有漏報所得之情形,要求補繳所得稅和罰鍰達20多萬元,讓他感到非常匪夷所思。

不可不知

曾建元指出,賠償金性質是填補財產、人格權損害、宿舍修繕與身體受傷期間所增加生活必要支出,既不是所得也沒有利益,更何況賠償金除了醫療費用支出,其餘都用於買家具、衣物、書籍,及交通費和旅館房租,又怎有餘錢補繳稅金?

曾建元接著向該國稅局提出申請復查,說明「賠償金非所得」的簡單法律常識,並引用財政部函釋,「損害賠償性質,可免納所得稅」,同時請廠商向該局發文,檢附證據說明賠償的內容和計算依據。

之後收到國稅局復查回覆,認為賠償金76萬為具體的財產損失,但另外24萬為災害額外支出,必須再檢據證明。但是意外發生後,一般人並不會刻意收集和保留旅館、上下班車費等許多生活雜費收據等證明,曾建元也一樣,因此他認為國稅局最多只能以24萬為基礎課稅,沒想到2016年9月他收到了國稅局正式裁處書,將1百萬賠償金額全部認列為所得,開出高額稅金及罰鍰!

曾建元認為自己的個案遭國稅局一再恣意、違法認定所得的性質,在法治教育上是一個很好的範例。曾建元本身是法學教授,曾太太是法官,如果連他的專業知識都不能捍衛自己的權益,那一般的老百姓豈不都活該自認倒楣?台北國稅局此舉等於對受害者之損失課稅。根本是趁火打劫,還要求受害人留下買路錢。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