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程孟竺/台北報導) 現今社會中存在最多的歧視,始作俑者卻是來自於公權力對人權的侵害,有法稅228之稱的太極門假案,更是人權侵害的典型案例。3月1日由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等12個民間團體共同舉辦2022響應聯合國「世界零歧視日」—「零歧視要尊嚴要平等」線上論壇,呼籲每個人都應享有尊嚴、人權、自由與不被歧視的權利,來自各界的專家學者為了捍衛公理與正義,提出精闢的見解與建言,敦促政府平反假案,實現法稅真改革。

圖一:來自各界的專家學者為了捍衛公理與正義,提出精闢的見解與建言,敦促政府平反假案,實現法稅真改革。

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副主席暨太極門掌門人洪道子博士致詞表示,實現零歧視需要每個人敞開心胸、願意理解與接受差異,改變觀念,調整做法,人人杜絕歧視,才能實現包容的社會,社會才有公平正義。政府應做為零歧視的領導者,必須落實人權保障、健全法稅制度,執法者須謹守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原則,避免產生社會和結構性歧視;政府應遵守世界人權宣言對人權的保障,廢除歧視性的法律、政策與做法,不再有任何個人與族群受到汙名化的不平等待遇;天賦人權,人人生而自由,享有尊嚴與權利的平等,也唯有實現「零歧視」,才能奠定世界和平的基石。

《Bitter Winter》雜誌執行編輯Marco Respinti表示,稅案只是台灣政府用來剝奪太極門師徒的信仰自由人權的一個藉口。太極門案因牽涉信仰自由的人權問題,不再只是台灣的國內事務,而是變成國際關注的人權議題。知名人權雜誌《寒冬》總編輯暨義大利新興宗教研究中心創辦人Dr. Massimo Introvigne於華府國際記者會中聲明,太極門案不解決,台灣的國際形象將繼續受損,不解決太極門案件是台灣送給敵人最好的禮物。

中國宗教徒協會理事長明光法師指出,太極門案件引起國際人士關注及聲援,因為它關係到基本人權中最重要的宗教、信仰、思想自由,人人享有信仰的自由,各宗教信仰的儀式和傳統以及公開宣教傳道,皆享有不受迫害的權利,這已是舉世公認的普世價值。太極門案件真相已經公開於世,不應該延宕至今,進入26年,嚴重傷害國家與人民至深,政府有義務平反太極門案,還給太極門師徒清白與公道,返還他們的修行聖地,守護人權、尊重人性尊嚴,終結歧視與迫害,促進正義與和諧的社會。

中華道統聯盟主席林均霖表示,民國85年侯寬仁檢察官以不當的稅單、欲加之罪的方式,讓太極門遭受不白之冤。社會上有許多遭到不當稅單迫害的稅務冤案,太極門秉持著天公地道,維護正義的精神和決心,可以讓政府不正確的稅務制度得到更正確的方向,甚至於稅務獎勵金都應該要廢除。他呼籲政府讓冤假案真正得到平反,否則政府將不被信任,維護公道才是正義的表現,不可歧視任何一個人,發揮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精神,互相關心幫助,社會才可以祥和發展。

圖二:太極門假案,是為歷史做見證,希望少數違法官員能承認錯誤,讓台灣人不再恐懼,不再被整肅受歧視與傷害。

前榮總醫研科主任郭正典認為,台灣雖然自稱民主,但其實還是非常落後,尤以司法最不民主,掰個理由就可以把人抓去關。以太極門案件為例,竟然將弟子的敬師禮捏造高達31億,這非常不可思議;5個年度沒有繳稅的問題,卻認定中間的民國81年要繳稅,這個法律就不平等,甚至在109年還把太極門土地違法拍賣。政府沒把太極門看成是自己的公民對待,以司法暴力來迫害。他直言,中華民國自稱是民主法治國,但是一點都沒有法治,太極門被我們四位總統稱讚是一個和平、有信念、有愛心的團體,但是經過25年以和平方式陳情以及各界聲援,案件竟然還無法解決。

內科住院醫師趙醫師表示,零歧視日的目標就是希望消除世界上一切不公平的對待,在法律上要遵守證據法則、迴避原則等,避免法律人因自己的偏見或歧視造成不公正的審判。然而行政機關或執法人員輕易、恣意地濫權違法侵犯人民的人權竟然時時可見,我們被政府歧視很久了。他指出,最嚴重的歧視莫過於太極門假案;國稅局毫無依據地恣意認定人民有欠稅,是公權力對人民的歧視和霸凌。從延宕超過25年的太極門假案,全然沒有看到政府落實轉型正義的決心。他呼籲小英政府兌現落實人權保障的承諾,督促稅捐單位拿出良心,真正平反太極門假案,返還違法拍賣並非法收歸國有的土地,還給太極門一個公平與正義。

喬美/喬安公司董事長特助鍾春蘭指出,台灣在賦稅人權方面還有很大努力的空間,只要一不小心,你可能就會變成稅災戶。她表示,公司已歇業11年沒有營業,辦理清算卻要繳400多萬的稅,稅捐處說是最低稅負制。沒有開過發票,沒有逃漏稅,怎麼會有營所稅?還有未分配盈餘等等的項目。稅捐稽徵法第21條,一般扣稅額最高的期限是5年,但稅捐處就是那麼蠻橫強徵課稅,我們幾個董事全都被限制出境。當時管轄的主管是北區國稅局,局長李慶華現在高升為財政部的次長;台灣變成在稅務方面,敢的人官升得越大。

退休公務人員王女士在太極門案發當時,她曾遭侯寬仁檢察官矇騙關押於拘留室,只為了達到以押逼供之目的;侯寬仁利用王女士來脅迫她的丈夫陳師兄,企圖取得不利掌門人的不實證詞。她痛訴,太極門假案跟228事件一樣,不實檢舉、捏造、構陷、無端捉人、非法起訴;甚至利用媒體抹黑,操控輿論,製造寒蟬效應,讓太極門師徒遭受超過25年的污名與歧視。對她而言,是無法抹滅的痛,她掀開這個傷口,是為歷史做見證,希望少數違法官員能承認錯誤,讓台灣人不再恐懼,不再被整肅受歧視與傷害。